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
藏人主张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曹长青
   
   《纽约时报》是美国、也是世界知名的大报;但这家被视为“左派旗舰”的报纸,正走向穷途末路。美国知名的保守派杂志《NewsMax》今年七月号的封面故事,就是美国日报的衰落。该期杂志的封面是《纽约时报》的讣告,列出这张报纸的生、死年份:出生是该报创刊的1851年,死亡是2013年,也就是说,这家杂志认为,《纽约时报》顶多还能撑四年,就会倒闭。

   
   《紐約時報》是有150多年历史的全球大报,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粗略观察,这至少和经济危机、网络冲击、左派偏见等三大因素有关。
   
   105家美国报纸倒闭
   
   首先,美国的经济危机影响到各个领域,报业更不例外,因报纸的收入主要靠广告,经济不好,自然影响到广告收入。2006年,美国报业的广告收入是493亿美元,去年则降至380亿美元,减少了23%。报纸广告中很多是汽车销售、房地产、银行保险业等,但恰恰这些领域,在美国经济危机中打击最大,因此这类广告严重缩水。
   
   美国现有1422家日报,6253家周报。很多老牌报纸,因经济危机而关门。像有150年历史的丹佛《洛基山新闻》,今年初已倒闭。百年老报《西雅图邮报》则变成网络版。甚至连1908年创刊、全球知名的《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最近也停止印刷,以网络版代替,几乎是名存实亡。拥有《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的母公司,也已宣布破产。据美国报业协会的统计,前年美国报业已裁减2400名编辑记者,去年解雇了5000人,今年更严重,仅上半年就已裁减一万人。今年前6个月,美国就有105家报纸倒闭(数量还在增加)。
   
   网络、博客,侵蚀报纸地盘
   
   其次,是网络的冲击。虽然很多报纸倒闭,但很多美国人对报纸消失并不那么留恋惋惜。据今年三月美国报协的民调,多达42%的美国人说,如果当地报纸关闭的话,他们“不那么想念或根本不想念”。为什么?因为有网络可以代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从网络获得新闻,而不再看印刷的报纸。据统计,2001年,美国人从网络获得新闻只占13%,现已增至40%,而且这个比例还在增长。网络新闻,个人博客,还有Facebook、Twitter等等,都在侵蚀传统报纸的地盘。仅今年第一季,美国报纸销量就下降30%。全美25家最大的日报,有23家发行量下降,跌幅自7%到20%。美国有媒体专家甚至预言,到2015年,印刷的报纸将会消失。
   
   在这种背景下,《纽约时报》的处境可想而知,现已负债10亿美元。为摆脱危机,该报已把纽约曼哈顿的总部大楼出售,公司的商务飞机也卖掉,把报纸减少页数,当然更包括大幅裁员,降低员工薪水等等,但都无济于事。美国华尔街市场权威的普尔公司评定,《纽约时报》的上市股票,现已降到了垃圾股的地步。
   
   《华尔街日报》发行量上升
   
   第三,是左派偏见的后遗症。同样是受到经济危机和网络冲击的影响,美国却有报纸不仅发行量不下降,反而上升。这些都是保守派报纸。而立场越左倾的报纸,发行量下降的越厉害。这说明报纸的立场和报道倾向,对发行量也有很大的影响。把《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做一个对比,就很能说明问题。
   
   美国只有三家“全国性报纸”,其中发行量最大的是《今日美国报》(USA Today),达230万份。但美国新闻学界并不把它当作严肃的报纸,因它刊登很多体育、娱乐性消息,像小报(tabloid),被学界称为“McPaper”(像汉堡包式的垃圾新闻快餐)。另两家全国性大报,《纽约时报》被称为“左派旗舰”,可见其意识形态之强烈,以及它在左翼报纸中的领军地位。《华尔街日报》则是保守派报纸中发行量最大的。两家大报一左一右,成为美国两种印刷媒体声音的代表。
   
   全美发行量排名第三的《纽约时报》,十年前发行量是109万份,现已降到100万份,跌幅8%。全美发行量排名第二的《华尔街日报》10年前发行179万份,现增至201万份,增幅12%。《华尔街日报》的发行量已是《纽约时报》的一倍多。
   
   精英主义被大众唾弃
   
   不仅《纽约时报》,美国左翼阵营的大报,过去十年全都发行量下降。例如美国西海岸最大也最左的报纸(发行量全美排第四)《洛杉矶时报》,十年前发行107万份,现只剩下74万份,跌幅31%。全美发行量排第七的《华盛顿邮报》,也从78万份,减至62万份,下跌20%。而美国南部的最大左倾报纸《迈阿密先锋报》(因经济困难而被迫把报社总部大楼出租)和最东岸的《波士顿环球报》(去年亏损五千万美元),不仅发行量剧跌,而且被专家预测也可能关门。最近《波士顿环球报》勉强和工会达成协议,否则它的母公司《纽约时报》准备关掉它。
   
   但同属于《华尔街日报》媒体集团的保守派日报《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10年前发行43万份,现已63万份,增幅高达44%,成为美国第六大报(超过了《华盛顿邮报》)。
   
   在发行量最大的全美十家大报中,八家立场偏左的,过去十年发行量都下跌;两家立场偏右的,发行量都上升。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左翼报纸,走精英主义,意识形态化,结果读者越来越反感。而《华尔街日报》和《纽约邮报》倾向保守派立场,报道和评论口味忠于真实和常识,颇受大众欢迎。
   
   “诚实办报”是唯一出路
   
   《纽约时报》已认识到这个问题,几年前特意把美国右翼旗舰杂志《标准周刊》的编辑、新保派作家布鲁克斯(David Brooks)聘到该报写专栏,以平衡该报的左倾言论。但此举也没什么成效,因布魯克斯过于“识时务”,专栏越写越向《纽约时报》立场倾斜,有人已不再把他视为保守派。
   
   最聪明的可能是《华盛顿邮报》,去年九月大胆雇用了《华尔街日报》编辑布劳克利(Marcus Brauchli)出任了该报执行总编,结果该报的左倾立场被有所修正,报道调子也开始客观,因此该报今年第一季度,不仅不再发行量下跌,反而增长了0.7%。
   
   美国知名的记者和畅销书作家凯斯勒(Ronald Kessler)对此评论说,“《华盛顿邮报》的变化展示,如果记者写出诚实的报道,由此产生信任,公众就会接受。”而《纽约时报》还固执“左”见,坚持自由派(Liberal)的意识形态,那么真可能像《NewsMax》杂志的封面所说的,人们要准备给它写“墓志铭”了。
   
   ── 原载 《看》双周刊2009年8月
   Tuesday, August 18, 2009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