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

    如是我聞:

    1968年夏,急風暴雨式的文革已經基本結束,各地革命委員會紛紛成立,桃子也分配殆盡。後來革命的事情其實已經和百姓的參與無關,其實本來也無關。

    工宣隊進駐學校,學生回校復課鬧革命,雖然工宣隊員們剛剛從武鬥戰場上下來,硝煙還沒有洗乾淨。就有小道消息傳出,所有的中學生全部下放!一刹那學生都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和如今一樣,誰都知道,小道消息就是大道消息。而且很快就從工宣隊(軍宣隊)和學校革委會得到了證實。於是,家長和學生開始了可憐的效果甚微的抵抗。

    可以想見的辦法之一是申述各種理由,譬如獨子、三房合一子、學生從小有病、家長已經病入膏肓,等等等等。

    當這一切理由在最高指示面前蚍蜉撼樹,少數根正苗紅的學生就連夜逃亡,企圖躲過運動風頭。根據歷史的經驗,運動總是一浪一浪的,只要想法躲過去,等到將來說不定就風平浪靜。然而,這一次似乎沒有成功,低估了新生的革委會的革命決心和能力。

    首先是泱泱大國竟然無處可躲,身逢其時,全國都在動員上山下鄉,看見學生摸樣的就是可疑對象。各地旅館、招待所的革命職工和民兵,各地居委會小組長剛剛經歷過文革大風大浪的鍛煉,階級鬥爭的一根弦繃得緊緊的。破壞上山下鄉是何等可怕的罪名。

    第二,所謂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各地的經驗是辦娘老子的學習班,什麼時候跑出去的子女回來遷戶口了,學習班就勝利結束了,毛澤東思想就又一次勝利了。辦學習班,這是個好辦法。全中國沒有人敢帶著戶口本餓著肚子舉家潛逃的,每個月的糧票要不要?

    眼看這兩招沒用,只能步步為營退而求其次,另想他法。能去郊區的就儘量去郊區,不能去郊區的就去近一點的縣區,再不然就要求去好一點的公社、好一點的生產隊。

    老百姓嘴上說的當然是積極回應最高指示這一套,心裏卻沒有人是傻子,誰都知道這一去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這一些都是合情合理的想法和做法。好在這決定權在革委會和工宣隊手裏,於是當然是找關係、通路子。

    有極個別的學生病留,極少數的去當了兵,幾年以後復原就留在了城裏。十年後,等到他們的同學們灰頭土臉上調回城,復原的革命軍人同志早已經娶妻生子,成了單位裏的骨幹甚至領導了。

    而絕大絕大部分人是無法可想的,大勢所趨,隨大流,於是乖乖地遷了戶口。事情終歸是這樣的,大部分人總是只會、只能隨大流的。

    下放要發喜報,下放的喜報是市革命委員會發的,“喜報:XXX同志積極回應毛主席的號召,立志到農村去幹革命,走革命化的道路,做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這種革命行動是光榮的,是忠於偉大領袖毛主席,忠于毛澤東思想,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具體表現。經市革命委員會批准,特此向你報喜”(這個喜報一字不差錄自“喜報”),看看,特此向你報喜,幾多幽默。

    後來就是車轔轔、馬蕭蕭,敲鑼打鼓地歡送,大批知青下鄉插隊落伍幹革命了。沒人知道何時才能重新回城,按照當時的形勢看,誰都確信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他們別無選擇地上山下鄉,就如兩年前他們別無選擇地參加文革一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