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之四)]
点滴人生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edicare 的噩梦(之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可是,我想到,他们既然可以用欠款的理由取消我的A计划,也一样可以用同样的理由撤销我的B计划,那便麻烦了。过去几个月,他们都把我付B计划的费用拨到A账目下,弄致我如今B计划分文未付,取消是迟早的事。过去打电话不行、寄信不行、亲身去也不行,确实不知怎样才行。不过,见面可以有直接的沟通,所以决定还是再跑一趟吧。

   我四月一日再到社会保障局,说明如果再这样拖下去,我的B计划势必被取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情况便相当危险。接见我的职员似乎了解我的情况,他打开我的电脑记录,看了一会,对外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我当时心如鹿撞,难道要检控我欠政府的钱吗?抑或要增加我的保费以示惩罚呢? 我这时仍心挂着A计划,因为我欠下A计划的钱。我慌忙问是什么。他说,在网上看到,我的B计划也被取消了。信刚刚发出。这确是我预料不到的坏消息,因为想不到它发生得这样早。(这封信我一星期后收到。它说我欠下B计划一千七百多元,因此撤销我的一般医疗福利。我的天,这是很明显的错。试想,B计划一个月保费是96.4元。欠一千七百多元表示我十七个月没有交保费,可能吗? 事实上,我上年十月才够65岁申请Medicare,到四月份只是半年而已。)

   这时,我感觉兹事体大,非要当场把问题弄清不可。那位职员着我把上诉资料写在一个表格上,后来并请出一位高级官员来见我。我亲耳听到这位官员吩咐,最紧急地通知Medicare 恢复我的B计划。我于是回家等候消息。

   我把情况告诉一些朋友。他们认为现在问题纠缠已深,同时我已经向有关方面多次求助,好像不得要领。社会保障局和Medicare 办事处总是互相扯皮,我们局外人实在无法得知是哪方面出了问题。他们建议我向国会议员投诉,希望利用议员的压力,逼迫有关方面解决我的问题。我于是上网查到一位国会议员的网页,其中有投诉政府行政失当的,并可用电邮发出。我把情况写下来,透过电邮发到该议员办事处,并等候回复。可是又像石沉大海,音讯全无。可见所谓议员,也不外如是,跟政府机关没有什么分别。

   由于我五月中便要返回香港,一去可能两三个月,如果这问题不弄好,任由缠结下去,则回来的时候更是不知怎样。刚好收到Medicare 办事处(CMS) 寄来的我的医疗记录报告(其中列出我看医生的记录、收费等等),报告上有该办事处的电话。我于是打电话去问,为什么撤销我的一般医疗福利。出乎预料之外,对方告诉我没有,我的记录写明我参加了B计划。我将信将疑,再问一次是否肯定。他说,记录清清楚楚列明是如此。我大喜过望,立即上网查我的Medicare 个人网页,果然记录着A计划取消了,而B计划仍在。我所望的正是如此,于是我放下心头大石,开开心心的旅行了。

   谁想还有下文。

   我在香港无忧无虑地玩了两个半月,全然忘记美国的东西,然后返回美国的家里。我循例打开我的个人Medicare网页,看看我的情况。一看之下,又不禁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不知何解,在我离开美国的期间,我的Medicare 又起了变化。我现在竟然是「两大皆空」,A计划没有,这是离开美国之前已知道了,但现在连B计划也没有,却是新的变化。我立即打电话到社会保障局,接电话的职员研究了我的记录好一会,说了解我的情况,她会马上给我出一个突急通知,恢复我的B计划。我问,是不是我离美期间,没有人给我付保费,因此撤销我的B福利。她说不是,因为他们最后一期收费是六月二十三日,即七月份我是交了。(我不在美国期间,由一位亲人给我处理信件和交费,打电话时我尚未检看我的邮件。)这下,我心里有点踏实,因起码他们仍在收取我的保费。我又问,他们是什么时候取消我的B计划的,答是四月一日。我说这不是很矛盾吗,四月已经取消我的B计划,但却一直开单问我收钱。她说,她也不知为什么。最后她说我可两星期后再打电话社会保障局查问进展情况。(之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