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无限崇拜

    在强权暴力面前,在生死恐惧面前,是谈不上无限崇拜的,有的只是战兢自保。

    如何自保,当然是装作无限热爱、无限信任、无限忠于、无限崇拜。不诚实的话语说多了,就连自己也会弄不清的,于是有人以为自己真的是在崇拜。

    什么是崇拜?说不清。尤其是无限崇拜,更加说不清。起码应该是无条件服从,无条件信任,比父母更父母,比菩萨更菩萨,比自己更自己。

    无法判断一个人是否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在崇拜什么,只能从行为上判别。每天写学习毛主席语录的日记,山呼海拜万寿无疆、跳忠字舞、背诵数百条毛主席语录,把纪念章别在皮肤上,这不是崇拜。这些皮相只是在强权面前的作秀演出,如果不是为了豰觫自保,就是为了邀宠。

    事实是,无限崇拜的伟大领袖逝世,没一个人追随他而去。而且,当整个毛主席所组建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也没有一个人牙齿缝里迸出半个不字。当毛主席选定的“你办事,我放心”的接班人被打入冷宫,更加半点水花也不溅起一般无声无息。

    1976年以后,很快就换了一个“你办事,我放心”的崇拜对象,《交城的山来交城的水》几乎代替了《东方红》,而且从此不停地变换。

    当然,江山代有才人出,崇拜对象也就换得比较迅速繁忙,这也许可以判定为基本全是装的。这和星宿老仙门徒们的行径何其相似乃而。说到底,中国人只崇拜自己,其它所有的崇拜宣言都不大可信。

   实在也是情有可原,这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除了自己,还有谁来关心你的小命? 一本《笑傲江湖》,倒是似乎说尽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酸甜苦辣。

    崇拜是一种似乎可以原宥的不成熟,比较像是一种天真、善良的纯洁。而怯懦、软弱和怕死则事关面子和道德勇气,一个人怎么能怕死呢?不可以的。

    几千年的文化历来夸张民不畏死的勇敢:死有重于泰山;砍头只当风吹帽;脑袋落了碗大的疤;布衣之怒、伏尸两人;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老子死都不怕,还怕别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虽然有的是与之对应的怯懦的智慧和生存哲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死不如赖活着;好汉不吃眼前亏。

    于是,必须在怯懦和天真中选择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的的时候,每一个人都宁可假装清纯,不肯承认自己的怯懦以及对于自己生命的无限珍惜。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只是一时善良糊涂,但是绝不怕死的英雄,心理上比较好交代。

    那位被口诛笔伐而下岗的范跑跑不过就是说了一句真话,如果范跑跑说,哎呀,我当时震糊涂了。那就什么事也没有。而如果他说,我是跑出去提醒大家。那他就是一个英雄。而偏偏他要承认自己怕死,这就犯了大忌。

    这是一块神奇的土地,一个人应该自欺欺人,一个人怎么可以怕死呢?尤其不好说出来。

    如果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也只好说到这里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