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

    大概從延安或者更早什麼時候開始,擁有生殺大權的革命首領的理論就把知識份子和工農大眾割裂開來。知識份子必須和工農大眾結合就成為了革命對於學生、知識份子和被認為是知識份子的首要要求。為什麼這樣說呢?他們自有他們的說法,正確與否不去管它,歷史不承認對錯。

    這種結合,一部分的具體實踐就是對革命者個體的以身相許,老革命對於女學生熱烈的革命行動總是表示非常讚賞和支持,卻之不恭便笑納了,他們一起度過激情燃燒的歲月。

    與眾不同,這個國家的知識份子從來就是很少獨立人格和獨立主張的,即使似乎有,也是很少能堅持的,所以還是只好算沒有。

    這個國家對於知識份子的定義比較寬泛,只要識幾個字的人幾乎都可以歸入這個知識份子的範疇。這些識幾個字、讀過幾本書的知識份子,日積月累地被革命理論薰陶,自己也覺得身為知識份子確實是不對頭的,確實在身體結構上或者思想方法上有什麼和工農大眾不一樣的地方。而且,肯定是不革命和不大革命的,必須長期、艱苦地改造之。這就為後來的一系列對於知識份子的玩弄肆虐預留了心理空間。

    1955年開始,河南、北京的中學生上山下鄉就開始了。他們以為這就是革命,他們肯定知道這是很討為政者喜歡的。其實在心理上是主動迎合和工農大眾結合的革命理論,投石問路。可能是一種自虐取寵,也無法排除有對未來獲得回報的預期。

    有沒有人毫不考慮自己的目的,僅僅是從心底裏認為這一切都是生命的必須以及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呢?假設也是有的吧。雖然這很難證明。

    這一批人開了一個頭,從此,到農村去,到邊疆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就斷斷續續沒有停止。一直到1968年文革後期的大批初、高中畢業生下鄉形成最大的高潮。

    自1955年以降,1960年大饑荒以後,政府執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八字方針,有一部分城鎮居民為了逃避饑荒,率全家下放農村,向糧食靠攏。

    1961年以後,毛主席重提階級鬥爭理論,教育為無產階級政治服務,每年都有一大批出身於非工農革命家庭的青年先後被迫無路可走,於是去了邊疆、農場、農村。

    1968年文革以後的十餘年,則是有數千萬知識青年下放農村或農場,還有大批由於備戰需要或者“不在城裏吃閒飯”為理由而全家下放帶下去的小孩子,後來也算是知識青年。

    上山下鄉運動的終止是在1979年底或者1980年才慢慢在撥亂反正中停止,將來會不會重啟呢?不知道。起碼,對於上山下鄉運動的掩飾、美化甚至鼓吹從來沒有停止過。

    而這些義務為執政者的政策開脫、掩飾、美化、鼓吹的人,其中很多都是曾經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豈非咄咄怪事。有人說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是洗腦了,不是的。切記,任何時候,永遠不要低估國人市忠邀寵看眼色行事的能力和無恥,永遠不要懷疑國人在強權面前的怯懦和自保,他們靈魂裏就知道怎樣獲得最大的安全保證以及可能獲得的利益。

    怎樣來證明這一點呢?如何來戳穿這批人虛假而堅固的盔甲呢?唯一的辦法就是看他們是不是願意並且已經把自己的子女送到已經今非昔比的新農村去紮根。

    請注意,紮根,不是去鍍金,是把戶口遷到農村去靠兩畝地成家立業。當年知青下放是不知道還有沒有回城的希望的。

    而且,確實有一些知青從此再也沒有回城,如果稀裏糊塗再次瞎了眼投胎在這裏,至今可能又是一條好漢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