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十九/回到“破题”/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一/焦点还是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四/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十七 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

    有些網友認為自己當年千真萬確是堅持“理想主義”而上山下鄉的,只是這個理想恰好和後來政府的強行運作重合了而已。

    什麼理想呢?因為看了紀錄片《軍墾戰歌》,看了電影《生命的火花》或者小說《軍隊的女兒》,看了前線歌舞團的話劇什麼什麼,決定上山下鄉當一個拖拉機手,這就是促成其上山下鄉的理想以及主義。拖拉機手,當年電影上、畫報上是極其神氣的,歪戴著海富絨軍帽,穿著衍成一條一條的蘇式立領拖拉機棉襖,軍綠色,敞著領子,笑靨如花。唱著很好聽的電影插曲,《邊疆處處賽江南》——哎也唻,賽呀賽江南。

    因為沒有讀心術,尤其沒有穿越時空隧道回到三十幾年前的讀心術。所以應該相信這種被革命英雄主義激動鼓舞的理想是存在的,曾經還有人仿效模範少年劉文學、模仿保衛國家財產的女英雄向秀麗而自殘呢。

    但是,革命英雄主義的理想也是一種價值取向,是一種價值取向就有一定的理由,一定有一些(哪怕是潛意識的,不能條分縷析的,年輕人哪來這麼多計算呢?)考量。

    什麼考量呢?只能猜測一下:

    一、因為很神氣、瀟灑,符合年輕人爭強好勝的心理需求,也許是荷爾蒙決定的。

    二、因為艱苦、艱難、以及艱險,成為一個英雄的概率比較大。成為了一個英雄,肯定是鮮花和掌聲,以及小姑娘的青睞。然後自己病懨懨地掙扎說:不要管我,同志們都好吧?

    如果事先知道,或者在1966年底聽說了鬧經濟主義知青的血淚控訴,知道只能黃沙莽莽中扛一輩子砍土鏝看日出日落,開拖拉機、康拜因是很難輪到的。而英雄、尤其是知名英雄更是小概率事件,那可能就要不那麼理想了。

    三、因為上山下鄉,這是主流一貫提倡的,是聽領袖的話的一種進步行為,是可能得到支持批准的。政府已經樹立了邢燕子、侯雋、董加耕等一系列標杆,主流鼓勵年輕人上山下鄉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否則,為什麼不選擇去鋼鐵廠、拖拉機廠、汽車製造廠?為什麼不選擇去造長江大橋、萬噸巨輪?為什麼不選擇去做一個機修鉗工、水暖電工甚至政府官員?

    工人階級才是革命的主力軍,為什麼棄主力軍而投身同盟軍?奇怪不?不奇怪,因為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如果忽然自己提出去造船廠上班,那是一定會被認為腦子進水了,政府也是要把嘴都笑歪的。

    還有什麼呢?可能還有不少,不管它了。這一切很正常,是個年輕人都會有的。

    但是,年輕人的理想就沒有模糊的利益考量嗎?請注意,這個利益不是指經濟利益,它包含各種榮譽、前途、成就感、心理滿足、趨利避害等等。理想決不會憑空產生,於是覺得這個理想有些曖昧,一定受到了政治的感染。

    為什麼呢?很簡單,現在隨便找幾個小孩子調查一下,只要是經過了學校教育、會理解並回答問題的,馬上就會知道,小孩子對於該說什麼,不可以說什麼,幾乎是從娘肚子裏出來先天就明白的,這才是最最可怕的,雖然他們完全不懂政治。

    美國孩子可以說愛美國是因為幾百種冰激淩,中國孩子絕對不會這麼說。中國孩子也許會說龍的傳人、地大物博、長城長江、神五神六,哪怕他們完全不知道這些名詞是什麼東東以及和他們有什麼關係。

    政治是這個國家的宗教,宗教就是從小薰陶的。潤物細無聲,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

    譬如,現在的小孩子一樣有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的衝動,只是完全不可能有幾個小孩子忽然輟學,說是要去北大荒種田了。因為政府不再通過各種方式號召鼓勵了。現在小孩子倒是有可能忽然去杯葛家樂福,雖然政府沒有號召,他們自己也一口咬定是出於“完全自發的”愛國理想和愛國激情。呵呵,曾記否:“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第一志願”。

    其實這就是認知障礙,就是放棄自我意志,選擇性地過濾資訊,自我催眠,將群體的理念來代替、並且誤以為是自己獨立的思考結果。

    好了,就到這裏吧。實在不想把別人自己多年來心理上形成的的自我評估或者自我保護破壞殆盡。這樣已經很沒有意思,這樣已經很過份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