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鮑彤高度评价万里讲话︰值得引起廣泛共鳴的最強音]
陈泱潮文集
·关于有神论和法轮功等问题答精卫网友
·陈泱潮复夕阳景先生,宣布对匿名马甲一概不予理睬
·让人权圣火照亮中国人心!
●就若干问题答友人
·关于组党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与匿名者争论宗教问题答友人
·关于之所以和匿名者就政治问题争战答友人
·陈泱潮究竟是为了出名得利,还是为了干事救世救心?
●天易网争鸣
·争取中共变化不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中共身上
·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是上策
·为什么说今日中共骤然垮台后中国必然分崩离析?
·致力于救世,还是致力于谋私?
·关于公有制问题的一点意见
◇◇◇◇◇
▲導正尋找紫薇聖人方向卷
●紫薇聖人
·必須導正尋找紫薇聖人的方向
·ZT推背图预言中国紫薇圣人出世特征
· 群龍無首,民運唯混
·因勢利導,固結民心,聖者所為
·陳述事實絕不等于自吹自擂自我封神
·中國人民最需要什么樣的人?
·超級傻瓜作為乎?紫薇聖人作為乎?(目錄)
·贰、陳泱潮(陳爾晉)在生死之间的选择
·叁、陳泱潮(陳爾晉)在成败之间的选择
·肆、陳泱潮(陳爾晉)在得失之间的选择1
·陳泱潮(陳爾晉)在得失之间的选择2
·陳泱潮(陳爾晉)在得失之间的选择3
·伍、陳泱潮(陳爾晉)在永恒与急功近利之间的选择
·十一、“頭戴四兩羊絨帽”:白髪與布袋和尚彌勒背影圖
·十二、“玄色其冠”:白髮染黑髮光冕照
·十三、天賜旒冕,“龍張其服”(3圖)
·《特權論》應證了紫薇聖人在上個世紀80年代“雄鸡报晓”的說法
·ZT中国紫微圣人的出世特征
·ZT如何鉴别紫薇圣人?
·真正的紫薇聖人早已指明了建立世界新次序的方向
·從《特權論》看薄熙來事件和中共國社會性
·真正的紫薇聖人對世界宗教的沖擊和震撼之一
·聖人論
·ZT关于寻找紫薇圣人的又一新说法
·信不信由你,天意運行于互聯網:紫薇圣人2015(組圖)
·zt紫薇圣人出世的世界之最
·拯救中国和西方的宝典——《人子二书》等圣经续篇恒约
·天意运行于互联网ZT:对紫薇圣人探讨研究的参考意见
·ZT2016傳說中的“紫微聖人”
·天外来客网络文萃:据有如下特点的紫薇圣人
·天意运行于互联网:紫薇圣人最新版
●獄中隱藏在一本雜志中的故事:當來下生彌勒由此現身
·1.狱中得以幸存下来的一本杂志(1图)
·2.狱中画符:太上老君敕令、佛祖敕教、佛陀神祈(2图)
·3.狱中初悟弥勒⑴(1图)
·4. 狱中初悟弥勒⑵(1图)
·5. 獄中初悟彌勒⑶(1图)
·6.獄中初悟彌勒⑷(1图)
·8.浪淘沙/我进牢中牢当天新聞報道三奇事(1圖)
·9.牢中牢概况/聖洗禮/聖約 (1圖)
·10、“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⑴(1圖)
·11. “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⑵(圖)
·12.“我身是否弥勒身”?牢中牢问天天回答⑶(1圖)
·13.領悟【心物一元論】(1圖)
·14.上帝賜6月最後一天為吾得道紀念日(1圖)
·15.慈母辞世已周年(1图)
·16.感天动地挽母联(1图)
●中共18大前夕真正的紫薇聖人當來下生彌勒箴言錄
·《特权论》作者论中共18大首要任务是确立【政改路线】(全文)
·论【执政党初始化两党制政改路线】(全文·图)
·《〈特权论〉作者论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全文
●天命前定紫薇聖人必具的標幟
·天命前定紫薇聖人必具標誌
·吉拉斯論新階級和陳爾晉論官僚特權階級(3张图)
·對至今還把孫中山當作是“共和国国父”謬論的駁斥
·真正的紫薇聖人關于【黨國體制】的短評
·真正的紫薇聖人駁斥“政府有權暴力鎮壓請愿民眾”的胡说
·继《聖人論》之後,《聖君論》發表,天现異象提醒北京注意
·2014互聯網點明尋找和認定紫薇聖人新標識
·2014年关于紫薇聖人的又一说法
·ZT寻找紫薇圣人比找马航失联飞机更重要
·ZT《紫薇圣人出世进入最后关键阶段》的按语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國賊論——真正的紫薇聖人致習近平警世文
·《特權論》作者陳泱潮致習近平警世文:國賊論(全文目錄)
·1.中國問題的癥結。《國賊論》為孕育和催生聖君救世而作
·2.當今中國國賊的本
·3.當今中國國賊的罪惡
·ZT民众舆论比较中美选举 制度差别成反思焦点(图)
·4.1.投靠外賊,暴力割據,分裂國家起家
·4.2.假抗日真叛亂,謀國手段不正
·4.3.獨霸國家權力,全面掠奪和壟斷國家資產和資源
·4.4.頑固反對軍隊國家化,黨軍就是匪軍
·4.5.以民為敵,剝奪公民人權
·4.6.利用龐大的國家機器,對國民財富進行了空前絕后的兩次大規模搶劫
·4.7.黑手黨、黑箱操作、黑社會化
·4.8.一黨專制獨裁,權力毫無制衡,貪腐泛濫成災
·4.9.拉攏爪牙,誘以官祿,機構臃腫龐大,冗官爛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鮑彤高度评价万里讲话︰值得引起廣泛共鳴的最強音

