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半空堂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第六回 骨肉相逢敘天倫 事出無奈賣藏畫
·第七回 說國花褒梅貶櫻 巧斡旋逢凶化吉
·第八回 舉家擇遷阿根廷 總統造訪昵燕樓
·第九回 哭愛侄張家失續音 晤洋人大千說國寶
·第 十 回 美水幽景賞瀑布 動極思靜選吉地
·第十一回 掘土成湖築奇景 以畫易松留佳話
·第十二回 陰差陽錯老蔣蒙冤 鵲巢鳩佔夫人惹氣
· 第十三回 呼友連袂巴西遠 聽曲還是鄉音親
·第十四回 吃榴槤其味無窮 逗猿猴妙趣橫生
·第十五回 搜盡奇葩綴名園 賠光血本枉經商
·第十六回 諏⒋箫L堂作中藥鋪 錯把
·第十七回 日本開畫展 羅馬遊古跡
·第十八回 郭有守親切喊表哥 羅浮宮熱鬧誇敦煌
·第十九回 和青年俊彥談中華文化 與油畫大師論
·第二十回 張大千和畢卡索是藝術頑童 趙無極與潘玉良為後起之秀
·第二十一回 寫家書情同手足 得佳廚義若父子
·第二十二回 昏天黑地找眼醫 說古道今論茶藝
·第二十三回 得是眼複明 失為國寶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王亚法
   
   

   鳏寡一人,独处异国,斗室寂寥,夜来无事,便打开电脑,整理近年来采访时摄的照片,突然屏幕上跳出一组二零零六年四月,我第一次去台湾,拜谒张大千故居“摩耶精舍”的一组镜头。
    这些资料理当我采访完就整理的,怎料回澳洲不久,就查出健康险情。医生要我手术,而且一动就是两次,到了零七年年底又补了一次,连续三次住院,差点丢了老命,幸好皇天对我眷顾,有惊无险,命不该绝。但是一场大病就耽误了我三年时间,许多该做的事全乱了套,犹如剪辑电影镜头一样,整整三年的胶卷全得删去,一切又得从三年前的旧事衔接起,写这篇文章也是这样——这是我在标题中添入“追记”的因由。
   
