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儒者“大中華民邦”在枭文《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后滔滔大发了一顿言,抛去自夸的大话、辱枭的胡话、自以为智的傻话外,还剩三句话:

   一、“‘蔽’论是就认识、认知而言,求真,真而无伪识才是不蔽,去蔽就是不被虚妄信念、观念、意识、认知先在性地遮蔽,不要被先于覆盖,达乎真相,达乎认“真”,此为虚静与去蔽……”;二、“至于‘本’,如果是说意识或意识体系自身,不是本有‘本’,而是建‘本’…”;三、“荀子根本就不是‘性恶’论,2000多年的冤枉而已。”

   第一句话,虽然表达不通顺不清晰不确切(缺乏“文字般若”故),算没大错。只可惜此君自己蔽深障重,什么为“真”,毫不明白,证据就是他的第二句话。

   第二句话完全是站在儒门之外的胡扯。儒家之本,为仁、为良知,这是儒家最高的“真”,是本性本体意义上的真实。良知可不是假设,牟宗三在《我与熊十力先生》一文中的回忆∶

   有一次冯友兰往访熊十力,熊十力最后提到∶"你说良知是个假定,这怎么可以说是个假定。良知是真真实实的,而且是个呈现,这须要直下自觉、直下肯定。"牟宗三评论说∶"良知是真实、是呈现,这在当时,是从所未闻的。这霹雳一声,直是振聋发聩,把人的觉悟提升到宋明儒者的层次。"

   熊师此言,我已引用多次,为启愚开昧,再重复一次吧。牟宗三听罢熊师之言,如闻霹雳,振聋发聩,那是他已有修养基础。换了时下一般浑浑噩噩的俗物,怕要反过来嘲笑熊师故弄玄虚哩。

   良知作为本性,在人身上会开出意识心,会呈现为无量意识,但良知本身却是超越意识、超越一切概念包括善恶的,不可以说成意识或什么“意识体系自身”。在学术层面,可以去发现、阐说良知的奥秘,但作为本性本体,它却是不以人的意志、意识为转移的、绝对真实的“客观”存在,无待于人为地“建”也。

   至于第一句话不值得深究。性恶论并非全错而是有偏,这方面东海早已论透,不赘。“荀子根本就不是‘性恶’论”不知作者凭据何在?不过,根据此君眼光,纵有考证文章,不可能有什么真知灼见,不可能推翻儒家2000多年的共识。

   曾建议 “大中華民邦”:“将拙文与你跟帖给你师爷一看吧。你师爷肯定也不够格,但总比你要强一点吧。” 这不是嘲笑。据其跟帖,其人不值得教也不可教。勉回几句,给有点智慧的观众看吧。徒顽劣低弱如此,师之水平定然高不到哪里去。如果我是“大中華民邦”的老师或师祖,难免引以为耻,一定立即公开逐其出门,争取略挽薄面。2009-8-10东海老人

   附:大中華民邦跟帖:东海大佬啊,你懂个啥荀子哦,做学问要荀子说的虚心点,写什么破文章忽悠愚儒啊!你那破见识,还当自己是大儒、真儒!“蔽”论是就认识、认知而言,求真,真而无伪识才是不蔽,去蔽就是不被虚妄信念、观念、意识、认知先在性地遮蔽,不要被先于覆盖,达乎真相,达乎认“真”,此为虚静与去蔽……至于“本”,如果是说意识或意识体系自身,不是本有“本”,而是建“本”,荀子开论即论〈学〉与〈修〉,如此则言真见识、善德性者对于国家与社会的重要:“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原也。故有君子,則法雖省,足以遍矣;無君子,則法雖具,失先後之施,不能應事之變,足以亂矣。不知法之義,而正法之數者,雖博臨事必亂。故明主急得其人,而闇主急得其势。”如此,荀子纵论、放论国家与社会的公正及正义,纵论、放论民养与世治,礼法者为治之本,治之本为义,谓什么荀子不知仁义,什么荀子大义不透,我看你是完全自以为是瞎说,象个风水先生拿个罗盘就成大师,东西南北都没搞清,拿罗盘或海螺当“法”器或“钵”体就知经纬就经师纬师?记住康德:不要被感性或信念扭曲了你的逻辑或论证。好好读书吧!荀子根本就不是“性恶”论,2000多年的冤枉而已。见我考证文章《荀子〈性恶〉校正议》http://www.confucius2000.com/writer/linguizhen.htm,如果需要最新的电子版,我另传。又,宋台州本《荀子》影本图 http://linguizhen.blog.sohu.com/115707185.html,又《淹没的荀子:轴心时代之东方亚里士多德》http://linguizhen.blog.sohu.com/115530161.html另,东海亦真大蔽,不安心搞学问(根本不能称学者),脑子只热心进出政治话语市场,此时此境,固然高尚与正义,但安知太史公“名磨灭不可胜记”之语乎?你这些作品,是不可能传世的,而且劝世效果非常有限,自认为了不起,蔽矣,连孔子之智的一半都不到,何况于荀子的见识。学问,不是你那种玩法的,顶多是儒术之士、之学而已;孔子要是后半生及晚年不回家好好读书教书,焉有孔子之万世名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