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
藏人主张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བོད། तिबेट Tibet 吐蕃
   
   北京声称700多年来,西藏(Tibet)一直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藏人对此抱有异议,他们坚持自己的文化、语言和民族独立性。他们还认为,在20世纪上半叶的几十年中,西藏已经正式脱离了中国的管辖。德国之声记者冯海音从国际法的角度就这个难题进行了一番诠释。

   
   中国政府把西藏视为自己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谁要想挑战这一点,立刻就会成为中国媒体的众矢之的。假如他是中国人,就会被视为叛徒或是分裂主义者;而假如质疑者是外国人,那就会被列入反华的行列,被指责"干涉中国内政"。
   
   由于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在重大决议上拥有否决权,因此在联合国框架内从法律角度对西藏的地位问题进行讨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那么,中国对这片世界屋脊的领土要求是基于那些理由呢?在中国,关于西藏的媒体出版物无非是围绕三个主题:西藏历史、农奴解放和建设成就。
   
   根据中国版本的历史记载,中国对西藏的统治是从蒙古人成吉思汗开始的。他的铁骑于800年前,也就是13世纪攻占了西藏。当然,当时蒙古帝国征服的远不止西藏,它的辽阔疆域甚至还延伸到了今天的波兰和印度。今天的中国,在当时只是蒙古帝国的一小部分而已。但是,蒙古人的统治被中国史学家称为元朝,被一并归入了中国的历史。
   
   对西藏的兴趣在明朝统治期间慢慢减弱,直到大约500年后才重新苏醒:18世纪,清朝皇帝在西藏也建立了自己的权威。不过满清王朝其实也是异族的统治,汉堡东亚学专家奥斯卡·魏格尔说:"我想强调一点,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和满族统治的清朝其实都不是中国汉族的朝代,而是中国被异族占领的时期。而且中国历史也一直是这么记载的。"
   
   满清王朝于1911年土崩瓦解。1913年,当时的十三世达赖喇嘛借着这一时机宣布西藏独立。直到1950年,西藏都作为独立国家存在。波兹坦大学人权研究中心的国际法专家艾卡尔特·克莱恩认为这是一个关键点。因此,他强调:"西藏只能通过一项具有国际法意义的行为放弃自己的独立地位。比如,自愿加入中国--当然没人相信这一点--或是通过一项民族自决。从国际法的角度看,这就是说藏人应该可以自由决定自己的政治命运。"
   
   也许是单从历史角度看,中国的领土要求并不能成立,因此中国的官方宣传特别喜欢强调西藏的黑暗历史。根据他们的说法,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把西藏人民从农奴封建制度的桎梏下解救出来了。已经退休的波恩大学西藏学教授迪特·舒并不认同这一说法:"西藏曾经处于类似欧洲中世纪的体制下,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而且当时西藏实行的一些刑罚,比如鞭刑或是将犯人绑在刑柱上示众等等,的确也是不合时宜的。但是,这些刑罚在当时的中国也有,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假如可以用这个理由来占领西藏的话,那么中国也可以占领不丹或者其它国家,甚至是阿富汗。这并不能成为入侵一个国家的正当理由。尤其是在中亚地区普遍处于新旧时代交替的那个时期。"
   
   中国官方的宣传为了支撑它的"解放理论",还经常列举他们在西藏取得的建设成就。波兹坦大学的奥斯卡·魏格尔这样诠释中国的立场:"我们中国人给你们西藏人带来了文明。我们把你们从旧封建制度中解脱出来,带领你们迈进了21世纪的文明。从中小学和大学的书本,到电视节目都充斥着这种宣传。穿越雪山的青藏铁路从开工,到该铁路2006年7月首次通车的电视直播,都是这个基调。我们把你们藏人带入了21世纪,你们都不表示感谢,那我们还能怎么做呢?"
   
   然而,从国际法的角度来看,不管一个国家对这片地区投资了什么、投资了多少,这都和主权没有直接关系。领土要求不能理所当然地从中派生出来。即使是中国对其"功绩"的宣传,在内容上也不能完全站得住脚。藏学家迪特·舒将西藏和中国邻国的发展状况作了一个对比:"如果看看不丹或是印巴边界的拉达克地区的情况,可以说,这些国家--尤其是不丹--通过自己的力量促成了改变。也就是说:这些国家自由发展的机会,是西藏在中国共产党政府的领导下无法得到的。"
   
   而且,从国际法的角度看,既然中国宣称要对西藏发生的一切事情负责,那么它也负有维护人权的责任,并有义务在西藏实现人权。假如国际上的批评声浪越来越强烈,那么北京也无法简单的以"干涉内政"为由将指责一概拒之门外。谁承担了国际义务,就必须接受第三方的监督和批评。
   
   摘自http://jiamiguma.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19.html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