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郑义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郑义作品选编]->[长津之花]
郑义作品选编
·论精神奇症“这次没错”----隔过“青年法西斯”直接返回到“丛林时代”!
·浪漫而血腥的秘密移民计划
·“婴儿汤”──末日狂欢的盛宴
·三峡大坝之迷
·大兴安岭假造林案的启示
·名扬世界的大记者高勤荣
·永远的遗恨-在王若望先生追悼会上的发言
·从硫酸残害黑熊事件想起“活熊抽取胆汁”
·《中国之毁灭──中国生态崩溃紧急报告》
·评"最伤中国人自尊心的假新闻"
·三峡工程的戏法快变完了
·南京特大投毒案与新闻封锁
·中国拉响“食人鱼”入侵警报
· 围绕人类自我拯救的争拗
·云南红豆杉破坏案剖析
·阿拉善草原的穿花衣裳的山羊
·伊拉克之战是“石油战争”吗?
·长江黄河出现罕见枯水
·让所有还活著的暴君颤抖
·生活在被隐瞒的恐惧中
·被严密封锁的疫情
·警惕鼠疫大爆发
·不可遏止的狂刨乱挖“群众运动”
·清算专制独裁是中国环保事业的第一步!
·邱家湖纪事
·都江堰的一群大尾巴狼
·评北大某教授“引海入京”的浪漫宏图
·赖不掉帐的中国越洋扩散
·评关于全球气候灾难的美军秘密报告
·评德国人自掏腰包买核工厂的趣闻
·从六四正名回顾大陆民间维权运动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永远也绕不过去的马六甲海峡
·桃林口水库移民悲歌
·宁为外国畜,不做中国人
·吃狗屎与中国抢劫经济学
·“铁本”案之实质是官商合谋大抢劫
·「大学城」圈地运动与始作俑者江泽民
·绝密--北京动物园将被强制搬迁
·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著名作家郑义谈黄河断流和中国生态
·纪念自由的呼唤者杨小凯
·“绿色寄递屁”顶个屁!
·评「圈河运动」的浪漫「激情」
·戏评上海水荒
·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汉源暴动与土地产权
·保卫虎跳峡就是保卫我们的银行存款
·奥斯维辛之后的写作——为廖亦武《中国冤案录》所作的序言
·族群撕裂,纳粹主义与共产党(上)
·摧毁《京都议定书》的中国火电计划
·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刘宾雁先生八十大寿散文集《不死的流亡者》后记
·召魂(散文)
·趁机造反——纪念文革爆发40周年
·驱破迷雾的常识
·食品污染与中国威胁论
·“生活在别处”
·奥运“特制蔬菜”的趣闻
·石磨坊路
·香肠、臭豆腐及麻雀
·自由中国的奠基石
·春天是不可阻挡的
·海边的豪宅(上)
·海边的豪宅(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下)——葛底斯堡赋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上)
·金棕榈(葛底斯堡赋)(全文版下)
·凤仙花
·《零八宪章》签名是一次“网络游行”
·被放逐的卧病于远方的英雄——在戈扬追思会上的书面发言
·孙小弟揭露核污染遭打压
·长津之花
·中国盲目发展高速公路愚蠢无比
·官逼民反
·生态问题实质是经济问题----陕西血铅事件起因
·严格保密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中国环境污染应该由国外来买单吗?
·隐瞒至今的新疆核试验污染
·洞庭湖之死
·从哥本哈根会议想到中国百姓
·中国城市垃圾处理问题引发民众抗议
·失败的哥本哈根会议
·北京破坏了哥本哈根气候峰会
·中国林业部门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林业局副局长否认杀虎取骨酿酒声可信吗?
·万世不绝的勇气的源泉——遇罗克就义四十周年祭
·海南毒豇豆事件蔓延 潜规则浮出水面
·走近疯狂的水电开发
·西南大旱是人祸
·西南旱情:生态欠帐和水利欠帐?
·澜沧江建水库致下游国家生态灾难
·谈中国大陆的酸雨危害
·从环境灾难看真正的有效监督
·谈中国城市近期内涝灾害及原因
·经济发展与治理污染的关系
·谈官方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后的荒唐言论
·只有实行彻底的制度转型 污染才可能得以根治
·官逼民反——广西百色市靖西县污染事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津之花

