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Medicare 的噩梦(之三)]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Medicare 的噩梦(之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几天后,我收到了A计划取消表格及回邮信封,我随即签名,贴邮寄回。至于付款通知单,由于此单包含A计划和B计划两个项目,又由于我既已申请取消A计划,于是我准备只付B计划的96.4元。我写了支票,并在支票上写清楚此票是付B计划之用,寄出前影印留底,以备参考。

   一个月之后,我收到新的付款通知,打开一看,傻了眼! 账单仍然要我付两个计划的钱。可见我的申请取消A计划,仍未生效。最要命的是,我上期付的B计划的96.4元,他们竟拨入A计划账下,形成了我A计划付钱不足,而B计划却分文未付。我翻查影印底本,支票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写上付给B计划用的,而且银码不多不少正是B计划的钱,怎么可以错得这样厉害?这是非常简单的事情,难道收钱的人是白痴的?

   面对这个情况,应该怎样办呢? 现在有三个问题:一是申请取消A计划仍未成功;二是上期的数入错了,要纠正;三是要付哪个数额的钱。关于第三个问题,如果要付清他们开出的款项,我得要付接近一千元,这自然办不到! 同时,我想到,现在这个情况,有需要去信解释一下,并望他们改正。我于是写了一信,说明我因无力负担,已取消A计划,现在只能付B计划的费用,希望他们见谅,并请他们更正记录。为了慎重起见,我除了影印留底之外,还用挂号信寄出。

   信寄出后,音讯全无,不知命运如何。社会保障局没有答复,但我想,信是挂号寄出的,寄到社会保障局应该没有问题。至于他们处理不处理,或怎样处理,我却无能为力,我要做的已经做完了,我希望下期账单来之前,他们已弄清一切。而应该补充的是,在这期间,我看医生、做检查,一切如常进行,Medicare也照付有关医生和检查的费用。

   于是又等到下一期的账单。打开账单之前,我向上天默祷,希望一切问题已经解决了。然而打开后,正如所料,所有问题仍然存在,表示过去的功夫(电话、写信)是白费了。我想,趁现在问题只发生了数月,缠结仍然不十分复杂,解开仍然相对地容易,虽然交通麻烦,也应亲自到社会保障局跑一趟。

   我带同所有文件到社会保障局。在柜台接见我的那位年轻美貌的小姐首先便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取消A计划,因为她不知道不够40工分的公民是需要付钱购买的。她向旁边的同事求证,证实后她开始看我带去的文件。我告诉她我两月前寄回的取消A计划的表格,是用社会保障局的回邮信封的,而我一个月后寄去的信,是用挂号邮件的,应该是收到的。她听后到办公室内部找那位负责我姓氏的同事了解情况,回来时告诉我那同事并没有收到我的表格和信件。我说这很奇怪。她接着的回答十分「石破天惊」,她说挂号信没有什么,不表示一定收到。(这回应我前文所说的,在美国挂号信并不可靠。) 我唯有苦笑。接着,这位小姐为我再办一次申请取消住院计划(即A计划)的手续,无非又是再填一次表格。临别的时候,她好心地着我再次考虑,是否真是要取消A计划,因这十分重要。我感谢她的好意。(后来我发现,她真的没有给我取消,而是搁着。)

   一如已往一样,补办取消A计划手续之后,又是如石沉大海一样,全无消息。到了收到新的一期付款通知时,我已经没有什么期望了。果然,一切照旧。负责收钱的人又是白痴地把我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付给B计划的钱归入A计划账下。根据付款通知,我现在「积欠」Medicare保费,已超过二千多元了。

   朋友告诉我,特别是一位在政府机关服务的朋友告诉我,积欠下去,联邦政府可能会取消我的医疗福利。果然,三月九日我收到政府三月四日发出的信,说我的住院保费(即A计划)已积欠二千四百元,因此要取消我的住院福利,二月底生效。换言之,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没有这个福利了。我想,这个计划我去年十一月已申请取消,正是「求仁得仁」,我申请取消不算数,要你取消才算数,真是岂有此理。(之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