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张三一言
·有沒有敵人爭論在思想史的地位
·這個世界是沒有一個人不可以批評的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
·與楊光討論:極權之下無改良
·[再與楊光討論] 革命不是必須,而是無奈
·千人下跪,怎麼看?
·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我是口頭革命派?
·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令人迷惑、極應關注的溫家寶現象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和楊光第三次討論:極權無憲政
·言論自由就是不可以.不應該反駁批評
·心中沒有美國黑奴才能讚頌華盛頓
·言論自由:保護魔鬼言論的權利
·支持溫家寶還是反對溫家寶?
·宋魯鄭的一黨專政優秀論
·批评产党就是追求完美的乌托邦制度和政权
·由劉建安罵娘引起的言論自由話題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0年不願忘記而重貼】
·六四21周年,提出反對民眾使用暴力二原則
·和楊恒均討論中國人為什麼不遵守遊戲規則?
·中国民主化的三条道路
·拿出證據來!
·洪哲勝的“潑男駡街”
·熱兵器時代暴力革命成功了!
·中国是暴力革命的沃土
·溫和派激進化舉隅
·韓一村《維權語錄》註批
·小评韩一村的“痞子、无赖”大讨论
·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答鄭義:我的大漢族主義觀
·陳雲:民主就是不包容
·民意是甚麼
·韓一村的真理
·口頭革命派是民主力量之一
·改良派最致命的是“合作,不反抗”
·這樣理解共產黨
·中共“進步”齊齊睇
·一千零二夜譚──中共與民主反對派妥協
·共产党长命之一视角
·是虎噬人還是人馴虎?(四篇)
·評洪哲勝非暴力變革中國的觀點(另一篇)
·“永遠站在弱者這一邊”探識
·胡平強行代表別人意願
·骂猴者有制猴权时会杀猴吗?
·中国为甚么专制万岁?
·暴力還是非暴力能吸引國內民眾?
·请刘路不要搞内斗、分裂
·谈谈“躲在安全地方煽动别人送死”
·是否善待敌人看出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删除刘晓波的美共内容是件大事
·请问胡平:中国有两个共产党吗?
·与茅于轼商榷,城管打人是共产党本质的延伸
·我讀不懂劉曉波
·让历史判断美共879个字会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
·廖天琪做稳了得意文人
·劉路護黨心切
·別人反駁不了,張裕自我打倒
·澄清无敌论的几个问题
·查建国的没有敌人和胡平的没有敌人
·为甚么反对刘晓波?
·中国知道分子何以劣于西方知识精英
·我的人民自決觀
·強暴漢與受害婦罪錯相當論
·余杰反共和
·知识精英为权力枭雄写历史
·“反暴力革命”是一个信口开河的理论
·給張鶴慈、小喬講些邏輯與道理(三篇)
·郎郎奏爱国,土共唱战歌
·突埃革命打破了的神话
·賣民觀點:見好就收
·見好就收見鬼去
·突尼西亞是不是暴力革命?
·我对以暴力反抗暴政的观点
·就暴力与革命问题敬复王小华君
·对中国民主前途悲观还是乐观?
·胡平见好就收是出卖埃及人民
·我不同意“见好就收”,主张“得好可收”
·“華世界”與阿拉伯世界誰更保守?
·对照毛邓胡我对彻底否定穆巴拉克有保留
·反革命失败后退守到反暴力革命防线
·华人异议群中的改良与革命
·我的原則:堅持和肯定鼓吹革命正確性
·冷血理論
·好教、坏教、自信教、被信教…
·溫*家寶的“民*主”透視
·请让历史和人民再次选择了共产党!
·达赖喇嘛为甚么会民主?
·民主社会要容忍异己,并与之较量
·恶人坏人好人善人都有相同的人权
·中共国内追求独立现象
·中国为甚么没有支持民主的中产阶级?
·共产国与非共产国阶级状况的异同
·大陸系思想特色:你要認錯、道歉
·打狗小论
·评论《人民日报评论》: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
·权力私有者必定维护森林法则
·抢劫权力天公地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张三一言
   

