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一枝花》

    一枝花蔡慶,專職行刑劊子手,水滸傳中人物,梁山好漢排座次九十五位。 不是的,這幾十篇小品全是說民族音樂的,風月無邊,音樂無國界,和劊子手完全不搭界。《一枝花》是民間樂曲,二胡或者嗩呐演奏。

    沒有聽過?不妨搜索下載試聽一下,如果聽得心酸,聽得眼淚婆娑,聽得不想活了、不開心或者不喜歡就點擊X,關脫。

    還有一首歌現在不大聽到了,好美麗的歌詞:“小鳥在前面帶路,風兒吹向我們,我們像春天一樣,來到花園裏,來到草地上,鮮豔的紅領巾,美麗的衣裳,像許多花兒開放,跳啊跳啊跳啊,唱啊唱啊唱啊,親愛的叔叔阿姨們,同我們一起過著快樂的節日。”

    還有一首歌,我們的祖國像花園,花園裏花兒真鮮豔,哇哈哈啊哇哈哈,我們的臉上笑開顏,哇哈哈啊哇哈哈------後來就有了飲料“娃哈哈”,一個姓宗的做了老闆,姓宗的是個愛國主義者兼企業家,和法國人打官司打得一塌糊塗。

    小孩子,少不更事,於是都覺得自己真是一朵花,祖國的花朵。祖國的花朵,用什麼來澆灌呢?呵呵,化學牛奶三聚氰胺來也。

    不管怎樣,後來有的就終歸長大了。

    魯迅比較煞風景,魯迅偏偏要明白著說,花就是植物的性器官。並且打油曰:“野菊性管下,蟋蟀在懸肘”。這話簡直翻譯不出口,就是菊科類植物的花朵下,蟋蟀在做著不堪入目的事情。懸肘,就是吊膀子;吊膀子是滬語,就是花擦擦地調情、挑逗甚至前戲。

    千辛萬苦,菩薩保佑,花朵終於一天一天長大了,成了蓓蕾。

    有詩為證: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有些花還沒開呢,早就有人盯上了。什麼人呢?當然是官員和老闆。官員和老闆其實是很難分清的,官員即老闆,老闆即官員,這叫做既得利益集團。權力和資本一結合,覺得世上隨便什麼都可以用錢買了,當然也包括小女生。官員和老闆仗勢欺人,掠奪詐騙了很多民脂民膏,不差錢,吃飽了沒事幹,什麼都玩膩了,於是流行買處。革命者一貫很喜歡女學生的,現在不大革命的也喜歡上了,而且是小女學生,與時俱進了。

    於是女學生無處可逃,被嫖宿了。也有的處女初中生呢,據說也可以賣淫了。於是一枝花就這樣凋零了,小女生遭此劫難,天理何在,夫復何言!

    詩人艾略特云:“沒有一聲轟隆,只有一聲唏噓,世界已經斷裂成兩半。”最後殘留的一點羞恥和人性也在急速墮落、異化、消失,加速度越來越快。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改變,也無人可以倖免。落到哪里去呢?不知道,可能落到和諧社會。

    二胡曲《一枝花》不知道是不是表現的這個,反正聽起來悽楚嗚咽,悲悲切切、如泣如訴、哀鳴凝咽,簡直是傷心欲絕、愴然涕下,江州司馬青衫濕,長使英雄淚沾巾。

    順便問一下,紅色歌曲《快樂的節日》中“親愛的叔叔阿姨們,和我們一起過呀過著快樂的節日”中的“叔叔阿姨”是後來改的,所以有些前後不搭,為什麼是叔叔阿姨們呢?為什麼不是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伯伯嬸嬸、哥哥姐姐?沒有道理的。以前的歌詞是“敬愛的領袖某某某”,再以前是什麼呢?還有誰記得?

    記憶力太好有時也是一種痛苦,還是聽聽民樂《一枝花》,忘了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