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

   《黄药师太混乱,东海真糊涂》偶翻旧作,发现糊涂胡乱处不少。写于2002年的《桃花影落飞神剑》,其中引用了《射雕》中的东邪黄药师的一段话:

   “我黄老邪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这些都是欺骗愚夫愚父的东西,我黄药师偏不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礼教,人人说我是邪魔歪道,哼!我这邪魔歪道,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还少几个呢!”

   黄药师不是恶人,他对真的孝子贤师也能恭敬有加。然而这段话却是混乱之极、错误之极,矛盾之极。当时东海猪油蒙心,居然表示赞同。

   说假仁假义恶制恶法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欺骗愚夫愚父的东西”,说伪圣伪贤伪节烈是“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没问题。如果黄药师“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属实,他就不可能尊敬孝子贤师。仇恨真仁真义良制良法、憎恶真圣真贤真节烈者,不是智障,就是恶棍,哪配做黄药师呢?2009-8-23东海老人

   附:桃花影落飞神剑网络似江湖又似官场,热衷于排排坐吃果果的游戏,常有些什么“十大高手”、 “点将录”、“封神榜”、“英雄榜”之类的游戏文字出笼,大多名实乖违,荒诞不经,不值一哂。老枭就曾入选“十大政论高手”、“网络诗坛一百零八将”之类,唯『关天茶舍』草鱼子《新华山论剑英雄榜》加我以东邪之号,最得我心。

   《射雕》中的东邪黄药师,乃老枭生平最心仪的武侠人物,且秉赋相似、爱好相类、性情相投、才华相匹,不知老枭是东邪现实中的化身呢,还是东邪是老枭小说中的影子?反正两人的共同点很多,且听我一一举来。

   东邪天赋极高,学识极丰,聪明绝顶,文才武学,书画琴棋,算术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老枭也是绝顶聪明,胸罗万象,举一反三,闻一知十,才艺丰富,爱好广泛,能文能武,亦诗亦拳,庄禅佛道,无所不知。诗场文场、酒场情场,寡逢敌手。端得是品味高雅,风流倜傥,有鬼神莫测之机,古今无双之学也。

   东邪武功盖世,跻身五大高手之列。他的碧波神功,弹指神通、落英神掌,还有奇门五行,皆武林绝学,一生纵横江湖,快意恩仇,视天下英雄如草芥;老枭也是武功高强,街头床头,身经百战。至于网战,更是举重若轻,大象无形,嘻笑怒骂,力透纸背,拈花摘叶,伤人立死,真可谓打遍天下无敌手、欲求一败不可得也。

   东邪疏放不羁,狂傲自负,非黑非白、亦正亦邪、薄古非今、目空一切,率性而为,不受约束,天上地下,唯我独高,视世俗礼法如粪土,说:“礼教之俗岂是为吾辈所设!”又说:“我黄老邪生平最恨的是仁义礼法,最恶的是圣贤节烈,这些都是欺骗愚夫愚父的东西,我黄药师偏不信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礼教,人人说我是邪魔歪道,哼!我这邪魔歪道,比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混蛋,害死的人只怕还少几个呢!”但对真的孝子贤师,他却恭敬有加。

   他独来独往,既不象北丐洪七公那般行侠仗义,也不象西毒欧阳峰那般狠毒阴险,就算有人侮辱他,他也只不过说一句:“我黄药师是何等样人,岂能和你一般见识”。他也不似南帝段皇爷那般宅心仁厚,会说:“难道我黄药师当真不会杀人吗?”他懒得与人多废话,宁可把一切莫须有的罪名都揽到自己身上也不屑分辨;当柯镇恶吐他一口唾沫时,当尹志平骂他邪魔外道时,他反而大为高兴,因为这正合他的性格。

   老枭也是胸中有物,目中无人,独往独来,独立独行。生活中网络上,皆休休有容。对于无知的指责、无理的攻击、无聊的口水、无端的冒犯,大多一笑了之,但这不是与人为善,表现什么宽宏大度,雅量高致,而是不屑一顾,不屑牛刀杀鸡也。但也并非总是如此,有时也说,“难道我老枭当真不会杀人吗”,以牙还牙以直制恶!不予计较是我的傲,勇于报复则是我的邪!

   有人嘲笑我又想当特区长官又要争国家主席,翩然一只云中鹤,念念不忘的是功名,殊不知那都是调侃而已。在老枭眼里,权力场,垃圾堆耳,主席书记,大俗物也,何足道哉。我对官场的厌恶,对政治的鄙弃,对共产党的不合作,大多由于我乖僻清高的个性,并非有什么私仇私怨。

   唯一不喜欢东邪的是他常常迁怒于人,如抓不到梅超风和陈玄风,竟挑断了门下所有弟子的脚筋赶出桃花岛;由于听信了黄蓉葬身大海的消息,便去找郭靖的师父们的晦气。不过俺老枭也缺点多多,如贪杯好色,性格暴躁等,大哥不说二哥,大家彼此彼此。

   东邪痴于爱情,重于亲情,老枭除此之外还珍惜友情。此外我不卖任何人任何组织的帐!看不惯朝廷,提脚就踢;看不惯草莽,提笔就扫。而那些没有武功的市井小民如果侮辱了我,不论无意有意,哈哈一笑而已。

   偶尔为贫弱群体说几句话,有人说我是新左派,誉我为弱势的代言人;偶尔为绿林中人打抱不平,有人说我是自由派,誉我为什么民主斗士;偶尔开罪了民主豪杰,又被斥为“人不人鬼不鬼”的“落魄酸儒”…。某党党员就骂我曰:“某些自命不凡的才子的高谈阔论更象是匍伏在地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得到一点自由的赏赐,他们的思想对共产党来说是无害的,甚至是有益的”。

   风雨独立,千山独行,我的自由是内在自足不假外求的。英-埃里-凯杜里说过,“一个人可能被囚于条件最恶劣的地牢,和经历最残酷的暴政,但是,如果他的意志是自由的,它依然是自由的;当他们意志依据绝对命令行动,它的意志便是自由的”。只要拥有高贵的心灵、自由的意志,帝力于我何有哉,国家主席、民运领袖于我何有哉!我是我自己的主人,我是我自己的帝王!

   金庸不懂诗词对联,所作乱七八糟,但他为东邪作的这副联:“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却是颇为精彩,既切合黄老邪的身份,又能传达黄药师的潇洒风神,特借来上联作此帖标题吧。东海一枭2002、12、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