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 -- 抗议记 (之六--完)]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testing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梁耀宗錯失戎機
·香港日記(96)
·港事漫談﹕梁游與釋法
·世事漫談﹕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
·港事漫談﹕梁游失去議席
·香港日記 (97)
·港事漫談 ﹕特首難產
·天亮了!
·香港日記 (98)
·香港日記 (99)
·香港日記 (100)
·師生緣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反覆
·港事隨筆﹕梁振英的真實死因
·港事隨筆﹕加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真實意圖
·港事隨筆﹕ 林鄭繼續強硬的啟示
·香港日記 (101)
·香港日記 (102)
·人生漫談﹕壞脾氣
·香港日記 (103)
·港事漫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漫談﹕張炳良肯定得太早了
·人生漫談﹕眼睛問題
·港事漫談﹕七警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edicare 的噩梦 -- 抗议记 (之六--完)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一经立定主意后,我略为计算一下怎样做。由于这是我的第一次公开抗议行动 -- 特别是在美国的第一次,不知现场反应、社会反应和效果如何,所以不想大搞,而只想「牛刀小试」。我制作了一个标语牌,写上:「Protest!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Depriving My Medicare!」(抗议! 社会保障局剥夺了我的老人医疗福利!),并在行动之前一天,通知当地的报馆。

   行动当天,妻子送我到社会保障局所在的联邦大楼前面,并给我录了像(因准备放上U-Tube)。我在联邦大楼门前的花槽旁边坐着,把抗议牌放在膝上。不多久一个警察走出来,告诉我联邦大楼范围内不准进行抗议活动,要抗议的话,可过对面马路。我收起纸牌,离开场地。该警察一路「护送」我离开大楼范围,走到离联邦大楼老远的地方去。这里,可称和联邦大楼绝不相干。在这里抗议,根本完全没有作用,因为不在社会保障局的视线范围之内。于是我再走回联邦大楼,目的地是社会保障局办事处。我到处张望,希望找到那个警察,告诉他我的动向,由他再「护送」我入内,这样可收「宣传」之效。可惜他已无影无踪了。(当然我知道,我一踏入联邦大楼,闭路电视便会盯着我了。)

   我进入联邦大楼,经过关卡检查,径直走进社会保障局大堂,一路顺利。我见到等候的人不多,于是取了轮候号码,由一位女职员见我。她打开我的电脑记录,我见她眉头一紧,知道我的记录可能十分繁复。她询问了好些问题,然后说,你昨天才来过,你也要给时间我们工作。我说:「我今天本来不是打算进来的,而是在外面示威的。我要见你的上级,给他看这个标语牌。」说完,我在她面前打开抗议纸牌。她瞪眼看了一会,然后扭头望向右方大概是她上级坐的位置,说:「上级今天有事开会,下午才回。负责你的个案的同事去了午饭,二十分钟后回来。如你喜欢的话,可等他回来,我会把你的情况告诉他。」我于是返回座位。当我站起来转身的时候,一看,原来大堂已坐满了人,不少朝着我这个方向观看,大概他们已看到这个窗口有点异常。

   我走开后,这个职员拉下帘子,我以为她要去吃午饭了。谁想十余分钟后,她再拉起帘子,呼叫我的名字。她给了我一些资料,是从来没有人告诉我的,主要是关于我的一些所谓「欠款」数字。我见再缠下去无益,走了。走之前,取了她的电话和名字。

   这事发生后的第二天,这个女职员致电给我,说她还没有机会和负责我的个案的同事倾谈,有消息的话再联络我。我见她好像有诚意解决我的问题,于是当天稍后的时间给她一个电话。这照例是录音,我留下一个口讯,说为了解决问题,我是开放的,任何方案都可以考虑。我并表示愿意和解,言下之意即所谓「欠款」,亦可商量解决。

   这是几天前的事了,仍在等候事情的发展。总之,噩梦仍未完毕。

   ===================================================

   注:关于这次抗议较为详细的叙述,以及我的感受,将于另文介绍。

   (全文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