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施化,你说什么啦?]
张三一言
·凱撒式多數人暴政
·歐威爾式多數人暴政 (+2篇)
·何人何故反民粹?
·辨真:暴力是這樣的
·幫共學者高論:多數人民主=共產 (+1)
·暴力革命是文明終結?
·分裂節後之國難:節哀逆變(+1)
·寄希望派無中生有的習民主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极权天下变幻马克思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共產黨政權沒有合法性(2篇)
·用謊言說出來的合法性
·香港人為甚麼戀英殖反共殖?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專政黨沒有生存權利
·可以結黨為私不可公權謀私
·四種政權合法性觀點
·民意,你從哪裡來?
·惡善能人與善惡能人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革命動亂倒退、以暴易暴、社會進步
·人性小故事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緬甸民主+豬哲學+私占公權+習氏規則 (5篇5千字)
·王岐山為甚麼要談共產黨政權合法性?
·黨主民奴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施化,你说什么啦?

   
   
   
   张三一言
   

   
   施化写了一篇《从孙中山到刘晓波》大文。施化声援和维护刘晓波,我支持,但要拿革命来陪葬,我反对。以下是我反对的理由。
   
   [一]、以史错鉴
   
   施化开宗明义说:“以史为鉴,可以明志”。但是,施化只看到史,好像没有从史中鉴往知今、知来。
   
   例如施化说:“孙中山在西方很多年,好像没有认真研究过西方的政治体制,去发现人家建国一两百年,前后换了几十届政府,为什么根本不用发一枪一弹。”这个史当然没有错,但是,一拿它来鉴今天的中国现实就变成哈哈镜里头的形象,在扭曲的形象下,所表达的志也就谬之千里。
   
   谬在哪里?孙中山曾经发表过“走向共和”的演说。单单是“走向共和”这个题目就说明,孙中山“研究过”西方政治体制。在这个演说里,孙中山说:他在流亡奔走各国期间,“把 各国政治的得失源流,拿来“详细考究”,预备日后革命成功,好做我们建设的张本。…研究所得的结果…创出这个五权宪法”,就是说孙中山不但“研究过” 西方的政治体制,而且还是“详细考究”。不但“详细考究”过,还把西方宪政在中国实施在建国大纲中作了规划:第一为军政时期,第二为训政时期,第三为宪政时期。宪政期,就是做到如同西方一样“根本不用发一枪一弹”去换政府。不但是规划了实施步骤,事实上也在他的后人努力下实现了中国的民主宪政制度,这就是今天的中华民国。
   
   请施化明鉴。第一,人家是历经一个动了真刀枪、发了千万枪、千万炮、把人送上断头台的阶段,才把民主宪政之国建立起了的。这个阶段,在中国就是孙中山的“军政时期”。
   
   第二,人家美欧诸国是“建国”一两百年后,在民主制度(国家)里才“不用发一枪一弹”去“换了几十届政府”的。在民主国家建立之前绝对没有出现过“不用发一枪一弹”去“换了几十届政府”的怪事。这里的“建国”必有之义是:“建立一个民主宪政之国”。施化明鉴,在孙中山始创的的中华民国施行宪政后,也同样是“不用发一枪一弹”去“换了政府”的。
   
   讲了以上事实后,请问:
   
   一,中国目前建立一个民主宪政之国了吗?
   二,人家是发了千万枪千万炮的才建立起民主宪政之国,为什么中国要建立民主之国就不准发一枪一弹?
   三,要中国人在专制独裁下不发一枪一弹去“换”现政府,这是从什么史鋻出来的大道理?
   
   施化这样不讲逻辑、随意因果、信口推理,是不是儿戏了一些?
   
