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
陈维健文集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八月初在日内瓦参加了三天国际“汉藏寻找共同点”会议,感受很深,启发良多,将这些感受、启发述之笔端,形成文字,我不敢肯定会形成什么样的文体,先暂且把它当作政论性的散文吧。
   
    日内瓦是瑞士的国际名城,文豪朱自清写有一篇名文《瑞士》,他写阿尔卑斯群峰积雪,写少女峰之秀美,明西峰之雄伟,日内瓦湖之明艳,都被描画得出神入化,读那文字,如在湖畔的咖啡座上,喝一杯飘浮着奶浆香气浓郁的咖啡。“汉藏大会”所在的“洲际饭店”,座落在联合国广场边上,从饭店客房推窗望去,可见明镜似的日内瓦湖,隔岸的青山,远处的雪峰,这样的画面使人心旷神移。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美丽的日内瓦湖)
    去年西藏发生了3:15事件后,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藏举行第八次会议,会谈在毫无结果之下结束了,达赖喇嘛难过地表示:我对中国政府的的信心越来越少,但对中国民众的信心却始终没有改变。也许达赖喇嘛的这一态度,促使了这次汉藏大会的召开。这次大会所邀请的人士有海外民运人士、学者、作家、新闻从业人员,也有来自台湾和北京的人士,可见层面十分宽广,他们对西藏问题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达赖喇嘛出席汉藏大会到达日内瓦前,已经足登好几个国家,7月29日接受华沙荣誉市民称号,在德国会见来自克尔梅克共和国总理,并举行连场的演讲后来到日内瓦。6日上午达赖喇嘛举行中外记者会,下午出席汉藏会议开幕式。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一个民族的生存,如此频繁的行程,会见、演讲,真让人有一种心酸的感觉。当达赖喇嘛身披一袭绛红色的佛袍,走上讲台发出达赖喇嘛特有的笑声和锵锵有力的语音时,让人有了几许宽慰。
   
    达赖喇嘛在演讲中谈到:“中藏会谈我们已有了八次会谈和一次内部会谈的九次失败经验,但每一次都是我们信心的表示,因此我们已有了九次表达了我们的信心。”当我们普遍为中藏八九次会谈毫无结果,不是满怀愤懑就是垂头丧气时,达赖喇嘛却以另一种角度来表达他的思想。把失败看作是信心的表达,是意志的体现。说出这样的话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定力,没有内圣外王的真功夫如何能够了得。唐太宗所谓:“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正是此大气度。当一个弱小的人在与一个巨人抗争时,巨人可以毫不费力地将弱者击倒,但是如果这个弱者每一次被打倒后,都擦一擦身上的灰泥和血迹,又站起来,面带微笑对着他讲理时,相信受到震惊和恐惧的一定是那位巨人。中藏会谈所呈现的正是如此。把失败看作是信心的表达,这是一个民族精神领袖,一位世尊活佛的明心,是,常人所难以企及到的境界。看着达赖喇嘛在台上谦恭的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一个民族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精神领袖,他不管如何地弱小,一定是不可战胜的。曾经有人说达赖喇嘛以一个民族的失败而获得了自己的成功。而我确信的是,达赖喇嘛以个人的伟大成就了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达赖喇嘛,西藏民族是不会在西方社会获得如此广泛的支持的,在这个意义上正是达赖喇嘛拯救着西藏民族。
   
    出席汉藏大会的另一个智者是西藏民选总理,也就是他们的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这次会议有一个他与与会者对答的安排。在所有的对答中,桑东仁波切是时时机锋,处处转语,如孔子所说:不愤不发,不悱不启。不过最精彩的,让人久久心绪绵长,要数一位最早关心西藏问题的作家曹长青先生,他对藏民族和达赖喇嘛倾尽了感情,面对中共在中藏会谈中,无信无义,一次一次戏弄藏民族,他站起来慷慨阵词,抱所不平。他说:尊敬的桑东仁波切总理,在中藏第八次会谈后,中方代表朱维群统战部副部长说:我们只接受甲日等人作为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与中央商谈,谈的只能是达赖喇嘛彻底放弃分裂主义主张和活动,争取中央和全国人民谅解,以解决其个人问题,最多加上他身边一些人的前途问题,中央根本不会与之讨论什么“西藏问题”。朱所称的达赖身边几个少数人,想也包括总理阁下在内。这样的讲话不但显出中共对中藏会谈毫无信义,也是对达赖喇嘛和总理阁下的侮辱。对于这样的对话,难道西藏流亡政府还要继续下去吗?他的问题赢得了场上一片掌声。桑东仁波切在台上沉默了片刻,我想他的心一定是被刺痛了。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达赖喇嘛和桑东仁波切在汉藏会上)
    达赖喇嘛作为西藏民族的精神领袖,桑东仁波切作为一个民选的首席部长,他们曾经何时考虑过个人的利益和去从。五十年来竭力惮思的是六百藏人的福祉,是西藏民族的去从。达赖喇嘛作为现世的千手千眼的观世音菩萨,人世间的福禄与他又有何益。桑东仁波切作为首席部长,作为一个仁波切,作为一个活佛高圣,是以佛入世,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当首席部长,是行愿,是渡人,人世间的地位对他是如过烟云,高官厚禄对他又有何求。在桑东仁波切沉默的那一刻,会场显出一片宁静。在宁静中他缓慢地道出了他的回答。九次会谈没有解决问题,中方仅仅把它看作是解决达赖喇嘛和他身边几个人的问题,所以有人认为是一种失败,如果没有会谈我们失去什么,谈了我们又失去什么,谈判对西藏没有损失,所以我们不认为会谈是受了中共的欺骗和侮辱。会谈使我们相互之间有了了解,所以还是有结果的。我们与中共会谈,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会谈,我们是两个民族之间的会谈。所以只要中共愿意谈我们都会考虑,我们不会绝望。
   
