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多图)]
陈泱潮文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 - Google Books
·丁望:政治走回头路 亚文革引争议
·蒋经国是习近平最值得学习的好榜样(1图)
·习近平不应是忤逆习仲勋的不孝之子啊!(2图)
·「习近平乱局能维持多久」纽约异见人士座谈会实录
·ZT梁京:2016:习近平过大关
·《特权论》作者坚决拥护和支持习近平与邪恶国家金正恩王朝核讹诈切割的政策
·习共必须彻底改变亲俄仇美的外交路线和政策
·人民在觉醒,中国猪梦注定加速破灭!
·ZT竟然刮起倒习之风,什么事情乱了套?
·【未普評論】習近平的極左形像是誰造出來的?
·ZT争鸣:習近平的挫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习近平先生应当清廉治军,向蒋经国和吴登盛学习!
·毛泽东得以借尸还魂的重要原因
·习近平的毛泽东梦与极其危险的後果
·可惜当权者对宗教问题尚无清醒认识
·【习禁评】若继续以红卫兵思维主政,是中国的大灾难
·“709大抓捕”标志着习禁评政权进入全面反动反民主反法治时期
·习核心确立後,中国政局走向与上帝之选择(视频/图)
·ZT公平:习近平四年来大倒退加速亡党亡国的步伐
·不依靠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竞选能够解决之类问题吗?
·中共欲恢复【恶毒攻击领袖罪】的试探性气球
·评习近平2017年访港及建议
·ZT习近平取消“毛泽东思想”,为什么没人敢说?(视频)
●李洪林
· 哲人仙逝留希声,神洲铭刻良知名!
●红二代中的良心人士罗宇
·同是红二代,盼习近平不要沦为专制党的工具
·罗宇再劝习近平:一犹豫成千古恨(图)
●共军将领有识之士刘亚洲
·推荐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1图)
●红二代中的枭雄薄熙来
·警惕当代枭雄黑道
·有关薄熙来前途和出路的几则极其重要文字
·法广: 薄谷开来案曝光了红色家族们不为人知的逃亡计划
·應當旗幟鮮明地支持中共严肃处理薄熙来的決策
·鲍彤:我不关心判薄(图)
●雷祯孝
·雷祯孝:我的仙女老师
●民间达人张国良
·悼念张国良
●义人刘迪
·悼刘迪
·挽刘迪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沉痛悼念林希翎
·陈泱潮回忆林希翎(图)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图)
·一、痛失国宝
·二、噤若寒蝉时的雷音
·三、冲刺前的翱翔
·四、一鸣惊人
·五、烈火识真金
·六、右派中的佼佼者
·七、您也是民运队伍中的佼佼者
·八、无道者难逃因果报应
·九、林希翎中国自由天使精神永世长存
·中国自由天使颂——沉痛悼念林希翎(全文·图)
·致友人:《圣灵福音》失知音,何處再觅林希翎?(1图)
●林希翎追悼会
·一、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实况
·二、在林希翎灵柩旁,陈尔晋所致《悼词》全文
·三、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主要图片(11图)
·四、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歌词(1图)
·五、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余韵(3图)
·六、陈尔晋对林希翎《悼辞》的权威性
·七、陈泱潮对林希翎葬礼暨追悼会的感言(1图)
·林希翎葬礼實況暨陳爾晉所致《悼辭》全文(16图)
·陈泱潮有关林希翎葬礼日记二则(5图)
●林希翎善后的善后
·陈泱潮为林希翎怒斥魏京生搭档
·应当如何看待中国使馆资助林希翎丧葬费?
·ZT钱理群 陈奉孝 滕彪等:林希翎祭
·非议和攻击林希翎的伪民运分子!你们讲得出这样刻骨铭心高水平的话来吗?(图)
·ZT:黄河清《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
·对林希翎身后事的一点交代和希望
·如何识别钻石真假?就看有没有瑕痴
●巴黎之行轶事
·巴黎人权广场咏叹调
·陈泱潮遭到“东土尔其斯坦”人士当场抗议的场景和感想
●钱学森
·关于钱学森先生与人体科学一件值得记念的往事
●郭國汀
·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2009年台湾民主人权奖书
·郭国汀: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對中共18大的警鐘
·郭国汀律师是中国人权律师的先锋和榜样!
●韦石
·非常感谢韦石先生十分及时地忠实于事实真相作出了实事求是的见证!
·博讯的正义立场必彪炳史册!(附:boxun《清水君的问题》原文)
·韦石 :红色贵族、既得利益集团力保薄熙来,要“大事化小”
·與韋石先生同悲——讀韋石祭母文有感(1圖)
·博讯在推行中国民主化变革中的伟大作用必永载史册!
·读《博闻重磅》有感
●魏京生
·推荐魏京生一篇好文章:从华国锋的政变说起
●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多图)