(异体字引文)主为我们舍命,从此我们就懂得什么是爱。因此,我们也应当为弟兄舍命。
   ——《圣经·约翰一书》

1


   长津湖之战,在世界战争史上不过是一个不大不少的战例,但对于中美两军近二十万参战将士来说,此战即冰火交加的炼狱。死者化作尘土,随风而逝。生者带着难愈的创伤,在缠绕终生的梦境中饮泣。
   长津湖位于朝鲜东北部盖马高原,环湖丛山耸峙,人烟稀少。偶有村落,也大多是几座草舍,疏落寂寞,犹如与世无争的小兽,隐没在湖岸山野,过自己的生活。每年入冬后,大雪封山,这里更成了一处与世隔绝之地。西伯利亚的长风,掠过黑龙江鸭绿江,把环湖地区冻结成奇冷酷寒的冰雪世界。1950年深冬,气温降至摄氏零下三、四十度,接近了人类生存之极限。彼时,在这块几乎没有生命迹象的地域,发生了一场异常残酷的战斗。每一篇记述长津湖之战的文字、每一个沉掂掂的细节、每一具新发掘出来的遗骸,都会引导你重返半世纪之前那些悲惨的日日夜夜。于是,已经飘散的硝烟重新腾起,已经凝结的鲜血开始流动,鲜艳如昔……

   韩战时期,我还没上小学。但这场战争所激起的亢奋和仇恨影响了我的整个少年甚至青年时代。那一个个埋葬"侵略者"的经典战例与那些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如母奶般滋养着我们幼小的生命。只是在"伟大领袖"去世之后,种种史实才悄然流布,颠覆了教科书与数十年一以贯之的政治宣传。从那时起,我便怀着被欺骗者的愤懑与清洁灵魂的渴望,开始留意关于朝鲜战争的另类历史。苏联解体后,俄国政府公布了朝鲜战争秘密档案。斯大林、金日成、毛泽东密谋发动战争的往来电文,如午夜的阳光刺痛了我们惯于黑暗的瞳孔。事实战胜谎言,那一页终于翻过去了。但我仍然不时重读那段历史,有一些故事、细节和人物不断撞击我心灵。我感到,对于我们这些喝狼奶长大的人,我们这些被革命英雄主义毒化了灵魂的人,那一页并未翻过。
   于是,我穿上厚厚的棉衣,竖起衣领,走进1950年冬亚洲东部的漫天风雪,走进长津湖,走进那蜿蜒如蛇的死亡山谷……

2


   ……格拉波实在太累了,而且,他的军靴进了雪,双脚严重冻伤。在炽烈的枪炮声中,大口地喘息着。呼出来的气息仿佛即刻冻结在面前,化作数不清的细微的冰晶,使正在进行的战斗像一个模糊颤抖的梦。格拉波实在走不动了,只好拉住一辆两吨半卡车的车尾,在积雪的山间土路上蹒跚而行。在中国军队不间断的顽强的阻击下,突围极为艰难,车速往往不及步行。
   又是一次伏击。迫击炮弹如冰雹般砸下来,扬起阵阵雪尘。机枪密集扫射,弹雨横飞。格拉波瞥见路边有几条人影,还没来得及分辨敌我,便被一声猛烈的爆炸掀倒在地。也许就在那同时,一粒子弹打穿了他右腿。他又疼又怕,泪水就流淌出来。排长正好走过来,问他怎么啦,他说挨了一枪,排长就让人把他抬到一辆车上。所有的卡车都挤满了伤员,就连车头两边的挡泥板上也有。好不容易挤上车,格拉波就听得耳边一声霹雳,几乎震得昏死过去。他大喊了一声,"我的上帝!"取下钢盔,看到打穿的弹洞,才明白那震耳欲聋的巨响是钢盔发出的。后来,军医从他右肩上取出13块弹片,当时他只看见右肩上削掉了一大块肉。
   他的连指手套里捂着一朵玫瑰花……
   "我还没成年。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交女朋友,也不会跳舞。"他开始热烈地祈祷,"如果让我活下去,我保证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会天天去作弥撒、吃圣餐!"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在胡乱许愿,赶紧忏悔道,"对不起,上帝,我对您胡说八道了。我恐怕不能保证一年,但半年之内肯定会天天去教堂的。我保证……"在尽心尽意的祈祷中,他渐渐失去了知觉。手套里的玫瑰花一瓣瓣掉出来……
   ——冰雪长津湖,在突围血战中,这朵玫瑰花是从哪儿来的呢?
   ——是神放到年轻士兵掌心里的吗?