   白头馆长说“园踪”
    汽车从台北故宫博物院对面的一条小路开进去,转了个弯,就停在摩耶精舍的大门前,陪同的罗旭彰兄,抢先打开车门,搀扶台湾历史博物馆的老馆长何浩天先生下车。罗兄是虔诚的宗教徒,晚年和馆长亦师亦友,受馆长教益甚多,对馆长在生活上照料也不少,他为人忠厚,很值得敬佩。
   何馆长是大千先生晚年相从甚密的老友之一。
   大千先生一九七六年返台后,在历史博物馆的几场展览都是由何馆长经办,尤其是那蜚声艺坛的七册《张大千书画集》,都是由何馆长亲自写序,负责出版。他对宣传张大千先生晚年的艺术成就,居功厥伟。
   四月的台北,温润潮湿,早晨的太阳被云层挡住,有些阴霾。
   摩耶精舍的门口静悄悄的,只有三两个老外,在等待向导带他们进去参观。我站在台静农先生书写的“摩耶精舍”木匾下,做摄影记录。何馆长前来拉住我的手,介绍一位穿蓝中山装,打扮像大陆乡村干部模样的人说:“这位是故宫博物院的孙处长,他是负责管理摩耶精舍的,听说有大陆作家来,今天特地由他来陪同我们参观。”
   经过一番寒暄后,我们跟随孙处长进入园中。
   这是一幢两层楼的四合院,四周绿草成茵,古木参天,置身其中,顿时使人感到静谧,幽雅。
   大门的右侧是一泓池水,水塘的周围种满奇葩异草和摆放着许多盆景,水面上有一座小桥。水里游弋着许多锦鲤鱼,大的有一两尺长(回到上海后,大千先生的女儿张心庆告诉我,那条最大的锦鲤鱼,大千先生曾给它取名“航空母舰”),鱼池的旁边是进入主楼的大门,大门的左边是车库,里边停着大千先生的当年的座驾——一辆咖啡色的林肯桥车。
   大门的门楣上室凸出的一排黄色墙面,上塑着几个用黑色的大字——“高风亮节”,是蒋经国先生的手迹。
   进入大门,这是一间供客人等待主人接见的客厅,客厅不大,靠左面的墙上挂着一只镜框,里面是马寿华先生画的一幅四尺横披的花卉。马寿华是台湾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留学德国,有画名。他是张大千夫人徐雯波的绘画老师。在上海文汇出版社出版的《民国名人影录》一书中,有一张徐文波向马寿华行磕头拜师礼的照片。在这里一进门就看到马寿华先生的画作,可见马寿华先生在张家的地位是崇高的。
   这时候何馆长过来介绍说,当年这儿门庭若市,坐满等待拜见先生的客人,可惜如今人去楼空,满目萧然,只能享受“白头宫女闲坐说玄宗”的遗韵了。
   穿过客厅,是一个凹字形庭院。这里奇花异草,树木蓊郁,奇石盆景,错落有致,一条小径,右面通向厨房,左面通往大千先生接见客人的大客厅和他夫人接待内眷的小客厅,以及摩耶精舍的重点——大千先生的画室。
   我正要举步,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抬头望去,看见对面有一排豢养长臂猿的铁笼,几只长臂猿在里面跳跃攀腾,向着我们呼叫。
   我正在仰首观望,何馆长说,顺序参观,先看大小会客室和先生的画室,然后再观赏园景,最后祭拜灵厝。
   小会客室宽敞明亮,墨绿色的地毯,沿墙摆着一溜墨绿色的丝绒沙发,对门的墙上开启两扇大窗,窗沿做成中式镜框模样,大小正好镶嵌两幅丈二匹横坡国画——窗外的芭蕉树和玲珑的假山,坐在里边望出去,正好是一幅天然的图画。墙上挂着先生夫妇在宋美龄家做客的照片;和西洋画大师毕加索晤面,以及与溥心畬等老友的合影,这里布置紧凑,气氛温馨。
   大会客室就显得很有气派了,南北两面都是落地窗,纱窗帘覆盖着丝绒窗帘,朝南的几扇落地门可以进出,奇妙的是,在落地门的玻璃把手上,竟然隐隐可见先生的水墨山水画,这是先生匠心独运的巧妙构思。地上铺着蓝色地毯,四周摆满造型简洁的木框沙发。沙发间配有茶几,排列整齐得当;墙的另一边是一张大长桌,中间供着一尊大千先生的全身陶瓷像,两旁各有三块奇石作摆设;靠长桌的墙上挂着先生和张群等老友的合影;南面的那侧墙上,有一幅与真人大小相仿佛的先生全身遗像——手持拐杖,长髯飘拂,仙风道骨,犹如鹤翔云端,潇洒飘逸……
   想当年张学良和张群、王新衡等老友,常在这里聚会,他们三人组织一个“三张一王展展会”,所谓“展展会”,就是每月一次,轮流在各自的家中饮酒清谈,品尝美食,吟唐诗,赏宋画,唱元曲……高兴时请评剧名伶郭小庄来清唱,或请乐师弹一曲古琴,以抒己怀。
   这落寞的空间,曾是几个流亡政客和失意文人的消遣场。凝视这里的陈设,我想起那张曾经被张大千收藏过的《韩熙载夜宴图》里的人物故事……
   何馆长的介绍打断了我的联想,他说:“大千先生仙逝的当天,我赶来这里,不一会岳公(张群)和黄天才先生也来了,大家十分悲伤。岳公悲戚地说,我早就对大千说,不要操劳过度,走在我前面。我比大千大十岁,今天他走在我前面,由我为他送行,是非常悲伤的。说话间大千先生的夫人徐雯波来了,岳公说,刚才我叫人问过丧葬公司,大千的葬礼一定要办得隆重,不能简单。丧葬公司说按照我的要求,要花费一百万台币,现在你家里能拿出多少,张太太说我和葆罗已定,所有丧葬费用应由我们家里负担,但眼下没有现钱,最多只能凑出十万台币。岳公知道,大千是一个有八毛钱要用一块的人,张家没有现金是意料中的事。他说听说故宫博物馆准备送十万赙仪,我说我们历史博物馆也送十万。岳公说,好,那已经有三十万了,不够之数由我垫付。结果在办丧事时收了不少赙仪,办完还有钱多余,张家要把多余的钱退还给岳公。岳公说世上哪有退赙仪的事。结果由治丧委员会决定,将多余的钱出版《张大千先生哀荣录》,那本蓝布封面的精装纪念册。”
   
