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素子文集
·容為耀——“右派情踪”(8)
·肖里 李又然——“右派情踪”(9)
·胡敵 胡忌——“右派情踪”(10)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朱屺瞻先生的這兩幅畫,我分別得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雙蝦為錢君匋先生所贈,四蟹則與我哥昌米以唐三彩樂俑交換得來。
   
   約一九七一年,尚在“文革”的嚴峻時期,那時我哥昌穀已歷受磨難,並遭下鄉勞動等衝擊,亦已患肝病。南山路韶華巷寓舍已遭多次抄家,變相封門。全家老少移住在美院廢棄的老食堂破屋內。“塞向墐戶”,真的是以磚頭堵塞破窗的,他也已極少作畫。卻與數位老先生通訊,如杭大夏承燾先生,龍游路沙孟海先生等。凡手書或畫作,均不付郵,一律由我傳遞。我那時在杭郊留下鎮一間村店打工謀生,假日回杭,我哥若有信件外寄,即由我奔走傳送。
   

   一個春日,錢君匋先生自滬來杭,下榻清波門附近省軍區招待所,有函致我哥,我哥讓我持復信送與錢先生。先生時亦已遭文革衝擊、靠邊。浙江省軍區某要人邀請先生來杭作短期散心。先生此來攜同夫人及妻妹。在省軍區招待所會客室,我得到三位老人的接見。錢先生和藹可親,絮絮如老嫗,詢問我哥病情、服藥情況甚詳。先生在杭期間我曾多次往訪,並曾獲三位老人合照一幀,至今保存。先生回滬後則通訊不斷。先生每來信必有字畫附寄相贈。當時有一位列車員,來往於滬杭間,先生時請他帶所治印石等實物相贈,日積月累,存積之數量頗豐。先生心細如髮,那時鄉間無書可讀,先生則為我帶書。我居鄉村寄住豆腐站樓上,後獲杭州武林路小閣樓一間,母女始有安身處。先生請列車員帶來蘇州産蘆葦窗簾兩幅為賀,並為閣樓題寫“芷閣”二字橫額,我於閣樓老虎窗上挂上窗簾,大小尺寸竟與定製一樣合適,真是天意。
   
   朱屺瞻《雙蝦圖》,即是那時先生通訊時附寄者。一九七五年為慶我生日,先生送我冊頁一本,將遍求海上名家字畫,待畫滿後寄我。每求得一張,先生必來信述之,計有一、二十家之多,有來楚生、謝稚柳、朱屺瞻、申石伽、豐子愷、唐雲等等,當冊頁輾轉至程十髮處時,又適逢抄家,遂被抄沒。這本冊頁我終未獲見,但有訊息偶而傳來。在七○年代中期,那場滬上“黑畫展覽會”,我哥昌穀適至上海,參觀了此會,他在展覽的多張“黑畫”中,竟見到豐子愷在我冊頁中的畫作,題句“賣花人去路尚香”!上款“素子賢侄”。我哥見了魂飛天外,立即致信鄉間,讓我銷毀所有信件,依他的經驗,此等人肯定會“順藤摸瓜”,禍將至矣!由此可見,這本冊頁已被拆散,像王謝家的燕子飛入尋常百姓家了。
   
   又二○○四年,桐鄉葉瑜蓀致信奧克蘭與我,說他見到一本畫冊,亦選登了豐子愷這張曾是冊頁中畫,可惜我在海外遙不可及,否則當可“順藤摸瓜”追尋一下,是誰人將抄家物資佔為己有?
   
   《四蟹圖》來自我哥昌米,和我們交換所得。一九七八年陳朗自西北謫所返京,西北友人惜別,贈馬家窯型彩陶及唐三彩俑數件以為紀念。八○年代初,陳朗南來家中時攜之以歸,置於武林村書架上。我哥昌米來訪,見了其中之唐樂伎彩陶尤其喜愛,遂以其《四蟹圖》換去。此唐俑高可十五公分,著斜領寬袖衫、紮長裙,腰間系帶,梳雙髻,盤坐。膝間置箕形打擊樂器,雙手持短棒作擊“箕”狀。面頰渾潤豐腴,光眉細眼。色彩陳舊幾乎褪盡,為傳統之褚石、薯紅、青綠。唐俑多膺品,我哥交換後又心生疑惑,似有悔意。然此唐俑來自西域,或當不有誤。若哥固輸與妹又有何妨!後我又有以黃賓虹畫與穀哥換潘天壽畫之舉,孰贏孰輸,恐行家也難品評。
   
   陳朗有《戲題朱屺瞻四蟹圖》五言古體詩一首,題時距朱作畫之一九七六年已十七年,錄如下,聊供一粲:
   三蟹俯而尖。一蟹仰而圓。
   仰者視即知,俯者想其然。
   莫問腸有無,醉顔方渥丹。
   世人嗜口福,往往喜爾鮮。
   茲來十七載,時日已播遷。
   一蟹復一蟹,毋當奇貨看。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