   
   在邓玉娇案中有这样的一种质疑:难道胡锦涛会保护邓贵大、黄德智这些芝麻官?在石首事件中有这样的一种质疑:犯得着动员8000武警来保护、袒护一个杀人犯么?──它的意思是共产党不会包庇下属党官作恶犯罪,特别是胡锦涛的共产党最高层不会保护最低层的小党官犯罪;它要告诉人们:各级共产党官必定会保护人民,在诸如邓玉娇案、石首事件中人们的反应、反抗是错误的、没有必要的。
   
   所以,这些质疑者除了发出这么样的质疑外,还对被质疑者作出这样的谴责性判断:用屁股想想都能明白的胡扯,居然成了“抗暴”的理由。另一个谴责性判断是:支持刘玉娇和石首抗暴民众的是政治炒作。
   
   当然,这些质疑者也说出大道理。现在选择以下这个大道理让大家看看。
   
   大道理一、黑帮大佬在司机供大大地过于求之时,有什么理理不请品良技优的司机而请吸毒酗酒的司机?同理,仍然有大量的贪官污吏前仆后继跟上来当小官的情况,胡锦涛共产党有什么理由要包庇邓贵大、黄德智或石首谋杀涂远高这些犯罪小官?
   
   大道理二、邓贵大、黄德智或石首谋杀涂远高者即使是共产党地方官的亲戚朋友,但是他们与胡锦涛没有亲戚关系,胡锦涛中央犯不上为他们冒风险。
   
   大道理三、“动了基层会危及中央。这有一部分道理,但目前中共一直在反腐,大大小小的官员进监狱的不少,可以说,中共目前的贪官污吏被整肃,是中共为了保住政权的不得不采用的手段。”意思就是说共产党已经用反贪反腐作为维稳手段,所以,为了维稳不会保护邓贵大、黄德智或石首谋杀涂远高者这样的芝麻绿豆贪腐小官。
   
   如果你不开动脑筋思索一下,就很容易全盘接受了这个用比喻给出来的大道理,就会上当受骗;如果你稍为想一想,就会发现这些大道理没有一个可以成为理由。
   
   一错、认为胡锦涛会招贤官。
   
   胡共产党集团招揽中央、省市、县、乡、村党官。其目的是要他们倒痰孟按摩开车做饭的,还是帮共产党打压民众维稳政权,以及能搜刮更多黑财富?答案明确不过,是后者,绝对不会是前者。你们不妨看看,这到底像黑社会头子请司机,还是像黑社会头子招收“马仔”(下属、同党、打手)?答案也是明确不过的,像后者,绝对不会像前者。常识告诉我们,共产党招揽下属党官必须符合如下条件:一是够奴性(或说够忠,能给上级输诚和送利);二是足够贪婪自私(即够现实中实际的党性);三是对民众足够心狠手辣(即够压得住民众);四是足够狡猾(即有足够的欺骗民众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够维护党政权的稳定。邓贵大、黄德智具备了前三条条件,可惜缺少第四条,所以恶迹被通天,各级党要保也保不住,只好以轻轻地以“开除党藉”割爱。
   
   二错、认为芝麻绿豆小官邓贵大、黄德智与胡锦涛没有亲戚关系,胡锦涛就不会保护他们。
   
   我反问一下:胡锦涛和你们这些维胡者也没有亲戚关系啊,那你们又为什么要维护他?回答是:虽然少了“血浓于水”的亲情关系,但是有“权力特权利益浓于亲情”的利害关系。
   
   胡锦涛及其党为什么要保护邓贵大、黄德智、石首杀人者?
   
