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大革命中的游戏

   一旦有国家权威媒体的号召,有国家权力机器的支持,学生们没有了一切束缚。革命就有了很多游戏的成分,毕竟红卫兵们主要就是大三到初二的学生,年龄为22岁-15岁。

   从破四旧、抄家、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开始,到工作组进校又被赶出学校,然后就是无所顾忌的全国大串联,再然后就是批斗、辩论、武斗,红卫兵们,甚至包括工人等等在模仿着一切从革命小说和红色经典电影里看到的革命。

   他们觉得真理在握,于是就真理在握;他们必须义愤填膺,于是就义愤填膺。他们认为最后胜利应该属于自己,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其实没有最后的胜利。

   抄家、斗坏人、斗校长、勒令这、勒令那,全国串联、揪官员,随便干什么,又没有遭遇丝毫反抗或者很少反抗,这是多么新鲜、有趣、安全的事情。于是,按照文艺作品一贯宣扬的革命概念,他们在模仿着革命,游戏着革命。

   他们自然不懂或不大懂马列主义(有谁懂呢?只有谁也不懂的东西才可以由权力来进行任意诠释并且随时抵赖,)他们是在玩一场血与火的游戏。

   对于这些孩子,这场游戏唯一的规则是不能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红卫兵们虽然是孩子或大孩子,但是这一点是明白无误的。除此,能约束他们的也就是原来形成的脆弱的传统价值观和伦理道德习惯。

   虽然是游戏,而且是恶的游戏。但是,总归还是摆脱不了数千年来市忠邀宠这一深入骨髓的国人的卑劣。向强权谄媚,对弱者残暴,这是这个民族的义和团DNA。 譬如宋某某小姐大打出手,并不一定是对被打者真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而是在打给别人看的,在大庭广众表现着自己的忠诚;譬如某某某,即使秉笔直书对文革的异议,也是给当政者出谋划策的,上个折子,建议这个革命革得更好更胜利,而不是想停止革命。

   当革命发展到真枪实弹的战斗,有一部分人退出,另一部分人则欣喜若狂,步枪、手榴弹、机关枪、阵地、坑道,冲锋、伏击、摸舌头,围点打援。这一切一切对于大部分男生和“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生来说,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而且有红司令毛主席的领导,有中央文革的支持,曲折是必然的,胜利更是必然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

   战斗打得连职业军人都大惊失色,游戏很精彩。

   于是有人在游戏中慷慨死去,到现在,仅有的墓地也已经或者快要开发房地产了。

   如果有人认为十几岁的孩子是为什么崇高理想献身,那是太抬举他们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