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小桃紅》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桃紅柳綠,很俗的風景。然而卻是很有生命張力的,由此開始,一年又周而復始了。

   柳樹自然是很野賤的樹種,一般臨水而居,一歲一枯榮。到了伏天,樹葉上爬滿了棕黑色、青色或者大紅大綠色彩斑斕渾身長毛的毛毛蟲,一曲一折地爬來爬去。波浪狀地起伏著前進,像是唯物主義者眼中的歷史。

   有的爬著就曬乾了,有的給螞蟻圍攻,成了食物鏈的一環。剩下的嚇壞了,就堅持守在樹上成長。到了秋天,自己用枯葉造了一個殼,躲在裏面。上面一端留一個孔,僅憑一根絲吊著,長長短短隨風飄蕩,仿佛秋千,很享受的樣子。

   還有知了,顧名思義,知了比較睿智。從夏到秋,吃住就在這樹上。吃得有勁了,一片蟬鳴,各自發表著對於世界的看法。蟬鳴是不厭其煩,綿延不絕著佔領了話語空間。

   柳樹給咬得不像樣子,沒有一片樹葉不遭蠶食,斑斑駁駁、黃綠相間。漸漸缺了半邊或者大半邊樹幹,一天天朝著河面傾斜。然而依然活著,把亂七八糟柳絲飄柔到水面上。柳蔭下浮著幾盤菱角,引來一群竄鰷,噏動著嘴啄食。一有動靜,像箭一般四射。

   桃樹,粉色的花,說開就開了,一大片霧濛濛的。等到遍地落紅,碧綠的桃葉才露出尖尖角。於是樹上已經掛了小毛桃了,像豆子般一粒,不注意看不見。

   這種桃子很難長大,風吹雨打掉了,給各種蟲子或者各種飛鳥吃掉了。就是長大了,也是酸澀,不能算是水果的。孕婦有時候喜歡吃,那是非常時期準媽媽們吃的非常東西。那時候沒有什麼東西吃,殺殺饞,現在是看也沒人看了。

   《小桃紅》,聽起來覺得很美。用粵胡、秦琴、琵琶、揚琴、洞簫、喉管、笙、木魚和響鈴演奏,曲折盤繞,很有些靡靡的堂會味道。然而仔細品味,總免不了一絲生活的悲涼和悽楚。中國的民間音樂大抵如此,這是生活的本質還是藝術家的感悟呢?

   如果小桃紅是一個小姑娘呢?大概也是如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