梁新


前言


   
   在国殇60周年之际,中共高层有人出来谈中共的执政非法性,这意味着中共对中国的统治已经走到了尽头的尽头。
   

   苏共曾是世界共产阵营中最强大的组织,1991年12月25日,前苏共末代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辞去苏联总统职务,苏共正式解体,这个让西方民主国家视为头号敌人一夜之间垮台了。随后,叶利钦出任俄罗斯第一任总统。
   
   2006年底当事人叶利钦接受《俄罗斯报(Russiskaya Gazeta)》专访,对于前苏联的解体,表示原因很简单:「那是必须要发生的历史安排」。他说:「这是一个已经被确定了的历史过程,一个无法逃脱的过程」;「我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天定了」。
   
   中共高层中并非没有爱国者、思想者,并非没有好人。当掌握权力的正义之士,虽则是共产党专政的既得利益者,但当他们对国家对民族有责任感时,当他们的责任无法实施时,那些既得利益无法埋没他们的良心,当时机成熟时,他们要出来讲话的。
   
   在「天灭中共」的当口,在《九评共产党》发表5年,近6千万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时,在中共60周年「大庆」之际,93岁的万里,这个曾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的山东汉子披露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中共的执政是非法的。

● 中共是个没有注册的非法组织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多图)

   
   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
   
   万里说:我告诉年轻教授,建国六十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事实谁都明白,但这个事实的背后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党有七千多万党员,是一个最大的党,而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这个事实背后又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国家还没有一部「政党法」,六十年了,还是空白,没有变,我们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
   
   万里这段话非常尖锐的指出:中国共产党没有在任何部门注册过,它是个非法组织。
   
   万里并明确指出爱党不是爱国。他说:中共统治下,「『国家还是党的国家』,而不是『党是国家的党』。六十年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个概念没有变。」

●中共党非法附体国家

   
   在《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中专门谈到「邪灵附体的特征」,文章说: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操纵和控制人民,控制着社会的最小单位以保护权力不致丧失,同时垄断着社会财富的最初来源,以吸取社会财富资源。
   
   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但人们从来看不到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财政预算,只有国家的预算,地方政府的预算,企业的预算。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开支。
   
   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引自《九评之一》)
   
   前副总理、全国委员长万里的谈话中谈到了中共党非法附体国家的事实,他说:「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
   
   万里把每年3月份开的「政治协商」会议究竟起什么作用说的透透的,他说:「经常说到的协商,实际上还是战争时期的秘密运作传统。这都是一些基本的事实,它们能引伸出什么基本道理,应该好好讨论。这些讨论离不开这些基本事实的,年轻人真应该多多了解历史。我记得建国初期,几个民主党派人士给中央写信,建议把中南海还给老百姓,这个皇家园林最好作为公益文化的纪念物保存下来。八十年代初,书记处又接到过类似的建议,还加了一条:『党中央机关应该挂牌办公,办公厅、中组部、中宣部、统战部等,都是执政党的机关,不是非法的地下机关』。这个建议转了好几个书记的手里,最后没有上会讨论。这两件事,也是六十年来没有变化的。」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多图)

   
   中南海新华门的影壁《为人民服务》骗了中国人60年!
   
   民主党派人士建议「把中南海还给老百姓」,中共60年来做不到,最具讽刺意义的是,60年来中南海的新华门那块大影壁上刻的是毛泽东的题词「为人民服务」。更具讽刺意义的是,民主党派人士建议党中央机关应该挂牌办公,但60年来竟然做不到,这个事实说明,中共默认它是「非法的地下机关」。
   
   民主国家,人民养活军队,军队是国家的,用途是保护人民,而中共的御用军队由人民养活,用途是镇压人民。万里说:「再看看,数百万军队还叫解放军,没有变,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武装力量。军队的最高领导人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党军一体没有被国家对军队的领导来代替。六十年了,这一点也没有变。」
   
   中共官媒60年如一日的声称某某「当选」什么什么职位都是谎言。万里是这样揭示这个独裁体制的:「即便在党内,六十年了,也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竞争性选举制度,更不用说在国家范围内了。」

● 换个与中共宣传不同的角度想问题

   
   万里说:建国六十周年了,听说正忙着阅兵准备,我已经老了,腿脚不灵了,可能去不了天安门城楼了。以前,我不分管宣传报道这一块,但我知道,为了六十年大庆,会有很多大规模的宣传,主要为了宣传国家的成就和进步,这是六十年来的老办法了,一直没有变过。前些天,中央党校一位年轻的教授到我这里来聊天,他很年轻,很有思想的。他总说他是改革的一代,而我这样的老头子是革命的一代。
   