   日期2009年8月16日 下午 8:38

《動向》編者致鮑彤的信

   
   鮑彤先生:
   

   寄上一位元老同志的談話紀錄。朱學淵先生指出,這位老同志是萬里。您認為是否可信?這篇文章在中共建國六十周年前夕發表,它的意義如何?
   
   《動向》編者 二○○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

鮑彤覆信

   
   《動向》編者:
   
   剛剛接到你寄來的談話記錄。我一口氣讀完了,又迫不及待地反覆讀了幾遍。這篇談話,擲地有聲,振聾發聵,是紀念‘十一’六十年的最有實際內容的好文章。
   
   萬里委員長是值得中國人民敬重的一位長者。七十年代,是他和趙紫陽,分別在長江上下游,同時堅定地支持中國農民,舉起農村改革的義旗,最終導致了毛澤東締造的人民公社制度的覆滅。八十年代,是他直接繼承了五四先賢們的遺志,在共產黨當政的條件下,發出了決策科學化和民主化的呼聲。在中共十二屆六中全會上,他勇敢地支持
   
   陸定一提出的建議,要求在《精神文明決議案》中刪去‘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震動了鄧小平陳雲思想統治下的死水一潭。在烏雲正在密佈的一九八九年五月十日,在他主持下,當時的各位副委員長同心協力,作出了在六月二十日召開人大常委全體會議的決議,準備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把學生們提出的各項重大問題,提上國家最高權力機關的議事日程。這些,在最近面世的《趙紫陽錄音回憶》中都有記載,他推崇萬里是‘堅定的改革派’。萬里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改革時期所起的作用,是其他任何人不能代替的。在我受命研究政治改革之初,萬里找我談話,指出在政治改革過程中必須有知識份子的聲音。老人耳提面命,我至今不敢或忘。但是,太慚愧了,我沒有能力做到他的囑咐,這是我的終生之恨。
   
   朱學淵先生說,這篇文章是萬里的談話記錄。朱先生的判斷,必有所本。我沒有資格在文獻鑒定方面發表議論。我只知道,文章的價值是內在的,不取決於作者的姓名,而取決於它滿足社會需要的程度。這篇記錄給我最強烈的感覺,是深刻而又廣泛地反思了我們這個國家走過的路程,把失誤概括為六十年來三個‘不了’:‘表達不了獨立的看法,參與不了實際政治過程,監督不了執政黨。’
   
   確確實實,這三個‘不了’,反映了我們普通老百姓,我們各種社會團體,對國家的政治生活的無奈。(也許可以再加一個‘不了’,掌握不了主人翁本來應該知道的資訊。)集中到一點,談話指出:‘六十年了,是不是應該說,在民意處理上的失誤,是我們共產黨最大的失誤?’追本探源,談話者指出了‘六十年不變’的最基本事實:
   
   ‘最基本的事實是,這個國家還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事實的背後是什么呢?’——我們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而黨不是‘國家的黨’;我們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制度;我們沒有平等的黨際競爭;我們這個黨至今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還是党的最高領導人;黨軍一體還沒有用國家對軍隊的領導來代替;黨庫與國庫之間還沒有分清;在黨內,還沒有競爭性的選舉制度,更不用說在國家範圍內了。這位老人語重心長地問:六十年已經過去了,還要再等幾十年?六十年不變化,是一種政治優勢嗎?是一種政治慣性嗎?還是一種政治停滯?這位老人聲明:‘我一直就不同意“輝煌五十年”、“輝煌六十年”的提法。這不符合事實。’他指出,大躍進困難時期那三四年,‘文革’動亂那十年,總不能說是輝煌的吧。他進一步指出,宣傳離事實太遠,那叫什么?那是不文明的,是野蠻的宣傳,這野蠻宣傳也得治一治。

全文美不勝收,使我無法一一摘引。因此,我建議貴刊,以此作為紀念‘十一’六十周年的重頭文章刊出,用以引起全國有心人共同反思。不用引經據典,正常的人都懂得,國慶的意義,全不在於激情的狂歡,全在於理性的反思。一個多月之後,官方當然會隆重發表國慶六十周年的主旨文章。如果那篇官方文章能夠正視這篇談話記錄中所提出的一系列重大問題,進而作出切實的而不是敷衍的回答,它就能夠有資格被稱為名副其實的主旨文章,值得大家歡迎。萬一它只是冠冕堂皇的八股頌詞,那么,恕我直言,歷史將會證明:不是那篇美輪美奐的美文,而是這位元老同志的談話記錄,才是真正值得引起十三億同胞共思共鳴的當之無愧的中國的最強音。

   
   匆匆奉覆。不當之處,請《動向》的讀者們不吝指正。
   
   鮑彤 二○○九年八月六日
   
   原載《動向》雜誌二○○九年八月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