   桑东仁波切是一位转世活佛,他五岁入院,七岁受戒,流亡到印度后受格西学位,后担任瓦那纳斯佛学院院长,是当代高僧。在藏传佛教中受“格西”学位,要有几十年的修炼,经过众僧的辩经、考问、诘难公认他的学识修养才能获得资格。而要成为仁波切这样的大师还要内修“五明”,即“声明”、“因明”、“医方明”、“工巧明”和“内明”,而内明则是藏传佛教中,心性修养佛法的最高境界。经过这样严格修炼出来的人,不但学问博大精深,对世事也早已明若洞火。藏传佛教是离世修炼,入世渡人之教,像桑东仁波切这样的活佛高僧,成为政治领袖时,早已将佛学理论和佛学境界融入到政治艺术中去。对于朱维群的侮辱,澹泊忧愤的他哪里还会放在心上,朱维群之侮辱只是自唾颜面,辱人者自辱之。朱维群作为一个共干,作为一个官宦,一个沉沦在三界五趣中的凡夫俗子,只知天下诸公皆为利来,岂知达赖喇嘛、桑东仁波切这样的活佛高僧,早已在四禅八定中升到无穷的妙乐世界中,哪里还会在乎你这个一官半职。当然,朱维群这样的中共干部,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认识的,如果他们对佛教有少许的认识,有少许的慧根,对达赖喇嘛、对桑东仁波切早已是顶礼膜拜,那里还敢口出妄言,造出这样的口孽来。如果中共领导能像清朝皇室那样秉佛谈禅,以迎国师,那么汉藏之间,中央政府与西藏政府就不会是现在这样紧张的关系,形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了。
   
    这次汉藏寻求共识会议,除出对中藏会谈提出不少看法以外,对非暴力路线和自治路线提出了看法。来自美国的作家朱学渊说:我们知道达赖喇嘛是坚持非暴力道路的,那么,如果藏人有一天丧失耐心,在未来,达赖喇嘛是否有能力永远保证西藏人的非暴力抗争?
   
   桑东仁波切是用藏语回答问题的。他那低沉雄浑的声音通过同声翻译传来,虽然面对着面,但声音却如翻越了一座山岭,我想这也是两个民族的距离吧。他说:“通过暴力回答暴力,除了增加相互之间的仇恨以外,没有任何积极的结果。我们并不存在对非暴力的失望。如果运用暴力,现在的西藏问题,可能在国际社会,早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运用暴力,对于藏人来说就是失败,所以,从道义、信仰,或者仅仅从世俗的利益角度考虑,暴力对西藏人来说,也都是不被认可的。因此,只要达赖喇嘛在世,这种非暴力就会一直坚持下去的。非暴力虽然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但是,如果有一天成功了,带来的必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给人类带来长久和平,这也正是我们追寻的。”
   
    “非暴力路线”相信是流亡政府不会改变的政策,达赖喇嘛曾经说过“我这一辈子不会和暴力沾边”。因为无论基于佛教的信仰,还是现实的考量,西藏民族都不会选择暴力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宽容慈悲是佛教的根本精神,对于佛教理念来说,天地与人的生命是一个整体,人与天地之间,人与人之间是一种调和状态,这种状态就是和平,如果采用暴力失去和平,天地与人都将毁灭。对于佛教徒来说,这个世界没有敌人,那些作恶的有罪之人,只是救度的对象。地藏王菩萨曾经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之豪言壮语。觉世救人就是他们的大悲宏愿,这样一种佛的境界,自然不会生出暴力来。即使中共执迷不悟,对和平众生大开杀戒,对他们来说只要此身求佛,不造孽作恶,即有来生福祉,人是生生轮回的,以善报恶,以敌为友这是藏民族的伟大所在。
   
    从信仰考虑是如此,从世俗的考量,流亡政府也不会采用暴力,因为藏民族只有六百万人口,六百万人口,在有着浓重大汉族情绪的13亿人口,有着现代化军事装备的军队面前是何其的弱小而不堪一击。但是如果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行愿,那么这种力量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不仅仅产生了一种道义上的力量,也使施暴者难以下手,屠杀一批赤手空拳,且和平理性的人,总是要比屠杀暴乱者难得多。因为和平理性本是一种制约暴力的力量。“饶是锥锋铁齿,一时犹难磨穿砖境”,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对抗暴力,可以说是救护西藏民族的不二法门。
   
    这次会上流亡的异见人士中,有人表达了对西藏流亡政府不独立路线的看法:一位从事劳改问题研究的著名异见人士吴宏达先生发问:“桑东仁波切你作为西藏总理,为什么不向我们说明要独立,你该让你的人民知道,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作为一个曾经独立的国家,不该谈自治,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这样的问题,对于一个长达半个世纪流亡时间的政府首脑来说,是太沉重了。这里有着一个民族的无奈和痛苦。西藏历史上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这是一个不容改变的历史事实,这一次会议所达成的“共识”中就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宣称的‘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与历史事实不符。”但是历史是历史,现实是现实。桑东仁波切说:“对于这个问题,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们和中国政府谈了很多次,就是历史上的藏中关系,中国政府一直要求达赖喇嘛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达赖喇嘛不能接受的,因为这不是事实。如果仅仅基于政治需要,做出这样的承诺,就玷污了一个人起码的高尚品行。我们是不能接受的。我们要求名副其实的自治,并不是说,西藏没有独立的权力,是我们自愿放弃,这也是我们考虑了整个藏民族的利益以及为了保护藏民族核心---传统宗教与文化,所以自愿放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