   有如下三大条理由。
   
   第一条。共产党现在之所以有能力维持其统治权力,靠的是从胡中央到最底层芝麻绿豆官,组成一个贪污腐败网。每一个党官及其包养收买者都组织入这个网中,每人都有一个位置。网中官及其它成员的关系是这样的:上级给所有下级和被包养收买者利益和贪污腐败的条件、机会,下级或被包养收买者以承认其权力作为回报;承认其权力,表示承认和维护他有更优厚的利益收入及贪污腐败的条件和机会;下级贪污腐败所得必然奉送一份给上级,上级贪污腐败所得也会荫及下面。网中人结成了一个利益与生命共同体;所以,在网中之官,不论他们之间有没有亲戚关系,只要有外面势力触及,特别是所触及的是网中组织固有特权和利益,都必然会受到全网官和其被包养收买者的反击和追击。邓贵大、黄德智、石首杀人者的上级必定要保他们,上级的上级又必定要保上级,一级级上去,结果是胡锦涛很难不间接地保邓贵大、黄德智、石首杀人者这些芝麻绿豆小官。以常用时评词语表达就是:胡锦涛保护底层芝麻绿豆官是结构性制度性决定的。
   
   因为如此,所以各级大大小小党官就有持无恐,无视法律和民情。公开表露其丑恶面目。巴东党委扬言(大意):为什么要相信一个妓女(指邓玉娇)而不相信我们的人(邓贵大、黄德智)。人在我们手里,证据在我们手里,法律在我们手里,说话权力在我们手里;我们怕什么?当时大部分党喉舌都站在巴东党委一边,形成了一个全党与一个女孩子作战的奇特现象;当然,这个女子的后面有全国民众的支持。
   
   第二条。不管邓贵大、黄德智官级大小如何,重要的是他们具有“党的领导”这个符号。你反对党员、你反对党官、你反对党支部,他们的神经系统就会立即条件反射:你反对“党的领导”。反对党的领导岂可容忍?这是共产党的阶级斗争传统,反右时的“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罪,把这个传统最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个传统至今未消,石首、邓玉娇案中我们都看到它的影子,并起著作用。这是各级党以及高至胡锦涛要保大大小子官员的理由。
   
   第三条。最深层的理由是“党外力量绝不可反党”这一条党权维稳原则。反党之路绝不能开通,因为一开通,民主这个“妖魔鬼怪”就必定会跟着上路,民主意味着亡一党专政;这怎么可以容忍?在石首事件、邓玉娇案中反对当地党官的民众无例外的都是党外体制外力量,这个力量是民主沃土。只要你放松压制这一力量,民主就进迫一步,所以共产党必然寸土必争,非到无计何施,万不得已,绝不退一步。基于此,作为反民主核心和最高层的胡锦涛,不论在事实上还是理论上、逻辑上都无法不保护邓贵大、黄德智、石首杀人者这些芝麻绿豆小官。
   
   三错、以共产党反贪污反腐败作为不会保护作恶芝麻绿豆小官的理由。
   
   这理由更是可笑。是的,的确是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官员因贪污腐败被送进监狱;连政治局常委陈希同、陈良宇都进去了。这是什么问题?一是,你做事不够圆滑,把丑恶事通了天,党要保你也保不了,只好拿你来作祭品。二是,你得罪了有能力保你的党上级。三是,你与对手作你死我活的斗争失败了(陈希同、陈良宇是为例)。其实任何一位政治局委员若发生与两陈同类事件,失败者都可以被加上贪污腐败罪名。既然大家同是贪腐官,互相包庇互相保护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上级(上到胡及其政治局)保贪污腐败的下级官员是常态,不保,例(如邓贵大、黄德智),是例外。
   
   N年前我曾多次公开问与我辩论的网人敢不敢打赌:明年今日,共产党的贪污腐败比今天更严重?没有人敢应赌。
   
   请问,那些肯定“目前的贪官污吏被整肃”者,敢不敢打赌:明年今日,共产党的贪污腐败比今天更严重?
   
   
   2009/7/2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