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

     有一些人大義滅親,他們對於造反派、紅衛兵的咬牙切齒、義憤填膺遠遠大於製造紅衛兵的制度以及紅衛兵的紅司令。他們難道從來沒有去想過,造反派、紅衛兵就是他們的祖父輩或父輩;他們的娘老子一般就是造反派或者紅衛兵。除非他們是文革結束後的歸僑。

     尤其匪夷所思的是,越是對造反派和紅衛兵擺出不共戴天姿態的,偏偏越是不肯著一字否定文革,甚至越是讚美謳歌偉大的文化大革命以及其發動者、指揮者和領導者。

     這些同志的腦筋是很特色、特別以及特殊的,深諳政治三昧,尋常人等實在看不明白。

     中學紅衛兵說到底當年只是15歲到19歲的初、高中學生,他們所作所為一切都是政府和國家領袖號召的。他們沒有能力也沒有意識來和十幾年接受的教育以及國家權力對抗。這個事情就有這麼難以理解嗎?看看現在的中學生就明白了。

     簡單說幾個結論吧,對事實尚有興趣的可以參看《文革ABC》。

      紅衛兵是誰?答:造反派中的大、中學生。

     造反派是誰?答:所有成年或少年中國人。有人會問,那被打倒的走資派呢?那是沒有輪到他們來打倒別人,否則還要造反得厲害。譬如那位國家主席開始也是很起勁的,直到最後不知道有沒有弄明白自己何以成了這次革命的物件,有沒有搞錯?

     紅衛兵為什麼是紅衛兵?答:十幾年來學校和老師教導的,執政者一貫號召並且至今依然一成不變地在號召的,大小所謂當權派一直身體力行並且至今依然裝著在身體力行的,國家掌控所有輿論工具宣傳多年並且至今依然在唆使的,國家一切暴力機器一貫支持而且是決不允許反對的。

     所以,很奇怪的是,有人認為,上山下鄉是對中學生紅衛兵的報應,是罪有應得、咎由自取、純屬活該。這是很奇怪的思維,說明人的思維在長期的信息單邊和巨大的政治壓力下可以扭曲、錯位、吊詭到何等地步。

     稍稍動動腦子好不好?好好的放著書不讀、課不上,忽然造反有理、革命無罪,世界上哪來這種隨心所欲的事情?大、中學生為什麼要造反?大、中學生為什麼可以造反?大、中學生憑什麼造反?大、中學生又是造的什麼反?你現在來造一次反試試好不好?

     有人就是不願意去想,對一、兩代青年學生毫不負責的利用、戲弄和耽誤,才正是對全體國人和國家根本利益的報應。

     年輕人犯錯誤,上帝也會原諒。更何況這是不得不做的事,不得不犯的錯。斬釘截鐵問一聲,面對那些在這塊土地上長大的曾經參與文革的孩子,誰有權利擲石頭?

     為什麼不得不做,不得不犯?因為這些孩子也是國人,具有國人數千年來的一切心理和行為特徵,不能,也不可能有其他忽然不同於前人的獨立思考和叛逆舉動。如果有了呢?那就白白把一條小命送了。“人最寶貴的東西是生命,生命屬於我們只有一次”。奧斯特洛夫斯基如是說。

     權傾一時、手握重兵的朝廷大員;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打江山的功臣;資深的革命知識份子、權威專家,一個個俯首貼耳、戰兢觳觫、伏地便拜、束手就擒,難道小孩子倒忽然要有政治勇氣跳出來抗旨反潮流?

     不巧身處文革時期的學生,如果不比現在的學生好,起碼也不會比現在的學生不好。可能總的來說還要好一點,因為時間又過去了四十年,又是江河日下窒息四十年了。

     為什麼有人始終堅持,這場史無前例的革命必須由無能為力的孩子來承擔罪責;為什麼有人始終宣傳,造反派只是一部分醜陋的壞人;為什麼有人始終不願意承認,文革是全體國人價值體系、怯懦卑劣暴戾本性的大爆發;為什麼至今不能光明正大、正本清源地回顧反思文革,而文革的發起者卻依然是偉大的領袖、導師、統帥、舵手,而得以發起文革的權力框架和政治體制依舊如故。而且,文革又何嘗已經結束了呢?

     即使中學紅衛兵有過錯,那麼事實上後來的知青也獻上十年最好的青春贖罪了。

     又哪里只是十年寶貴青春呢?且不說那些實質上的無法挽回的傷害,譬如知識的貧乏(他們中大部分的教育橫遭腰斬,就此永遠定格在了初一、初二--高三)、學習能力的缺失、身體的病痛 (當然有受傷病痛的,譬如:女生在每個月的幾天裏是一樣要下田勞動的,甚至,有的連草紙也買不起);他們被迫建立以服從政治為一切的價值體系,以自保為唯一目的的生存法則。

     而在心理行為上,他們踏上社會之路遭遇當頭一棒的陰影將貫穿在餘下的所有歲月裏,直至壽終正寢。夢中還會記起小芳嗎?

     當然,不幸喪命在廣闊天地裏的人早就遭人忘卻了,即使親戚也早已歌了。如果還被人模糊記得,那也只是《同學錄》上的一個名字,周圍還要圍上黑框,表示潛伏地下。

     而且,中學紅衛兵只是占1955—1979年下放的三千萬知青中的一部分,這個只要稍稍算一下年齡就明白了。有的知青在文革前幾年就下放了,有的知青在1966年文革開始時還在幼稚園,他們難道也是文化大革命必須的祭品?

     尤其奇怪的是,有些人在肆意謾罵紅衛兵的同時,自己卻興抖抖搖旗呐喊、列隊杯葛超市家樂福,主張採取如下的愛國韜略:偷偷把冰櫃裏的食品扔在牆角落裏任其腐爛。

     唉,如此下三濫,一代不如一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