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红卫兵和所谓“愤青”

    当然有共同之处,人类的进化比较慢,退化也比较慢。两代人都是奉旨行事。

    遥远的东方有一群人,我心依然是中国心。遗传,这个无需多说吧。

    如果一定要找出其中细微的区别,红卫兵在当年没有选择的可能,或者说,很少选择的可能。因为特立独行、抗旨违旨,需要付出一生、生命以及全家的代价。

    现在的“愤青”则是主动迎合,他们并不一定必须要这么说或者做。他们善于揣摩上意,甚至都不需要明确的指令。只要一个眼色,他们深知如何说,如何做。

    不太严格、毫不精细的区别就是:

    大部分红卫兵不得不这样做;大部分“愤青”可以不这样做。

    所以,几乎一代人都是红卫兵,而“愤青”却是头脑活络的“精英”。

    当然,这里同样有许多个人利益的精细考量。人类最基本的生存目的是简单而明确的:活着,活得好一点。

    不要相信“愤青”有价值观取向上的特别坚持之处,马楠就是一个最鲜活最普通的例子。其实,所谓“愤青”,作为个体,心里当然是一清二楚的,没有一个人是愚民弱智。

    这也就是为什么各种极其矛盾、难以自圆其说的现象层出不穷的原因。譬如,所谓反日,仅仅在国民购买的日本汽车上踹一脚;譬如反法,也就是摇旗呐喊列队杯葛家乐福;譬如反美,同时又争先恐后排队等赴美签证等等。当然,网上他们大义凛然、虽远必诛、英勇无畏、振振有辞得吓死人。

    所以,“愤青”始终必须察言观色、仔细盘算,造成自欺欺人、人多势众的错觉。当他们没有得到政治权力默许的时候,是什么事情也不敢愤一愤的。即使要愤,最终也是仗势欺负一下国人,并且一定吃准是全无背景的国人。 但是当他们在一个小范围形成一个小气候,他们也会裹胁一部分原来并不愿意的人。因为拒绝裹胁,就是对以“国家”为名义的政治权力的一种异议。

    而且,红卫兵的斗争大方向说起来主要是毛主席说的“走资派”,红卫兵大部分只是重复空洞、模糊的政治口号;而“愤青”则是以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和百姓为戏弄对象,他们觉得可能在表演中秀出自己而获得青睐。

    即使无产阶级专政之剑高悬于每个人的头顶,红卫兵比“愤青”还是要被动得多。“愤青”的主动性更像是百年前的大师兄们。那时的荣誉称号叫做“拳民”。

    似乎,“愤青”和当年的红卫兵比起来,没有教条和原则,更个人、更物化、也更灵活机动得多。“红卫兵”一代及其上一代没有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没有诚实接受应该接受的自我批判,没有真心忏悔应该忏悔的罪过,那么,当然一代酷似一代。

    好在现在可以有别的选择,所以常态下“愤青”看起来并不一定就占了主流。 如果忽然非常态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