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王立军]
东方安澜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王立军

                     说说王立军

     文/东方安澜

   王立军是重庆市的公安局局长,我是看了《南方周末》2009、8、20、A5版才知道的。记者黄秀丽发自重庆,标题是《扫黑风暴中的公安局长》。报道赞扬王立军以雷厉风行的铁腕铲除了一批重量级的黑社会集团。

   柿子拣软的捏,话拣容易的先说。先说王立军的从严治警。报道分四个副标题,《要扫黑先治警》是最后一节。王立军在治警理念上提出“以业务支撑政治”“凡是不好好干的领导干部一律拿下”。在具体行动上落实“他要求分县局、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每周工作5天以上,每天工作14个小时。”

   报道中举了两个具体事例。一是某分局提拔干部不符合程序,后市局政治部发文件予以了纠正。二是王立军经常半夜给各派出所值班室打电话,如果没人接,第二天派出所所长立刻会被叫去“收拾”。

   王立军从严治警,报道说,警局内部对他看法分为两坨人,一坨人认为王立军作风霸道,他搞的那套累死人;一坨人认为他工作能力强,把民警的工作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现在地球人都知道,手中有权的人,混个吃喝,弄个红利,只要不过份,这也不算什么,从报道上看,王立军这么一来,断了手下人的“第二福利”(我的发明,姑且这么称吧),报道中也提到“……以前警察朋友经常约出来耍的,现在都约不出来了。”这么一来,王立军必然遭手下人忌恨。

   我分析,手下人对王立军的态度分三部分:一部分人对他崇敬,这是刚刚警校毕业从警时间不长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二部分人最多,持观望态度,纪律紧,他就谨慎,保住饭碗,有机会就捞点红利,如果清水衙门的时间太长,对王立军的反弹就越深;三部分在上层,屁股上有屎迹,但又有后台,王立军这个级别也动不了他,王立军石头猛,就冷眼旁观看王立军出洋相,甚至伙同某些势力帮王立军掘陷阱,等着他一昏头往下跳。毕竟他们是地头蛇吗。

   从海瑞到林则徐乃至朱镕基,有一个无奈的事实,不能把理想和现实脱节。不能以个人的品行要求所有人。断了别人的奶,就为自己头上竖了一把刀。长期如此,王立军必将陷于孤立,成“光杆司令”。“光杆司令”肯定一事无成,兵强马壮才能气势声威。谁上台都得有一批忠实的手下执行你的意志,把你的意图落实在行动中。

   所以,我的结论,王立军如此,短期可行,推行强权,树立威望,收到治安实绩。

   说说扫黑。黑是黑社会,黑恶势力。我实在搞不懂,近些年来,报纸电台电视拼命反黑,可就是黑势力越反越多,“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那么,重庆的黑势力是怎么坐大坐强的呢?

   现在重庆的一哥是薄熙来,可以肯定的是,这些黑老大在薄熙来调任重庆前就已经形成并坐大了,那么,作为薄熙来前任的贺国强干什么吃的?不知道自己治下有如此严重的黑势力?那不是失职失察吗?怎么还能进前九?

   或者往英明的路上说,贺国强的一着棋,象乾隆一样为嘉庆留下个和珅?我无从揣测。但无论如何,黑老大在贺国强任上坐大坐强,终究是贺的疮疤。

   薄熙来狠命一反,贺必然要疼一下。疼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薄熙来之前在辽宁做一把手,把同样是辽宁的王立军要到重庆,作为一员大将。警察在任何国家都是重要的国家机器,王立军去重庆,不单任公安局长,还兼重庆武警第一书记和第一政委,王立军投到薄的门下,成了薄的一把钢刀。

   王立军调重庆一年,摸清了脉络,探出了水深,小李飞刀闪电出击,大有敲山震虎之势。这只虎就未必是小小的文强。

   我的看法,薄这一着,是敲掉不听话的,为自己造势,也培植亲自己的社会中坚势力。至于反黑不反黑,大家心知肚明。不出意外,十八大2012年在即,薄要跻身前九,现在得抓住时机,加大各方面的造势力度。

   报道中说王立军是扫黑英雄,嘿嘿,反黑不反黑,王立军不会不知道,头顶上帽子前沿的那粒东西是最大的黑,王立军甘当薄的马前卒,也有他自己的小九九。1958年出生的王,如果薄能进前九,那算跟对人了,有七八成把握能做一任公安部长。

   如果在2012年薄寿终正寝,王立军失却了薄的撑腰,说不定成第二个文强。我不相信文强是好人,正像我不相信文强有当重量级黑帮的“黑保护伞”的资格。

                                09、8、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