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

     1961年,因為一系列荒唐作怪的失敗,明確重提階級鬥爭,雖然原來也從未停止過。

     這些說法和國人文化中怯懦、暴戾的傳承一拍即合,於是國家徹底政治化,國家機器成了強大的絞肉機,以執政者和執政者所掌控的軍隊為保障的國家機器不斷製造政治高壓,大小政治運動連續不斷,遭遇噩運的人不計其數。

     以階級鬥爭為綱,人為地提出百分之九十五這樣一個概念,將地、富、反、壞、右(地富,按照胡平的估計,約為2000萬人。土改期間殺了200萬。30年後,1979年被摘帽還存400多萬;歷史反革命分子,不詳,毛主席自己曾說,殺了70萬,關押了120萬,管住了120萬;壞分子,品種繁多,無法統計;右派,不是原來所公佈的55萬右派分子,而是最近披露的3178470人;還有其他的種種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反党分子、三反分子、胡風集團分子、裏通外國分子等等)作為假想敵,以“反修防修”這一個指向不明的政治理念來替代不擇一切手段保住權力的實質,人為把人民撕裂成兩個陣營。階級鬥爭這把利劍懸在每個人頭頂,老百姓個個心驚膽戰、人人自危。稍不留神就會變成階級敵人,拖男帶女墮入萬劫不復的地獄,想想都嚇死人。

     哪里是什麼極少數呢?單以三百萬右派分子計,和其有關聯的父母、妻子或丈夫、兄弟姐妹、子女,每位株連五人,那就是起碼兩千萬人受到牽連。

     一切都是政治,政治就是一切。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於是,作為階級敵人的子女就一般被剝奪了上大學的權利,嚴重的甚至被剝奪了上中學的權利。

     1961年以後,作為階級敵人的子女,在其個人檔案中一般會注明“此生不宜錄取”。

     那麼,他們到哪里去呢?到邊疆、農場、農村去。雖然官方口號是,一顆紅心、兩種準備;保衛邊疆,建設邊疆;腳踩污泥、放眼世界;身居茅屋、胸懷天下;廣闊天地、大有作為;但是,身臨其境的人都知道,世界、天下和自己完全不搭界,自己只有一種準備,其他無路可走。

     注意!1966年夏,文革開始,這一批早期的知識青年希望通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來改變命運,他們認為被迫上山下鄉一定不是無產階級司令部的決策,一定是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對自己的迫害,於是紛紛結伴回城鬧革命,除了貼大字報、發傳單、遊行、上訪,還有哭訴、臥軌、絕食、自殺,但是後來無功而返。他們這種舉動無人理睬,被主流媒體斥之為“鬧經濟主義”,幹擾了鬥爭大方向。

     而1968年文革後期大規模的所謂清理階級隊伍,更是造就了諸多慘劇,大批小孩子隨家長下放農村,從小就成為了一個準“知識青年”,一世人生才開頭啊。

     階級鬥爭的說法以及所謂擴大化,造成了無數慘絕人寰血淋淋的悲劇,至今尚未塵埃落定。這不是這個帖子所要說的,這個帖子只說和上山下鄉運動有關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