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下里巴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巴人就是巴子,土包子。屬於鄙稱,譬如憤青喜歡說台巴子。

    《下里巴人》是一首古曲,那是相當的古,聽過的人不多,存活至今的更少。五聲,琴瑟琵琶、笛簫嗩呐,外加打擊樂,鑼鼓鈸缶、鍾鉦磬鈴,凡是能發出音響的都可以加入。實在找不到什麼,拍手也可,跺足也可,放聲也可。翻來覆去演奏,可以連續不斷演出。DJ赤膊,桶狀的胸廓上幾十根胸毛,長髮像是獅鬃;女DJ當然也是長髮飄飄,衣衫不整,幾乎也是赤膊,皮膚光滑得像緞子一樣。像一條蛇一樣扭動,只有巴掌大的幾塊遮了凹凹凸凸的幾處無限風光。

    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皮膚焦黑、缺齒豁口,男女老少卻是高興得拍手跺足,差一點就瘋了,人來瘋。尤其演奏到高潮處,那是數萬或者數十萬人齊聲打著榧子,喊著號子,山呼海嘯,震耳欲聾。甚至就聾了,完全不知道曲子演奏的是什麼。

    也許拍手跺足呼喊才是《下里巴人》的主旋律,其他倒只是陪襯,是點燃熊熊火焰的一點火星。沒有下里巴人參與的《下里巴人》只是一堆幹僵的狗屎。

    漁樵耕讀、引車賣漿、雞鳴狗盜、土豪劣紳之輩,還有他們的太太家人們,一天勞作下來,只要聽見《下里巴人》音樂響起,屁股便像著了火一樣。於是手舞足蹈,引吭高歌。

    特別是那些女人,豐乳肥臀一浪一浪顛簸得像要掙脫一切束縛飛出去。不太豐乳肥臀的呢,就把自己飛出去。男孩子女孩子們就不要說了,就是一些皓首老者,也仿佛突然回歸少年,手腳撲騰著,癟癟的胸膛鼓起,從蒼老的聲帶裏重演出青春,忽然間還會拋個飛眼,恨不得連亂七八糟的眉毛和眼袋也一併拋出去。

    沒有柴米油鹽,沒有理財計畫;沒有什麼三高,沒有腰間盤突出,原來有的也都忽然忘記了。巴人們的徹夜狂歡,癲狂到極致。有人不支倒下,倒下也是笑得滿臉燦爛。

    下里巴人就是這樣子的,或者勤勞怯懦、或者忠厚木訥、或者欺軟怕硬、或者見利忘義、或者作惡多端、或者卑劣無良,但是他們今兒真高興、真也真高興,一直很高興。吃飽了,還有女人,還有音樂,生活的本質就是這樣子的,人類就是如此繁衍傳代的。

    可能歡樂是一個恒量,百姓的歡樂多了,官員的就少了。官員們覺得吃了虧,有些不高興,官員們總是不大高興,一張不會笑的臉刀也砍不進。官員和巴人想的總是不大一樣。官員蹙眉,馬上就有伶俐人闡述中國不高興;就有藝術評論家證明《下里巴人》很不好聽:

    粗鄙不堪,吵吵鬧鬧,光怪陸離,還有一些男歡女愛、摸摸弄弄、眉來眼去、勾搭野合的色情,屬於市井小調。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設,少兒不宜,低俗。綠壩封殺!

    誰有資格這麼說呢?當然是不巴的人,或者自以為不巴的人。低俗,他們說。他們認為應該唱“走進新時代”。

    所以後來這個曲子就封存起來了,不給你們聽。後來就湮滅了,你們就聽不到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