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失畫記]
素子文集
·林希翎——“右派情踪”(11)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失畫記

我喜歡字畫,是與生俱來的,本篇中所記,都是我曾經收藏,後因各種原因又致散失者,心疼之餘,形諸筆墨。
   
   我並非藏家,也無財力。收藏之物大多為書家、畫家所贈者,與兄長或前輩所賜,或為家傳之物。因為喜愛、看重,即使在顛沛流離中也隨身攜帶。但是仍終致失去。無計挽回,現擇其要撰文記之,憑弔之。
   
   一,陳伯衡書法阮性山繪畫摺扇。上世紀五○年代,我就讀杭州師範音樂科時,常於假期中居住陳伯衡老先生石墨樓,伯衡先生為浙江通志館館員(館長余紹宋),浙江文史館員、金石學家,撰《兩浙金石錄》。某次生日,先生贈我摺扇一把,灑金扇面,斑竹扇骨,正面為先生親筆小楷,因寫於冬季,篇末有「天寒手顫,書不成文」等謙虛之辭。還被我嘲笑哩。反面為杭州民間畫家阮性山之畫梅。阮性山耳聾,人稱阮聾子,一九四九年後失業,伯衡先生時時照拂之。畫上款題曰:「素侄拂暑。」我得扇甚珍惜。一日攜至外西湖浙美我哥處,被同鄉學長沈海駒借去欣賞未還。後沈海駒罹「中統特務」嫌疑,被捕勞改,數十年來未回美院,此扇自然無從查詢了。

   
   二,黃賓虹山水幅。這是我唯一賣出的畫,此畫原為陳朗所收藏者。六○年代初,陳朗已被遣到懷來勞動,我和大幼居京。老家溫嶺公婆二老,向由陳朗承擔生活費。五七年後生活拮据,一次急切之間拿不出寄老家的錢。我向榮寶齋賣了這幅黃賓虹山水圖,為六○元人民幣。陳朗自懷來歸來也沒有責怪我,我卻一直自責,悔恨。
   
   三,陸儼少書法。上世紀六○年代居蘭州,二哥昌穀寄贈給我三件字畫,讓我變賣後貼補家用。我們捨不得賣,留下自我欣賞了。陸儼少所書為毛潤之的「故園三十二年前」詩,宣紙四尺對開,是先生力作,我們張掛在室內壁間,「文革」中幾經抄家,不知遺失在那一次抄家中。四,陸儼少山水二幅。上世紀七○年代,陸儼少先生自上海來浙美任教,與我哥昌穀為忘年交。因家屬仍留上海,先生單身在杭,我哥住處在南山路韶華巷,與浙美近在咫尺,故先生幾乎日日來我家,或閑談,或隨意作畫。畫完並不攜歸,這些隨意之畫中常有精品,比他的刻意創作有更多的神韻。如《西冷印社四照閣對飲圖》(畫中人物為我哥與他本人),《雙清圖》,畫老松與竹。我不常在我哥處,老母時時拾掇留給我若干,我一直珍藏。一九七八年我返城後,任教於杭州浙江機械工業學校,有同事湯楨祥者,四○年代留美學生,學航空的。曾被冤有二十四年勞役之災,與我友善,時常來往。他有女友為某畫廊業務員,在他口中得知我家有藏畫,由湯楨祥偕同女友來觀賞,向我借去陸儼少山水兩幅,並我哥昌米畫牛數幅及程十髮人物一幅,我申明只借不賣。巧合的是,有北京畫家何建國及二幼同學霍氏姐妹來訪,遂與陳朗一起陪同遊黃山、千島湖、徽州西遞村等,還在屯溪參與了國際徽學的活動,逾十日方回杭州,遂向湯楨祥索畫,不料,陸儼少山水已被畫廊老闆擅自賣出,見利忘義,我非常心疼。從此失去此二幅珍品。
   
