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藏人主张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2009年08月2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2:40北京时间 20:40发表
   
   

   记者来鸿
   BBC记者 尼克·海厄姆
   
   
   
   在上世纪,波兰遭受纳粹德国和共产党独裁统治,生命财产损失巨大。几十年之后,仍然有一些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决心继续向当局寻求索赔。BBC记者尼克·海厄姆在波兰古城克拉科夫采访了这样一位女士以及她的索赔经历: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尤金尼乌斯·瓦涅克照看这包贵重银制餐具66年
   
   1942年9月,纳粹德国的军队推进到波兰东南部的乌斯特里斯基-多尔尼村。
   
   尤金尼乌斯·瓦涅克对于那一天仍然记忆犹新。纳粹士兵将村里所有的犹太人赶到一起,命令他们交出家里的贵重物品。瓦涅克在街头看到两名妇女因拒绝服从命令被开枪打死。
   
   后来,他的犹太邻居海拉走过来,将一小包裹塞到他的手里。这是几把银制餐具,用一块台布裹着。
   
   瓦涅克是与海拉以及她的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他们的父亲 莫什?法兰克尔是当地富翁,还开办了一个炼油厂。
   
   瓦涅克后来在克拉科夫从事美术教师的工作。但是在1939年,他患上了肺炎,不得不回家乡乌斯特里斯基养病。
   
   当纳粹德国与苏联将波兰瓜分成两个占领区的时候,瓦涅克仍然住在那里。他们夫妇二人发现自己被困在村子里。
   
   海拉被德军抓走后,瓦涅克将海拉留下的餐具用报纸包好,埋在花园里。就这样3年过去了。
   
   到了1946年,瓦涅克带着这包银制餐具返回克拉科夫。
   
   物归原主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迪奇一直在努力使当局能够偿还她家族的其他财产
   
   也许故事讲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但是在去年,一位邻居在报纸上读到一个关于英国女士露丝o迪奇威胁要起诉波兰政府的报道。
   
   迪奇要求波兰政府在一个叫乌斯特里斯基-多尔尼村偿还法兰克尔家族的财产。
   
   去年9月,迪奇访问了当时101岁的老人瓦涅克。海拉是迪奇的姑姑。
   
   瓦涅克讲述了海拉的故事,并把这些餐具和台布留下来。
   
   当时拍摄的照片显示,瓦涅克在自己公寓里坐在沙发上,身体很虚弱,很消瘦。此外还留下了他的录音。由于年老体衰,感情激动,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
   
   瓦涅克随后去世。但是本月初,迪奇返回克拉科夫,到她的朋友、著名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的家里去取回这套餐具。
   
   这套餐具一共有16件,其中大多数是用来吃蛋糕和水果的小餐刀和叉子,此外还有一把较大的双齿叉子和一个脱落的刀把。 迪奇表示,这是唯一她和那些死去的亲人所能抚摸的物品,因此这些物品具有很大的象征意义。
   
   迪奇一直在努力使当局能够偿还她家族的其他财产,或者对过去的损失作出赔偿,但是目前看来,她所作出的努力不太可能有可喜的结果。
   
   法律草案
   
   
   
   目前,波兰还没有对纳粹德国占领和共产党国有化期间没收的私人财产进行赔偿的法律。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历史学家诺曼?戴维斯说,在那两个时期,波兰有上千万人遭到屠杀、驱逐、迁移和重新安置,有几百万人失去了财产。
   
   这些人当中也包括他的妻子玛丽亚。当1944年苏联红军不断向前推进时,玛丽亚的父母放弃了在乌克兰的房产。
   
   夫妇二人逃到克拉科夫城外的一个小镇,临时在一座空房子里躲避起来。玛丽亚就是在这所房子里出生的。玛丽亚说,那所房子很可能属于在种族大屠杀中被驱逐的犹太人。
   
   诺曼?戴维斯说,这个问题涉及的范围巨大。一年前估算的赔偿金额就超过80亿美元。这已经足以使历届波兰政府感到害怕了。
   
   波兰曾经起草过几个赔偿法案,但是都没有实行过。更重要的一点是,许多波兰的年轻人认为,政府不能用他们缴纳的税款去为前几代人所犯的错误作出赔偿。
   
   但是迪奇不能接受这种观点。
   
   她表示,那种认为所有的波兰人都是受害者的观点并不能免除国家的责任,而且其他国家也都积极承担这样的责任。
   
   既然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立陶宛以及其他许多国家都能做出了赔偿,为什么波兰不能做?迪奇表示,人们并没有要求全面的赔偿。
   
   最新的法律草案规定在今后15年期间对损失财产的价值作出20%的赔偿。
   
   迪奇说,作出20%的赔偿也许比较合理。
   
   但是她表示,这些索赔者现在都90多岁了,要在今后15年对他们作出赔偿,这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