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陈泱潮文集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及【注1】

   

黛英负约抗婚远绍曾,在廷愧对晓鳌季常;


小平拒谏维独敌尔晋,党国终必分崩离析。

   

——陈泱潮(陈尔晋)挽卓琳第二联

   

【注1】浦黛英《无悔的岁月》所自述的她与我的叔叔陈绍曾的婚约变迁:


   
   
    ……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就曾把我和一个姓陈的人家公子订了婚。我记得陈家很富有,也是一个大户,就住在上堡街上段(我们家在中段)。和我订婚的青年叫陈绍曾,我回到宣威的时候,他也正好放假从上海回家了。……我没有阻止住事情的发展:婚期已经定下来了,就在这一年的某月某日。

当时我不知道陈绍曾在这个问题上是什么态度,没有办法的办法:我直接给陈绍曾写了一封信。我把这封信通过陈绍曾的妹妹(陈钟莲。卓琳与浦黛英的大姐浦承静嫁给云南讲武堂与朱德同期出身的刘润丰号刘家州,我的大娘陈钟莲嫁给刘润丰之胞弟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刘剑平,陈钟莲和浦承静是亲妯娌——陈尔晋补遗)转交给了他。

   
    在信中,我明确表示我是从来没有同意过这桩婚姻的,这是父母包办的。我说你是一个新青年,你难道不知道这种父母之命、媒的之言的婚姻是没有感情的、不道德的婚姻吗?你正在上大学,更重要的是,你也是一个热血青年,难道你就打算在父母的安排下度过自己的一生吗?那么你学了那么多的知识又是为了什么呢?
   
    与此同时,在家里我也进行了激烈的反抗,几天几夜不吃一口饭,不喝一口水。
   
    我的小祖母首先看不下去了,就对我母亲说:“你看把孩子逼成什么了?孩子还小,过两年就过两年,到那时候再说……”

母亲也不愿看到我那痛苦的样子,又反过来劝我父亲。我父亲总算松动了:过几年就过几年吧!但是父亲又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人,跟人家商定的事情,怎么好去向人家反悔呢?我想那时候他老人家一定是非常为难的(尔晋读至此又撰挽卓琳第二联:黛英负约抗婚远绍曾,在廷愧对晓鳌季常;小平拒谏维独敌尔晋,党国终必分崩离析)。

   
    我头上的一场风暴总算过去了,这使我感到异常惊喜。这是我在自己命运问题上的第一次抗争,而且,是我胜利了,我怎能不感到万分高兴呢?
   
    后来陈绍曾又回上海念书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那封信起了作用?
   
    ……
   
    读者想必还记得我前面说到过的那个陈绍曾,就是一九三○年至一九三一年间要和我结婚的那个同乡,他仍然在上海。
   
    我们到上海的第二天,他就到我们宿舍来看我,这使我感到十分惊奇。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上海?”
   
    陈绍曾用一种很不自然的笑声回答了我。他看出我脸上掠过了不愉快的影子,赶忙解释说:“哦……是这样……是郑易里告诉我的。我想他是好意……”
   
    郑易里当然是好意,他是怕我们在这里人地生疏的,感到寂寞,所以尽可能多地把能靠得住的云南人都介绍给了我们。郑易里知道我和陈绍曾的关系。

身在异乡,见到同乡,很自然会有一种亲近感。我在昆明的时候,陈绍曾曾经给我写过两封信,没有谈我们的关系,而是大谈特谈了他的人生观。我听他的妹妹说他是国民党党员(这可能是一个误会,因为陈绍曾1936年也到了延安,曾经担任陕甘宁财经学校教务长,并且与邓小平等同为陕甘宁边区参议员——陈尔晋更正),我想他的人生观和我的人生观是两回事,我不愿和他谈这些。接到那两封信以后,由于没有什么心情,我没有回信。从那以后,已经又是几年过去了,现在,我们之间既然没有了那层关系,正常交往,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所以我对于他的到来也还是欢迎的。那天我们几个人谈了好长时间。我们谈一路的见闻,他谈上海的奇闻轶事,就这样,我们渐渐地随和了。

   
    那天陈绍曾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接待他,所以他很兴奋,话说的特别多。临走的时候,他特意看着我的眼睛,说:
   
    “我走了,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请吩咐。”
   
    陈绍曾走后,雷恒芳对我说:“你的这位同乡怪有意思的。他很有风度,是吗?”
   
