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18:30-19:25,整整五十五分钟。抢在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之前占位,这个时候是本地电视新闻台的《民生报告》节目。
   
   《民生报告》讲的是本市四邻八乡、街头巷尾的凡人琐事,奇闻掌故,杀人越货,天灾人祸。如今地方电视台都知道,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主要卖点就是看一看最后三分钟的国际新闻,前面那二十几分钟都不是新闻,也不好算旧闻。

   国际新闻和天气预报是要看一看的,百姓是关心世界大事和天气的,不然电视就没有东西看了,就算装了机顶盒也只是多了一个机顶盒,机顶盒又不好看。
   
   CCTV国内新闻全是不痛不痒似是而非的套话,没有多少人关注。但是这个时间段倒是蛮黄金的,老百姓习惯了,在这个时间段非得看电视不可。不看一天不得过,于是看《民生报告》。顺便也隔花着看了不少有关包皮、前列腺、流产以及不孕不育的广告。
   
   《民生报告》主播是一个戴无框眼镜的光头男人,他是本地的知名人物,侃侃而谈,口舌犀利,用本地方言评说新闻。
   当今令人愤怒的东西多,贪腐疯狂,无理可讲,各路权势显贵们就差明着抢钱了。所以光头主播有时候说着说着就勃然大怒,双眉紧蹙,目光悲愤,嘴巴都气歪了。
   
   但是多年练历,情绪控制得好,欲言又止,舌头装了ABS,刹车刹得十分稳当,安全气囊及时打开,把没有说出来的话留给各位看官,不然他早就被炒鱿鱼了或者被请去喝茶或者请去吃官司了。刹车以后则很不屑地说:进广告。
   
   各位看官一般来不及跟着刹车,顺着惯性延着他的思路想下去,觉得非常过瘾,比亲口骂人都爽。
   
   这个节目就理所当然地火爆起来,这个主持人就成了首席金牌主持人,成了这个城市的明星。加油,好男儿。走在街上全城的人都要和他打招呼,比市长还要风光,谁认识什么走马灯一般换来换去的市长呢?
   
   他的光头成了logo,于是他就终年头上铮光。民意调查结果:太喜欢你的光头了耶!只是电视台的灯光师傅比较为难吃力,光头反光比较强烈。
   
   这一段时间是阿毛吃晚饭的时间,阿毛在吃晚饭的时候总是要看一看《民生报告》。阿毛一面喝一点小酒,一面要骂骂贪官,讲讲时政。
   
   阿毛自己的事情管不好,觉得所有事情都不适意,所以总归是要关心时政的,中国人哪有不关心时政的呢。阿毛骂得比较文明,如果阿毛认为一件事情极其荒谬极其不讲道理,阿毛就说,狗屎,放屁。
   
   阿毛的太太也陪着阿毛看电视,阿毛的太太不骂贪官,她觉得贪官听不见,贪官也不是一个屁或者一砣屎,骂了也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她觉得如果骂骂贪官就有用,那么也就没有贪官了,贪官早就统统给阿毛骂死了。贪官死光光了,中央也就不要一个接着一个发文件了。
   
   阿毛退休了,退休了没有事情,退休了总归是要看看电视的,不然退休了干什么呢。死还是要等几年的事情,或者也是马上的事情,总之是不好确定的。
   
   所以阿毛就每天晚上要吃晚饭看电视,顺便喝一瓶地产啤酒。阿毛每天吃晚饭看电视的时候说许多声狗屎、狗屁或者放狗屁。而阿毛太太则一声不骂。阿毛的太太是个很精神文明的人,甚至可以算是精神文明的标兵。
   
   光头主播正在播送一则新闻:本地的一个超级大型建材市场单方面要提高门面租金,一个租户商贩在向记者抱怨诉苦。
   
   阿毛认为这种事情不稀奇,现在随便什么事情总归是离不开钱的,一个圈子无论如何漂漂亮亮兜过来,最后终点站无非就是摊开两只手,要钱。
   
   什么是管理,管理就是收钱。为人民币服务,让自己先富起来,为了钱挖空心思,什么稀奇理由找不出来,什么下作事情做不出来呢?这个已经是共识,一点不稀奇。阿毛看见,旁边还站着一卷棉花絮似的一个老妇人,一动一动地在和记者说话,声援那个商户。旁边忽然打出来一个字幕:“市民,洪三宝。”
   
   阿毛忽然一愣,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很熟悉。再看那个老妇人,中景,一件面目不清的羽绒衫包着一堆身体,满目疮夷地憔悴,很慷慨激昂地用本地普通话在哇啦哇啦。然后镜头一拉,虽然是埂陌交错,惨不忍睹,一颗头忽然放大成了特写。嘴唇像牵磨似的翕合,左嘴角还有一颗半粒米大的痣。这颗痣、这张脸,好像倒是见过的。
   
   也就十几、二十秒钟,镜头一蒙太奇,市民洪三宝就看不见了。然后就是主播唧唧歪歪的尖锐评说,阿毛一句也没有听进去。阿毛在琢磨,这个市民洪三宝到底是谁呢?
   
   阿毛一般晚上不轻易喝茶,喝了茶睡觉不安稳。阿毛看电视看见了市民洪三宝,总觉得好像是个很熟的人,事关一件什么了不得的过去。于是泡了一杯绿茶提神醒脑,去年的旧茶了,味道不清心也不冰心。阿毛喝着陈茶,在记忆的角角落落把陈年旧事摊开来搜索。
   
   忽然就是醍醐灌顶,灵光一现天门打开,一下子想起来了。怎么就忘了呢,唉,真是笑话。这件事情,这个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忘记的啊。
   
   阿毛于是也生出许多感慨来,人生易老天难老,唉唉,人真是容易健忘,以为永远忘不了的事情,以为是融化在血液里、刻在骨头上的事情,伤筋动骨的少年情怀,惊心动魄的风花雪月,没世不忘的哀痛创伤,经不起时间的搓揉洗涤,不知不觉间,回收箱竟然差不多就清空得干干净净了。
   
   阿毛想,阿毛真是狗屁,甚至是狗屎。
   
   -----------------------------
   
   小说《穿过十八岁的子弹》已经出版,因明鏡出版社要求,目前不能在博客上刊登全文,乞請读者见谅。虽然小说的人物是虚构的,但故事的情节、事件发生的时间和经过却是真实的,更的的希望通过真实的情节描绘出四十多年前曾有过一些什么样的事,为历史留下印记。恭候阅读后批评指正。
   
   
   

此文于2010年02月2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