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

     很顯然,沒有嚴格控制的戶籍制度以及相配套的口糧、副食品、布票等生活資料的計畫分配,就不可能有什麼上山下鄉運動,無法操作。

     政府的計劃經濟控制了一切,包括每一個人的糧食等生活資料、住房、薪金,也控制了所有企事業的用人用錢權,這才是上山下鄉運動可以進行的制度保證。這一切嚴格的控制使得知青無路可走,只能乖乖地順從。

     假設一下,如果一個人忽然成為了一個沒有戶口、計畫之外的人,他將如何生活呢?他並不一定馬上就死翹翹,也許還是能活上幾年。

     首先,他必須設法隱身,一個沒有戶口、沒有工作、沒有任何單位證明的人算是什麼人呢?這一定是階級鬥爭的又一個新動向,而且,一定就是一個階級敵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對於階級敵人,必須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因為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人民的犯罪。

     無產階級專政就是群眾專政,群眾一旦變成群氓,拳打腳踢、開膛破肚,什麼事情也做得出來,不是開玩笑的。

     其次,他必須依靠娘老子的工資養活,如果他的娘老子養得活他。他必須分吃娘老子的定糧、油、副食品,用娘老子的布票、工業品票。雖然把娘老子拖下水餓得半死不活或者衣衫襤褸,但是離開了娘老子,他活不過一個星期。

     再次,他永遠不會重新獲得戶口以及他的一份生活資料,他不要想得到工作,也不可能戀愛結婚,他將永遠被排除在所有社會生活以外。即使死了,也不能證明他就此死了,於是他不得不成了一個死無葬身之地的孤魂野鬼。一個幽靈,在神州大地上遊蕩。

     什麼叫毛時代?這就是毛時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