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面对财富面对特权,适当高调一点狂一点,乃知识分子本份,更是儒者本份,这方面孔孟就是榜样。但有些人正好相反,十分低调向领导,一味高调朝民众;一味谦下对强权,十分勇敢朝弱势,或高举道义旗帜追逐一己名利,口头上利他主义行动中利己主义;发言冠冕堂皇行为龌龊下流…等等等等。

   这类高调,其实是一种伪高调,这类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无异。

   奴才主义与专制主义一体两面,互相促进。为了分一杯特权之残羹,奴隶一变为奴才,二变为帮闲,三变为帮凶。奴才如有机会取替主子,比原来的主子更凶残,这就是中国的历史循环,这就是中国政治三千年来一直在退步的最根本原因。

   还有些高调,虽不全非、不全伪,但完全不着调、不靠谱,令人不耐。

   比如,放着父母兄弟之大仇不报,却要为陌生人乃至外国人伸一般性小冤;放着近现代之国仇不报,却要代报遥远古代王朝之仇;放着眼前之切身大债不讨,却要去追讨满清入关所欠血债;放着压在身上之当地贼寇不顾,却对着“满清余孽”乃至秦始皇秦桧们的“遗孽”喊打喊杀。又比如,对古代君主“军主”僭主的篡逆恶行满腔义愤不共戴天,对眼前的特权制度却十分温柔百般辨护;满口儒言佛语却没有一点真功夫真力量,或高唱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却在不入流的小吏面前装孙子…

   诸如此类众多高调分子,虽然不一定是、但很容易转化为奴才主义。例如,当年曾有人高叫“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被人威胁了几句,还没进拘留所呢,就扒下了从此改唱颂歌----儒言佛语唱颂歌,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呵呵。

   高调不是不能唱,但要建立在一定的事实和必要的“內力”的基础上,不能言行割裂,不能象上述各类高调分子那样离谱乱唱。否则,自欺欺人而已----也欺不了几个人。无论怎么包装文饰,假冒伪劣丑的东西终究要露马脚现原形。

   不论是否转化为奴才主义,假冒伪劣丑人士对敢于揭发的明眼人、对东海们难免痛恨有加。鲁迅说过,在中国,帮闲帮凶们往往比主子更加凶恶毒辣,这是洞悉人性、千古不易的真理,东海补充一句:来自背后的暗箭往往比对面的明刀更加狠毒难防。

   这种暗箭不一定来自帮闲帮凶,也可能来自众多愚民特别是“有知识的愚民”,还可能来自某些同道及盟友。他们是专制主义的受害者,但他们又很容易变为或很喜欢充当施害者。中国人、中国社会就是这样的特殊。

   为此,在警惕专制主义的同时,东海对某些同样受尽委曲苦难的群体和人物,同样保持着相当的警惕,为自己为儒家,为了我灾难深重的中华。

   历史无数次血淋淋地证明,无权者的仇敌往往藏在弱势群体中,知识分子的大敌往往躲在“知识界”,大儒真佛的大敌亦往往不在本门之外。真仁真义真慈悲者,不仅要遭受假仁假义假慈悲的特权欺辱,还要防范所同情所试图救度的对象以及“自己人”的恶意猜测、抹黑和残害。自古以来,死在自己人手里的英雄豪杰少乎哉不少也。连释尊、达摩、慧能等都曾受到过自家人的暗杀。

   近几年来,东海儒学遭受的各种诬蔑、排斥、压制和封锁,首先当然是拜特权所赐,在具体行动上更多的则是各种“文化人”的功劳-----至少“他们”是很积极、很高调、发展性地配合着的。据了解,有些“文化人”不仅主动配合、而且还曾冒充官方“上意”来打压东海! 当然,从根本上说,这一切的主要责任仍要归于专制主义,归于时代共业。

   十年来,东海虽“闭门高隐”,但信息并不闭塞,对天下大事和大势及各方势力都保持着一定的关注。各方豪杰或儒者不论大小真伪,基本上逃不出我的大火炬眼大圆镜心,特别是真儒大儒的出现,必能感得东海大潮相应。

   目前儒门中伪者众而真者难逢,小者众而大者难见,与时代的要求距离大到不可以计。我期待着广大儒者的成长,期待着真儒群体的出现,共同致力于优化制度、重建道德,让中国历史跳出千年不变的循环圈。只有这样,各种倍高调分子和真奴才主义才能被扔进历史垃圾箱,中国人、中国社会才能文明化正常化。2009-7-18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