   老来丹青不忘情
   从客厅出来,稍作移步就来到大画室。
   一进门,首先看见曾农髯写的四条屏书法,四只镜框,依次悬挂,显示主人对这四幅作品的重视。张大千先生二十出头就拜在曾农髯门下。当年曾老夫子曾为他写下“得此门徒,吾门当大”的赞语,历史证明,果不其然,我不由暗暗钦佩曾老夫子的远见。
   何馆长指着曾农髯字幅下的一溜沙发,感叹道,当年我们一帮朋友坐在这里把盏茗茶,看先生作画,一面听他摆龙门阵,好风雅啊,而今人去室空,盛况不再。
   画室里,先生用过的旧物,一概保留原状。墙上的时针,永久地停在八点十五分上,这是先生仙逝的时辰——一九八三年四月二日上午八点十五分。
   画室中最显眼的,是沿窗的那张大画桌,桌上的颜色盆排列着,印泥盒摊开着,硕大的笔架上挂着他用巴西牛耳毛做的“艺坛主盟”的毛笔……
   哦,画桌兄,我的神交朋友,我在照片上无数次地看到你,甚至在梦中和你相遇,你有福气啊,你陪伴大师,配合大师的妙手,画出了旷世惊叹的《长江万里图》;震撼古今的《庐山图》……你成全大师的事业,你和大师的夫人徐雯波女士一样,是个无名英雄。这时我又想起了大千先生留在大陆的三位夫人,曾正蓉、王凝素和杨婉君女士,她们对大千先生的成就,都立过汗马功劳,可惜历史的恶作剧,割断了他们情缘。我想不管怎样,张大千事业成就的丰碑上,应该有赞美她们的诗句。
   我和画桌的神谈访佛被正在作画的先生听到了,他微微一笑说:“哦,亚法呀,你终于来啦,你可是我的老粉丝呢,你上世纪八十年代就为我立传,写‘演义’,我要好好谢你呢,可惜我现在不能为你作画了……”猛一惊呀,我从神游中醒来。眼前站在画桌旁作画的,不只是先生的仿真蜡像吗。
   蜡像旁边蹲着一头先生最宠爱的长臂猿模型,正在专注地看先生作画。先生用志不纷,运笔纵横,此刻也许他正在为绝世佳人开面点睛;也许他正在为花鸟添描翎毛;也许他正在为山水泼彩烘染……令人遐想的内容太多了。
   在和先生的蜡像合影时,我不由埋怨命运对我没有厚待,让我来得太晚,如能在时钟停留以前的时刻来这里,那该多好啊,然而虽然空间依旧,但是时光却无情,我只好暗暗念叨先生在信札中常用的词句,“奈何奈何……”
   大画桌背后的墙上,挂着许多镜框,自右至左次序如下:
   1.《张善子上黄山图》,绫边上的上款“先仲兄善子五十一岁重游黄山于师子林”,下款“棋枰松郎静山先生为之写真,壬寅春八弟爰”。
   2.这是一张张善子站在老虎旁照看老虎的照片,绫边下方,写有“张善子伏虎图,哲明题”几字。
   3.二哥张善子的标准像。
   4.三哥张丽诚的标准像。
   5.三哥张丽诚和三嫂罗正明合影,照片下有张丽诚题词为:“1963年3月1日,即古二月六日,是兄八十岁生日,同月十二系嫂七十五诞辰,同去成都摄此,寄给大千八弟惠存,兄丽诚嫂正明同启,古癸卯春二月十二日记”。
   6.四哥张文修像,背后立着张大千最喜爱的女儿——小名叫拾得的张心瑞。这是一九六一年张心瑞去巴西探亲,张大千特地写信给她,务必去内江故居探望四伯父,并叮嘱一定要将照片带来。
   画室四周的墙壁上,还挂有他在敦煌石窟前的留影,以及母亲曾友贞女士画的“耄耋图”。
   面对照片,我想起先生晚年的诗作:“海角天涯鬓已霜,挥毫蘸泪写沧桑。五洲行遍犹寻胜,万里归迟总恋乡。” 我理解他在“看山还是故乡青”、“有家归不得”的思乡情怀。这些照片,他从巴西带到美国,又从美国带回台湾,这是他生命的一部分,是他去国怀乡的系魂瑰宝。
   张大千先生一生,幸运地生活在一个有知识分子自尊的环境里,不管在海内外,对他的关心的权贵很多,但他在自己的大画室里,只悬挂恩师的墨迹和父母兄长的照片。那些和权贵朋友的合影,只挂在各个客厅里,略作点缀,尺幅也不大。
   
   
   孤鹤悲唳恋旧主
    走出大画室,眼前是沥青铺就的小径,顺小径而行,爬上土坡,是摩耶精舍的后园。小径的两侧,摆放着各式松、柏、梅、榉、杜鹃……的盆景,翠绿葱郁,生机盎然。陪同的孙处长介绍说,这里种植着六百来种花木,其中不少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名贵品种,有的是大千先生从巴西八德园运来的,有的是从美国运来的。他指着四盆铁柏树说,这是大千先生生前培植的,已经有二百多年树龄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