   万里并不象中共那样动不动就把不同意见的人民称作「与国外反华势力内外勾结」,要迫害和镇压。万里说: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很活跃,给我出的难题不少,有些看法好像冒犯了我们党的一些说法和做法。可是,和他们谈得多了,我就越相信,他们还是真诚的,没有乱来的意思。有时候,我觉得被他们的问题冒犯了,这可能说明我本人还不如这些年轻人真诚,我只是经常告诉他们,年轻人要多知道一些历史。
     
   前些天,他又来了,说要向我请教历史。问题还不是他提的,而是他教的那个地厅级干部班的学员提的,他说他回答不出来,就把问题提给了我。那些学员干部在讨论时提出的问题是:建国都六十年了,我们国家的哪些东西没有变?为什么没有变?会不会变?
   
   他的意思我明白,「六十年大庆」的宣传报道天天向老百姓说发生了什么样什么样的变化。能不能换个角度来想一下,一个国家让一个政党领导六十年了,也不算短的时间了,这六十年到底应该怎么来概括、怎么来总结,我们党有责任向老百姓说清楚讲明白。一时说不清楚讲不明白,有疑问,也没关系,重要的是要讲出来,公开讲出来,不要藏着不讲或私下里讲。建国都六十年了,还不能公开地讨论一些问题,这六十年该当何论呢?我们是过来人,有责任说清楚讲明白,尤其是一些基本事实,一些基本道理,不能令已昏昏,也不能让人昏昏。

●中共野蛮宣传怕的是搞清基本事实

   
   直到今日,中共的网络封锁,和在新闻报道上要抢先一步的做法,都是为了让谎言占上风。但万里说,「我别无选择,只有说事实,基本的事实。基本事实搞明白了,有头脑的人就会思考了」。
     
   万里说:后来,教授告诉我,他自认为对一些问题特别有研究,但还是没有想到怎样来理解这么一些基本事实。我通过很多渠道知道这十多年来的新思潮、新提法,不管什么样的理论什么样的流派,对国家六十年变化了的东西、没有变化的东西,先要搞明白基本事实。有些东西应不应该变、可不可以变、能不能够变,区分起来比较困难。要讨论问题,那就从搞清楚基本事实入手。我对年轻教授说,你提那么个问题,我别无选择,只有说事实,基本的事实。基本事实搞明白了,有头脑的人就会思考了,这种「没有变化」是一种政治优势吗?还是一种政治惯性?还是一种政治停滞?都要好好研究,要具体分析,不要下空洞的结论。
     
   万里说:前些年,一位老同志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向我说他对国家、对党的现状的种种担忧,说很想跟中央领导同志直接谈。他说他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说,我保证转达到。后来,一位常委同志来看我,我就传了话。我特别忘不了的是,这位老同志专门提到,革命了一辈子,到头来怎么向老百姓、向历史作个交代,还有那么多疑点没有搞清楚,怎么交代才好呢?
   
   中共要求治下的大小官员必须按照它的命令去办,但真理是永远不变的,而谎言经不起推敲。那位去世的中共高级官员虽然「党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他却知道这么做是错的,党性最终没有压制住他的人性,让他带着愧疚和疑问而去。
   
   93岁的万里对于国殇60年,中共要大庆特庆,是这样评价的:建国六十年了,我想,这是好机会,应该好好总结,好好讨论的。我是个老头子了,为国家为党也工作了一辈子(注意这种国家在前党在后的提法,在中共高层是首次),那种感情是怎么也割舍不了的,可我一直就不同意「辉煌五十年」、「辉煌六十年」的提法。这不符合事实。大跃进困难时期那三四年,「文革」动乱那十年,总不能说是辉煌的吧。宣传用的词,也要讲究精准,要符合基本事实。你不把那几年扣除,老百姓在心里会扣掉的,历史学家也会扣除的,普通党员也会那么做的。在九十年代的那几年,我说过不止一次,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那叫什么?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蛮的宣传。那几年治理码头车站上的野蛮装卸,这野蛮宣传也要治一治。我的话没有人听。这六十年来,为什么这一点没有变,不但年轻人要想一想,我们这些过来人更要想一想,这叫反思。
     
   有一位八十年代初在中共中央主持书记处工作的老干部,晚年在深圳住过几年,有一次万里去看他,那位书记谈到他那曲折的人生经历,他说,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党,他有两大遗憾。一个遗憾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平反,另一个遗憾是没有推动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他的话不多,说完了,他俩只是相对无语,因为这是他们都无力解决的问题。那位老干部前几年已经故去了,万里说,「他的夙愿还依然是个夙愿。这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向历史交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