   
   施化说:“刘晓波的政治主张里,军队中立,不参与任何国家政治。这对于所有成为中国领袖的前人,都是根本性的进步。”这不是历史事实。历史事实是,孙中山没有建立“党军”,他建立的 “国军”,实质上是国家的军而不是国民党的军。根据什么这样说?根据就一是如上所述的建国方略三阶段。其一,中华民国并不像共产党拥有的中国那样宣称党领导军队。其二,“军政”就是党军夺权建政;“训政”就是党培训和管理政府;“宪政”就是党归原位,和所有民主国家政党同。其三,不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没有像共产党哪样“把党支部建立在连里”;现今的现实是国民党民进党都党不拥有军队,军队归国家所有;政党不拥有政府,而且受政府管制。就是说,人家不但说了,而且早就做到了“军队中立”!今天在中国提“军队中立,不参与任何国家政治”主张,只能说是后知后觉。说这些主张“对于所有成为中国领袖的前人,都是根本性的进步”的人连后知后觉也不是,而是不知不觉。
   
   军队中立不参与政治,孙中山等前人不但说了,还做了,而且做到有很好的成绩了。不服者请回答:中华民国国军是国家的,还是国民党的或民主党的?国军是中立的还是有政治(或政党)偏向的?
   
   施化这样以史为鉴,越鋻越错。
   
    [二]、失实舍理
   
   既然评论和否定孙中山革命,理应以孙中山革命事业为依据。孙中山革命业绩是什么?就是建立民主宪政制度的中华民国。请问蒋经国政府换成陈水扁政府,后又换成马英九政府,发一枪一弹没有?它与“一两百年,前后换了几十届政府,为什么根本不用发一枪一弹”的欧美诸民主国家有什么不同?把“到现在为止,中国有哪一个政治制度保证了权力平稳交接?国共模式?毛林模式?华邓模式?邓赵模式?所有的不过是,指定接班人的连连失败,推翻现政权的不断尝试和保住现政权的疯狂努力。”的共产党劣迹扣到孙中山革命头上去。这样失实舍理的论述怎么服人?。
   
   一些反革命者意图以把假理说上一万遍变成真理。意图把现代民主革命与百年前中国的改朝换代划上等号;不断地说革命的结果必然是一个新的专制取代旧的专制,意图用革命与专制划上等号。这是无视历史和现实;无视美国立国革命、英国光荣革命、中国民国革命都实现了建立民主宪政国家的目的这些无可质疑的事实。他们有意舍弃、隐瞒这样一个道理:革命的结果决定于革命所追求的目的。为了“你做皇帝不如我做皇帝”目的而革命,结果就是一个新皇帝取代旧皇帝;为了追求专制而革命,所得的就是专制;为了民主而革命,极大可能就是建立一个民主国家。建立什么国家与用什么手段,与革命或不革命,或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无关。孙中山为民主而革命结果是建立了民主宪政的中华民国,毛泽东为了建立专制独裁的目的而革命,结果就建立了符合他所追求目的的共产党一党专政国家。
   
   施化的把毛泽东的为专制革命视为孙中山为民主革命同同一性质的事,把反民主的毛泽东视作民主提倡者孙中山的徒弟,是失实舍理。
   
    [三]、重形忘实
   
   施化说:“孙中山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历史书上,一直被当作国父和教父。效法孙中山,走武装斗争推翻前政权的道路,是他的后人蒋介石和毛泽东的主要实践。…这个非常误人。”
   
   评价孙中山到底是以其手段还是以其目标作决论?若以手段作决,那孙中山是正是负,可以讨论,但是,没有结论,不妨各持己见。评论现实或历史事件到底应该以事件形式作准还是以事件实质作准?我认为应该是实质;应该以其目的和结果作为决定性依据。孙中山的目标是推翻帝制建立民主制度。以结果观之,不管它经过多少挫折和失败,其间有过专制独裁阶段,但是其建立民主宪政的中华民国目的实现了,起码是局部实现了;现正发展中,有可能普及大陆。如果你认同并追求结束专制建立民主宪政架构,而这追求实现了,你说,这是不是进步?
   
   每一个时代都有其局限,以后世的进步状态要求前人前事是不合理的。若因时代局限(约前百年时代世界主流并非和平演变而是武装夺权),当时几乎都用暴力途找寻民主或改制度,若以是否用暴力作判定标准去肯定或否定历史,那么,美国独立战争、英国光荣革命都在被否定之列。
   
   施化,你说什么啦?
   
   你这些话的可能的客观效果是:目前中国存在多条结束一党专政制度的道路,从理论上堵死其中一条极具现实意义的是革命道路(不管它是用颜色的还是用大炮的)。
   
   2009/7/4 新世纪
   
   
   施化《从孙中山到刘晓波》地址:(http://www.canyu.org/n7921c10.aspx)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