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政治家必读之五: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一为人有本,仁为本,本性良知为本;为政有本,民为本,人为本。人,不能以肉体为本,也不能以意识为本;政治,不能以国家为本,也不能以制度为本。所以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东海曰:人为贵,囯家次之,党为轻。

   如果制度是路线,囯家是车辆,国民就是乘客。路线和车辆当然都很重要,但它们不是目的,乘客才是目的,乘客权利高于路线和车辆。坚持正确的行车路线和维护车辆安全,目的是为了乘客的生命安全和顺利抵达。同样,相对国民而言,制度和囯家的价值也是工具性的。

   有一阵子,关于主权和人权谁更高的问题,学界争得颇热,根据儒家观点,一言可决。主权高于人权的谬论其实不属于马克思主义而属于囯家主义。

   囯家主义和社会主义都犯了工具主义错误。囯家和社会被“主义”起来,囯民及个体就容易被忽略,囯家和社会本身也会被虚置被利用,成为一种画皮,里面则是特权主义、专制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等货色。

   二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不久前在华盛顿出席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期间阐述中国核心利益的时候说:“中国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

   此言就犯了主次颠倒和工具主义的错误,完全违背了儒家以民为本、以人为本的执政思想----中共现代口头上也是这么讲的,然而不能落到实处、不能落实到制度中去。这叫“善善而不能用,恶恶而不能去”,政治道德不足故也。

   礼,时为大,制度要因时变革、与时俱进,什么制度合乎时宜、合乎民意和民利就选择什么制度,就象驾驶员,哪条路线平坦直捷就选择哪条路线一样。难道有高速公路了,还非得坚持在凹凸不平的乡间小路上绕来绕去?这样的基本路线受到“维护”和坚持,车辆和乘客的安全、车厢的持续稳定必然受到破坏!

   把“基本制度”看的高于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连囯家主义都不如了,换言之,在党面前,囯家成了陪衬。事实正是如此,作为“基本制度”的社会主义制度,内容一直在变,早巳面目全非,唯一不变的是“党的领导”,维护基本制度的潜台词即坚持一党专政,“中国的核心利益”则窄化成为“党的核心利益”,而“党的核心利益”又被极少数特权阶级所代表。

   三古代君主制,现代党主制,两种制度,都属专制。不同的是,在一定的历史时间段,在民主制出现之前,君主制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与合法性,现代党主制则自诞生之日起,就是逆时而动的一种政治怪胎。

   古代名义上以民为本,制度设置上没有得到体现,相反,是以君为本,是君为贵、社稷次之、民为轻;现代口头上立党为公,制度上也没有得到体现,相反,是立党为私,是党为贵、囯家次之、人为轻。都属于政治忘本。

   在民主时代,君主党主两种制度的道义、民意的双重合法性都丧失了。复辟君主制(如果有的话),固然荒唐;坚持党主制,更是落后。现代民主制才是落实儒家民本原则的最好保障。

   不过,一些自由人士以民主为本,同样犯了工具主义的错误---尽管动机、性质、后果不一样。任何制度都是为人与民服务的。追求民主是为了民众的福祉、为了人的自由和尊严,不是为了民主而民主----之所以后果不一样,是因为在一定的历史阶段,民主制度能够最大程度地服务人与民,与民众福祉、与人的自由和尊严相对比较一致。2009-8-1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