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

    很多經歷過或者沒有經歷過的人覺得自己說起文革、下放或者知青的事情頭頭是道,目光如炬看得一清二楚,真理在握。罵起知青或者紅衛兵來更是見解犀利,用語刻薄、不依不饒、妙語如珠。其實大部分人是稀裏糊塗的,這個國家的大多數人一貫是稀裏糊塗的,歷史也就是稀裏糊塗的,一切都是稀裏糊塗的,在稀裏糊塗中免不了有人亂中取勝。

    有人把自己打扮成為農、民請命的代言者,只要聽見上山下鄉和知青就要舉出肅靜回避的牌子來,雖然他們自己從來不知道什麼農民,但是卻是聽不得別人說三道四的。

    也有的曾經經歷過上山下鄉運動的老同志,如今說起當年來是鶯歌燕舞,積極樂觀,百煉成鋼,誤把青春本身的歡樂當成了上山下鄉的歡樂而津津樂道、樂此不疲,將感性來代替知性的判斷本是國人思維的特質,那也只能隨他去。只是希望不要誤導了孫子輩,忽然扔下書包遷戶口輟學去種田,也要積極樂觀地鍛煉一下下。

    當然不會,老同志們不知道多少精明呢,怎麼會讓兒孫輩走這條路?那都是裝/B的。

    不想提這一壺,還真來勁了。積極樂觀你個頭啊?當年你幹嘛挖空心思、施盡手段、呼天搶地、哭著喊著回來?農村還在那裏呢,艱苦的地方有的是,可以繼續去積極樂觀、心懷天下或者回爐再煉一煉的,那就是兜率宮八卦爐裏的金丹了,值幾個錢的。

    問幾個小問題吧,疑義相與析。請問:

    當時的農業稅是多少、如何收的?

    當時的公積金、公益金、生產發展基金提留比例各是多少?

    當年農村的合作醫療是怎樣的?費用是從何而來的?

    這幾個問題也許太難,有的知青從來就沒有知道過,那麼,問幾個簡單一點的:

    當年農民的穿衣是如何解決的?

    當時蒔秧的行距、株距是多少?

    這幾個問題,只有真正在農村艱苦求生存、為自己的吃飯問題認真算計的人才是永遠不會忘記的(即使谷歌,也不一定找得到)。當然,在農場或者建設兵團的人是不知道的,他們勉強算是有工資,雖然很低。有了工資,少了點自由,也算是魚和熊掌吧。

    當年靠娘老子養著,如今來說青春無悔的人是從來不知道這些的。不是說靠娘老子就有什麼不好,這也是一種生存方式,這個用不著別人來做道德界定。

    只是如今厚著臉皮、昧著良知、大義淩然地說革命理想、說青春無悔太噁心。鄧小平都知道:“花了三百億,知青不滿意、家長不滿意、農民不滿意”。偏偏他媽的有人自己裝著很理想、很滿意,真是蹉跎得一塌糊塗!

    而扒開當年知青的傷口往裏撒鹽,踩在紅衛兵娘老子的血淚上謾駡以證明自己睿智英勇的後起之秀也很無聊,因為這正是紅衛兵作派的升級版。

    無需號召,無需壓力,察言觀色就會雄赳赳、氣昂昂,搖旗呐喊地去列隊杯葛超市家樂福,把冷藏食品扔在牆角落裏,拿捏時間和力度分寸之精准,恰到火候。佩服啊佩服。

    就這樣吧,再過幾十年,知青就死光光了,人總有一死。這個國家還將一如既往地折騰下去,感性代替知性的思維特色也將延續下去,繼續原地兜圈或者摸石頭,這是老百姓的命。千秋功罪,誰人曾與評說?“誰讓你生在中國?”這才是至痛至哀的天問啊。

    說這些真沒用,說這些真沒有意思。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