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腌笃鲜》更的的
·《老黄瓜》更的的
駢文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小說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一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

    少劍波唱道:普天下被壓迫的人民,都有一本血淚賬——

    杜鵑山上柯湘唱道:普天下受苦人同仇共憤,黃連苦膽味難分。 他推車,你抬轎同懷一腔恨,同恨人間路不平、路不平!

    偏偏有人裝出很為農民仗義執言的樣子,一定要將受苦人割裂開來。一聽到上山下鄉以及知識青年,馬上立竿見影將農民抬出來,憤憤然叫道,農民更苦。

    他們很懂得分寸的,農民更苦,於是知青必須閉嘴噤聲。那麼如果當年“走資派”出來回憶文革中如何受迫害呢,他們就忘記跳出來嚷嚷農民更苦了,誰是農民?舔屁溝必須吃准物件、瞄準方位,不然舔得完全不到位、不合格。

    但是,農民如何苦,農民為什麼苦,他們其實一點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所以他們並不順便看一下一個生產隊的經濟賬。他們只是不許知青提及上山下鄉,不准提及政策的錯誤或者/過,護主心切。雖然知青其實是他們的娘老子,真是忠孝不能兩全。為了盡忠,只能恕孩兒不孝了。好一副精忠報國、大義凜然的模樣。

    農民當然更苦,知青豈能不知道?不知道能還原三十幾年前生產隊的經濟賬?知青把農村叫做第二故鄉,第一故鄉也許沒有多少感覺,第二故鄉是睡裏夢裏也不會忘記的。否則,李春波一首並不好聽的《小芳》就能成功?村裏農民的音容笑貌,言行舉止卻是深深烙在腦海裏,至死都不會忘記的。在農村,知青才知道了農民的自私和大度、怯懦和兇狠、善良和狡詐、誠實和虛假、保守和放蕩、可憐和可恨——這才是活生生的多重組合的第二故鄉的鄉親們。

    知青和農民,曾經同在生死線上煎熬,不要來挑撥好不好?知青回城三十年,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斷了聯繫和往來,其間的故事屬於上山下鄉運動後傳,這一些就不是這個帖子要敍述的了。真要抹掉這一切,再過三十年,等到他們都死了再說好不好?

    如今有人動不動就拿農民出來壓制知青,倒仿佛他們就是農民的代言人。好啊,那你就代言嗆聲啊,本該如此啊。不料就此沒了下文,不知道躲到哪里準備領賞去了,這些孱頭們。

    順便說一下,如果將來或者將來的將來,一不留神,有位什麼大陸作家忽然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那作品一定是關於農村和農民的。

    不知道農民,不瞭解農民,完全就不瞭解中國。不要看你在城裏住著,剝開來也是一個外地來城打工者,不過來得早幾十年罷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