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之五)]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edicare 的噩梦(之五)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当我和上文所述的职员谈话时,我还未检查我的邮件,尚未知道我离美期间有没有关于Medicare 的信件。上述谈话后一两天,我从亲戚处取得了所有信件,发觉我不在美国的期间,Medicare 仍然发来缴款通知,而这些单据都是正确的,即在A计划栏下空白,不收费(表示我已没有这项保险),而B计划栏下每月收取 96.4元。对这些费用,我的亲戚均准时缴交。这下更证明撤销我的B计划是错的。问题到现时似乎简单不过,我的保险计划没问题,交费也没问题,现时剩下的环节,就是在电脑上重开我的B计划,就像在家里按一下灯掣开灯一样。于是我再打电话给社会保障局,把缴费情况告知,他们照例说跟进。(注)

   在等候期间,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一个社会保障局的职员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不懂英语,只懂普通话。我说不是,事实上我的英语讲得比普通话好。(我是广东人,成长在香港。)他说会找另一个同事接触我,随即收线。这另一个同事在一个星期五的清早给我电话,问我什么事,于是我又再解释一番。(像这样的解释,我已经作过无数次。)他说他明天(星期六)会回办公室加班处理我的个案,到时会给我电话,着我等候。于是星期六那天,一早我便守候在电话旁,什么也不做,门也不出,可是整天也没有电话来。

   隔了两个星期,仍然没有动静,我再打电话到社会保障局,则答说十天前已寄出一表格给我填。我什么也没有收到。是邮误吗?还是他们光在电脑上作记录,而实际上什么也没作?根据我多次交涉的经验,应是后者。

   由于我九月要作身体检查,这样拖下去则九月份我的医疗可能仍然无影无踪,于是我又一次前往社会保障局,抓着那个说星期六打电话而不守诺言的职员,问他我的个案进展如何。他看电脑记录,也是说十天前已寄出表格给我填了。知道我没有收到之后,他说立即给我办。他拿出一个表格给我填,我一看,是申请取消A计划的。我说,这表格我已经填过两次了,这次是第三次。他毫无愧色。我也没有办法,唯有照填。填好后我问他何时有消息,他说不知道。一星期行吗? 两星期行吗?他也说不知道。问他为什么停止我八月缴费?他摇头表示不知。我接着问一个我开始疑惑的问题:是哪个机关负责收费?是社会保障局还是Medicare 办事处?他说是社会保障局。这澄清了我一个误会,我过去以为是Medicare 办事处收取保费,这是为什么我也多次打电话到这个办事处的理由。到这时,我已经相当肯定是社会保障局的无能、错误和延宕,把我弄到如斯境地。

   我回家之后,愈想愈气愤。问题和错误是他们弄出来的,却迟迟不加改正,但却祸延于我,而且这祸可大可小。同时,所有途径我都尝试过了,再循这些门路下去,没有用处,只能浪费时间。我思前想后,没有办法,唯有兵行险着:

   我要到社会保障局,抗议示威!

   ==================================================================

   注:打电话给社会保障局是很麻烦的,每次都要给他们六项个人资料,若你连续打两三次电话的话,便会感到不胜其烦,且觉得「戆居」。这还是其次,最麻烦的是每次都由不同的人接听,每次你都要从头倾诉一次,你要想出一个精简的开场白,否则便会搞得很糊涂。要命的是,对方说跟进之后可能完全没有行动,而你懵然不知。有些更不负责地随便给你一个答案,以便摆脱你。例如有一个曾跟我说,社会保障局已经通知Medicare 办事处恢复我的B计划了。我再三询问是否社会保障局已经完成一切程序,现在球是在Medicare 办事处的一方? 他说是。我后来在与社会保障局和Medicare 办事处的多番谈话中,发觉这是谎话。有朋友说,你要问对方的名字,这样他/她或者不会乱答。但以我的经验来说,这没有用。第一,你永远不会再找到他/她;第二,你也不知怎样投诉;第三,他/她或许答得很认真,而放下电话后完全不做事,你无法得悉,也无可奈何。

   (之五,下期续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