   五, 潘天壽墨蘭。穀哥寄贈我三件書畫之一,在「文革」初期,我即與其他字畫一起藏匿在走廊的煤堆下,躲過了劫難。後帶回杭州,因穀哥自己藏品全部抄沒,遂將此幅墨蘭供他欣賞,張掛於他韶華巷住處之壁間,不料亦不翼而飛。
   
   六,周昌穀《送別圖》。四尺整宣,畫的是藏民為女醫生送別,有馬匹、女嬰,背景為大草原。我哥應甘肅民族出版社約稿,此畫由該社印行。我哥遂將原稿贈我,我一直珍藏者。在蘭州經數次抄家而倖存,帶回杭州,被侄兒借去(米哥之子辛牧),後又被米哥家客人借出不還,從此丟失。
   
   七,周昌穀《繡花圖》。我哥所作之精品。畫蘇州鄉間婦女,頭巾、百褶圍裙,接拼大襟衫。在瓜棚下繡架上刺繡,身旁有嬰兒車,內坐一玩花幼童,赤膊、肚兜。見者無不喜愛。此畫曾被蘭州文化館館長詹樂政強取去,我又強取回。後帶回杭州,我哥同學吳進於劫難後,自福州來杭拜會我哥,向我借去十張畫,說是給福州諸同仁開開眼界,十張畫中有這張《繡花圖》。隔年來還,只得九張,《繡花圖》已不見,說是被一美籍華人強取去。失去《繡花圖》,我非常心疼,從此與吳進絕了交。
   
   八,周昌穀《山羊少女圖》。「文革」開始,我曾返杭,有向在蘭州居的一友向陳朗硬索去。
   
   九,周昌穀《荷花圖》。陳朗在蘭州,有工作單位的一位「造反派」盛力人者,因陳朗介紹結識我哥,他家住杭州塘棲,探親時,我哥托他帶去荷花一張贈與陳朗,他竟佔為己有。
   
   十,周昌穀《貓蝶圖》。「文革」中,我哥被關牛棚,有暫釋回家之時,應我之請,為畫此《貓蝶圖》。我因思念老家雁蕩,原家藏有仇十洲《貓蝶圖》,工筆、假山、白貓。我哥為我所畫則是黑貓、黑蝶,要我答應此畫不能送人,我珍惜之。然我自蘭州回杭州後。盛力人向陳朗強索,陳朗竟與之。我心疼至今。
   
   十一,夏承燾《成圓法師傳》手迹。抗戰時期,夏先生返溫州故里,曾任教樂清雁蕩山中學,與靈巖寺主持成圓法師交厚。寫有《成圓法師傳》。「文革」時期,夏承燾任教杭州大學中文系,因投稿日本學界,辨釋岳飛「滿江紅」詞真偽。此事被造反派視為賣國行為,而批判、而關押。此期間我在杭郊留下謀生,時過先生寓,得先生授詩。夏先生善書法,會繪畫而不常作。當他得知成圓法師為我母堂兄,遂將所作成圓法師傳原稿贈我。夏先生在其學詞日記中多次提及成圓,在抗戰時期成圓患病即將離世前,為成圓主持之靈巖寺佛經整理目錄。此手稿系毛邊紙,兩大張,修改文字痕跡纍纍,真正的草稿。字體比一般小楷略大。我如獲至寶,珍藏在一鏡框背後(鏡面另有字畫),即使如此,最後還是遭失。
   
   十二,吳茀之《扶桑圖》。吳茀之浙美國畫老教授,贈我字畫多幅,計有《麻雀》、《螃蟹》諸圖。此《扶桑圖》,四尺對開,非先生所贈,為文革中抄家散出者。當時美院校院內一度抄家,字畫亂丟,有一位燒開水的工友,因工傷休長假,日日於院內尋覓遺畫,常來我哥處串門,為其所贈。《扶桑圖》題詩二句為「欲折一枝易落,移來畫裏春長」。我哥韶華巷住處被抄家封門,闔家住美院內破屋中。友人幾乎絕交,唯工友等沒有顧忌,常來常往。另外,此工友還贈我潘天壽臨池習字多幅,我大多轉送與人,自留數張請諸樂三先生題識之,諸先生題:「此潘天壽先生臨池習字素子珍之寶之難能可貴 諸樂三。」《扶桑圖》遺失於何時,不得而知。
   
