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慷慨》更的的
·《阅读》數則 /更的的
·《伟大的猪》更的的
·《腌笃鲜》更的的
·《老黄瓜》更的的
駢文
·《南京钟山记》/更的的
小說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一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二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三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四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五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六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七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八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九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
·更的的:《穿過十八歲的子彈》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再说红卫兵和“愤青”

    “愤青”,不管从血缘上,还是精神上,都是红卫兵的衣钵传人。

    然而非常有趣的是,始终对于红卫兵最最不愿意去理解的恰恰是“愤青”。凡是把文革的一切罪责推给造反派和红卫兵,并且动辄破口大骂、妄加罪名的,一定是“愤青”。这几乎可以成为检验是否“愤青”以及愤的程度的一种试纸。

    这说明什么呢?这其实是十分符合逻辑的。

    因为既得利益者和文革的受益者就是需要这样:模糊文革。把文革中的造反派和红卫兵漫画化、脸谱化,把文革淡化成部分暴徒、歹徒道德品质上的罪恶,慢慢地让这成为一种概念化的共识或者公理,从而在根本上消解文革。

    就像墨鱼一样,放出一股墨汁,自己全身而退。

    而“愤青”是何等的聪明、主动,察颜观色,他们立即自觉接受了这个光荣的任务。他们几乎从来不去看一看文革的过程,也不屑听一听娘老子的经历,更不愿意设身处地以普通人的身份代入思考,他们忽然对于造反派和红卫兵充满了义愤填膺的仇恨。

    除了谩骂和诅咒,他们更是对于大部分红卫兵后来的结局幸灾乐祸,不胜喜气洋洋。他们对于父辈们不幸的一生认为是自作自受,他们奇怪父辈们如今居然还有脸活着?

    对于3000万知青,他们认为完全没有资格谈什么青春困苦,同时十分津津乐道于当年有些女知青的遭遇;对于后来数字庞大的下岗工人,他们嘲笑:你们不是领导阶级吗?你们不是吃大锅饭吗?你们当年不是很舒服吗?对于农民和农民工,他们认为更加不值一提,没有改革开放早就饿死了,所以绝对不可以唧唧歪歪,尤其不可以放下筷子骂娘。

    “愤青”的刻薄之剑始终指向的是平民百姓。

    “愤青”当然是这样的,他们不需要任何令人信服的理由,否则还算什么“愤青”呢?

    而同时,“愤青”当然高举着那面战无不胜的大旗,他们仰仗这面旗帜,他们自觉自愿地重新找了一个娘。没有人撑腰,他们哪来胆量愤一愤?

    他们希翼什么呢?他们能得到什么呢?谁知道呢。

    岁月荏苒,时过境迁,终归又有新的“愤青”诞生,于是今天的“愤青”或者也成为了被嘲弄、谩骂的对象,或者就成为了挑动群众互相嘲弄、谩骂、仇恨的操纵者。

    这就是历史的进步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