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平湖秋月》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上下天光,一碧萬頃。眼看著這太陽就漸漸淹下去,煮得湖面緋紅,一半是水,一半是火。遠遠地,一隻漁船似箭一般射過,上面蹲著七、八隻黑色魚鷹。幾千隻白色沙鷗從頭頂飛過沒入蘆葦,還有一群群烏鴉,哇哇吵鬧著投入湖邊朦朧林子,鉛灰色暮靄就被它們從身後拉了起來。

   於是便看見了白花花的月亮,其實是早掛在那裏了吧。

   用兩根竹篙插入湖底,將船停住,開始燒晚飯,船上也是要燒飯吃的。晚飯有豬肉和青菜,肉是途經一個村鎮時買的,三斤半,基本是肥肉。青菜是在岸邊偷的,偷的時候船還沒有進到湖裏。其實也不能算是偷,順手拔幾棵,種在河邊,沒人在乎的。

   五個男人動手,一隻鍋子,先炒了肉,加些醬油就是紅燒肉。又炒了青菜,然後淘米燒飯。一大碗青菜,兩碗紅燒肉。肉切得方方的,剛剛燒熟。醬油放得少,不算太紅燒。

   有個青年說,這點肉一個人也能吃掉。其他人不相信:吹牛。於是打賭,如果吃不了明天雙倍返還。好不好?好。但是不准嘔吐,嘔吐了三倍返還。

   好了,青年便喜滋滋地將筷子對齊,認真夾著開始吃,一塊、一塊、一塊,其餘三個人陪著咽口水,還有一個不看,好像也不咽唾沫。第一碗當然是風捲殘雲,不要嚼,沒有喉嚨的,舌頭一抬,直接一記滑進了肚子,舒服噻。第二碗雖然放慢了速度,但是咽下去的信心還是很堅決。終於,還剩白呼呼的七、八塊,勝利在望。忽然就停住了,把脖子伸伸,撫著胃部說是要稍微休息一下。當然不同意,休息到明天?不帶這樣的,那就算輸了。

   好吧,好吧,那就再吃。這就艱苦卓絕並且比較受罪了,八隻眼睛彈出來盯牢伊,一眨不眨。還剩最後兩塊,乾脆夾住一併放入口中。在嘴裏嚼了半天,左邊攪到右邊,右邊盤到左邊,越嚼越咽不下去啊。

   這個青年個子不大,面黃肌瘦,脖子能一掐兩段。不料忽然站起來,抿緊嘴巴,把脖子一挺,咕咚一聲就吃完了,臉色都變了。

   皓月千里,浮光躍金。吃了三斤半紅燒肉的青年坐不住、睡不著,在船頭抽煙吐痰。其他人也有些懊惱,監視著是不是嘔吐了。打賭還沒有最後決出輸贏呢,也睡不著。青年睡不著就去搖櫓,船裏裝的是一船氨水。那一晚,一輪大月亮照著一船氨水臭烘烘地搖過了湖。

   第二天清晨,看見青年吐在船頭的痰全是一灘一灘白色豬油,凍得結結實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