   十三,諸樂三《豆花圖》。諸樂三為浙美國畫老教授,與吳茀之同為吳昌碩弟子,此圖畫肥碩蠶豆花數株,為諸樂三力作,七○年代在杭州所住閣樓時遺失。諸先生曾贈我書畫多幅,畫有水仙、紫籐。我有詩題諸先生《紫籐圖》曰「清露曉滄滄。珠光雜夜光。垂裳兼宿淚,斂袂綴初妝。迴護依新綠,攀緣倚老蒼。異時閑賭賽,應惜繡羅囊。」又贈我自刻印蛻,上題 「金石緣 」三字。諸先生精中醫學,我家人凡患病,均請先生診治,先生擬藥方必沉吟良久。吾家珍藏先生歷年處方,作書法觀賞。
   
   
   十四,陸維釗《山水圖》。陸維釗為夏承燾同代人,早年任教於杭州大學,詞人,有書畫名。後調來浙美,為書法教師,書宗楊維楨。文革期間與我哥同住南山路韶華巷,已七十餘歲,尚帶有浙美研究生。我因慕先生字畫,先後向他敬求墨寶,他贈我冊頁水仙圖及書法各一,另外我向他敬求山水一幅。先生喜用皮紙作畫,這幅山水為四尺三開。那日我去取畫,他與我聊天,談漢代儒生賈誼,談我哥昌穀與賈誼相似,不會「自用其材」,我至今不明其出處。陸維釗所畫山水,後因小友小彤因父親繫於獄中,向公安某負責人賄賂,向我索要,我是無私奉獻了。
   
   十五,錢君匋書畫。在上世紀七○年代我即與錢君匋通訊,每信他必附寄我字畫,所以我有錢君匋字畫多幅,故也不甚珍惜,常常隨手贈人。上世紀八○年代末,先生贈我詩箋拾張,為自作詩,以草體書法,飄逸耐看,平日他多用隸書,我不甚喜愛。可是陳朗又以其中兩幅贈與友人司空谷先生,我覺得非常可惜,而又不忍討回。
   
   十六,董其昌書直幅。一九五六年陳朗購自榮寶齋。此幅經沙孟海先生考訂過,屬真蹟,上寫《詩經》句「嚶其鳴兮求其友聲」。因抄家我哥昌穀家中凡藏畫、古董等一無所存,穀哥對董其昌此幅草書極為欣賞,故我作主贈送與他。我哥回贈我一隻手錶,價值僅數十元。
   
   十七,黃賓虹山水花卉雜畫六幅。為陳朗平日搜存者。黃賓虹平生多畫山水,甚罕見花卉,故極為珍稀。七○年代,我自西北返杭,攜歸劫餘之字畫,其中即包括此六幅。我哥昌穀見了喜愛,以潘天壽《睡烏圖》與我調換,二者價值相仿又我哥喜歡,我樂於割愛。
   
   十八,周昌穀畫周素子大幅油畫像。一九五三年夏,我哥在美院即將畢業,考慮今後不知分配何方,為我畫油畫像以作紀念。此畫精工,畫了整個夏天,在當時外西湖十八號美院陳列館內,我坐於圈椅上穿白襯衫,黑背帶裙,梳長辮子,十八歲的年華。後穀哥留校任教,此畫一直留在哥處。一九五八年底,我自福州返杭,向哥詢問此畫下落,哥謂被同校教師吳德隆於五七年反右前借去,因我時已劃為右派學生,哥不敢向他索取,從此失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