    我没有回答。
   
    陈绍曾在大厦大学念书,离我们住处近,他上完课,没事的时候就常过来坐坐。他是国民党员,对一些问题的观点,我们的看法不可能一致,因而一般都是他说的多,我在旁边听着,很少和他交谈。他约我出去游玩,因为当时复习功课紧张,我一次也没有答应过。
   
    有一天晚上,陈绍曾又到我们这里来了,说要带我们去跳舞。我们都不会跳舞,便推辞着。
   
    他不相信,说:“昆明还不至于那样落后吧?你们上了六七年学,竟然连跳舞也没有学会?”我觉得奇怪:一个学生,怎么会去跳交谊舞呢?云南没有这种风气。
   
    我们真的不会。
   
    “那这样吧,”他说,“你们去看一看,开开眼界……这样总可以了吧?”
   
    雷恒芳和张华首先被说动了,石英也动员我:“去看一看吧?”
   
    我不想扫大家的兴,就同意了。我也想了解一下所谓的舞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穿上干净衣服,就跟着陈绍曾往街上去了。
   
    那时候学校里面还没有舞厅,要跳舞只能到街上营业性舞厅去。早就听人说那里乌七八糟的,所以,虽然好奇,我也还是一次都没有进去过。
   
    我们跟陈绍曾进了一个中等规模的舞厅。
   
    不大的舞池里拥挤着一对对油头粉面的男男女女,留声机里播放着软绵绵的歌曲。一些打扮妖冶的伴舞小姐在人群中搔首弄姿,等待着邀请,其中的几个显然同陈绍曾认识,远远地向他打着招呼……
   
    陈绍曾不能撤下我们,而且,他不相信我们真的不会跳舞,所以执意地邀请我们:
   
    “……不会也没关系,我带一带,你们就会了……”
   
    可是我们连让他带一带的意思都没有。我看他挺为难的,就对他说:
   
    “你自己去跳吧,我们在这里看看就行了。”
   
    陈绍曾做了个遗憾的表示。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他转身走了。
   
    他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离我们不远的那几个伴舞小姐,用娴熟的动作邀请了其中的一位,两个人很快就旋转到舞池中去了。
   
    雷恒芳、张华她们看看这儿看看那儿,虽然很拘束,似乎还满有兴致,我却感觉乏味透了。
   
    “十妹,我想走了……”
   
    “走?咱们还是一起回去吧?”石英总是要顾及所有人。
   
    就这样,我们和雷恒芳、张华一直等着,看着陈绍曾和那些伴舞小姐们跳着一个又一个节奏快慢不等的交谊舞。散场后,我们一起回到公寓。此后我们再也不去舞厅了。
    ……
    石英笑了,现在只有她最了解我了。她已经知道我和陈绍曾走不到一起,但是,她还是有一些疑问:
   
    “你总是把陈绍曾说得那样与你格格不入,这是你的不对。其实,说真的,他也有可取之处,我看他对你也不错,他受过新的教育,不会像旧社会的男人那样粗俗。”
   
    我说:“石妹,我与你看法不一样,陈绍曾不是我理想的人,这次见面我更肯定了我们之间有一条无法逾越的深深的鸿沟。”
   
    石妹说:“也是,人各有志,他是个国民党员,我知道,在这个问题上你是与他绝不类同的。我了解你和他趣味不同,当然也就无法长期相处,这一点我能理解你。”
   
    我说:“十妹,你真了解我!”
   
    ……
   
    在离开上海时,我认真地和陈绍曾谈了一次话。他提到了我们的婚姻问题。我说我的态度你应当是清楚的:第一,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的之言,是不能成立的;第二,我们信仰不同,走的不是一条道。今后各走各的路,谁也不干涉谁。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当面说清,今天当面说清了也好。
   
    看得出来他对我的态度并不十分赞同,但我的理由是充分的,他无言以对。沉默了片刻,他说:“现在不提这事,反正时间还长,我们都还在读书,以后再说。”反正我已明确地表明了态度,至于他怎样想,我已经没必要再操心了……
   
   
    【待续】
   
   
    陈泱潮著作见中华合众国网:http://www.zhhzg.org/frame-php4.html
    博讯网http://www.boxun.com/hero/chenyc/陈泱潮文集
    新世纪网http://www.ncn.org/view.php?aid=108&;;page=0陈泱潮文集
    看中国http://www.kanzhongguo.com/author/chengyc.html陈泱潮专栏
    未来中国论坛http://bbs.futurechinaforum.org/viewforum.php?f=58陈泱潮文集
    国风网http://www.guofengnet.org/bbs/writer.php?w=336陈泱潮文集
    中国之路http://chinaway.org/zz/?uid-104 陈泱潮个人空间
   
    现用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 45-22 17 96 78
    _____________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