3


   本来,十七岁的二等兵格拉波正随着队伍乘胜挺进,现在他可是遇到大麻烦了。本来,他和弟兄们一样,想打到鸭绿江,解开裤子,冲江里撒泡尿,就像二战结束前盟军士兵在易北河边干过的那样。然后呢,就回家过圣诞节,装饰起一株漂漂亮亮的圣诞树。但眼下,这些都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中国秘密参战,把他们诱入了一个死亡陷阱。11月27日迟暮,在瀰天大雪中,中国志愿军第9兵团12个精锐之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为主的联合国军东线先头部队,在长达70公里的山沟里,把开进中的一字长蛇阵切为5截。第9兵团占了先机,又有兵力和地形优势,根据中国内战经验,完成毛泽东交付的战略任务——歼灭美陆战第1师不过是几个冲锋之间的事情了。
   志愿军对各处被围之敌同时发起凌厉攻击。
   在月光明亮的夜晚,海军陆战队海盗式夜间战斗轰炸机飞行员报告:围攻的中国军队密密麻麻,如海涛奔涌起伏。闭起眼睛乱炸,每一颗炸弹都不会投偏。
   始料未及,围歼之战进行得极为残酷,为人类战争史上所罕见。
   在战史上,格拉波所在的部队叫31团支队(31st Regiment Combat Team,简称31RCT),实际上是一个由美陆军第7师第31团第32团各一个营再加上3个炮兵连组合起来的杂牌队伍。这个团级部队被围困于整个长津湖战场东北端,那小村子叫新兴里。苦战三日,渐显不支,开始向南突围。虽有空军掩护,但遭志愿军顽强围攻,损失惨重,加之各级指挥官伤亡殆尽,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又互不相识,行至半途,终告溃散。据中方战史,新兴里之战是志愿军在整个朝鲜战争中唯一的"成建制歼灭美军一个整团的光辉战例".相反的观点认为:31团支队共有3300人,分散突围出来的约1600人,换言之,此役美军实际损失约1700人,折合起来也就是半个团。这与全歼一个团尚有差距。称第31团支队为"成建制"部队亦有可争议处:倘若真是一个建制团,恐怕就不易打散了。近年来,愈来愈多的研究者开始怀疑这一"光辉的战例".人们只是粗略了解志愿军伤亡冻饿共减员"高达万人",约为美军损失的6倍,更多的情况便不得而知了。美军被打残一个团,围攻的志愿军被打残了几个团呢?其中238、239两团,恐怕几乎是打光了吧?
   当然,说到底这种争论意义不大。
   半个多世纪过去,金日成、毛泽东与斯大林策划发动战争的往来电报已经解密,那场战争的缘起及性质已不存多少争辩之余地。更何况,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对于同一个历史事件可以并存多种解释。
   真正能令人心灵震动的,是绝境中的人性,以及那些匪夷所思的细节。

4


   第31团支队的突围,拉开了长津湖大撤退的序幕。
   在美军向下碣隅里突围时,31团团长已经重伤失踪,32团一营营长费斯中校接过了指挥权。他的命令是:破坏掉无法带走的物资和装备,炮兵打光所有炮弹后破坏火炮,所有车辆装载伤员,其余的人一概在车队两侧步行掩护。也就是说,所谓突围,就是护卫着伤员向外冲。行动之前,第7师师长巴尔乘直升机飞到新兴里,费斯忧心忡忡地对他说,他最大的难点是500名伤员,如果有一支部队接应,成功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巴尔转身飞到下碣隅里,去找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斯密斯说陆1师已是村自为战,不可能派出援军。如此绝境,第31团战斗队只有与伤员共存亡了。
   12月1日中午12时45分,突围的车队出发。打头阵的是仅剩的1辆自行高炮履带车、1辆高射机枪装甲车和1辆装有重机枪的吉普车,其后是徒步的费斯中校等几位军官,再往后就是挤满伤员的35辆汽车,未受伤者和尚能行走的轻伤员按命令在车队两侧步行掩护。
   刚走出新兴里环形阵地不远,就遭到中国军队阻击。4架美军飞机发起攻击,志愿军阵地立时陷入火海。突围美军的前锋和侧翼也遭到误炸,几颗凝固汽油弹落到队伍中。全身着火的人在雪地上疯狂翻滚,一边撕心裂肺地喊叫。有人哭喊着要别人帮助结束痛苦。一名中士朝一名恳求他的重伤员头上开了一枪……
   志愿军占据着路旁山岭,炸断桥梁,并以日前战斗中击毁的车辆坦克构成路障,居高临下顽强阻击。美军以空中攻击开辟道路,一面还击一面向南缓缓推进。公路上到处在混战,已经谈不上前锋与后卫。未受伤的士兵们向高处仰攻,占领志愿军阻击阵地。在车队两边掩护的,已完全是轻伤员。车帮上也全是轻伤员,端起卡宾枪不断还击。有的车被火箭弹击中,浓烟滚滚。有的车司机被打死,一头栽下山坡。有的车漏光汽油,被后继车辆顶下路肩。情况看起来已经相当绝望了,但车队仍然不时停下,把路边呼喊的新伤员抬上车。到后来,车厢里的伤员几乎摞了两层。引擎罩上、驾驶室踏板上都是伤员,实在挤不下了,就用皮带和绳索绑在车篷甚至保险杠上。从正午到天黑,车队没有走出几公里。撤离新兴里时满载伤员的35辆车加上自行高炮等3辆火力强大的开路车,没有一辆突出重围。费斯中校阵亡,所有的军官士官非死即伤,部队完全失去控制。局势已然明朗:第31团战斗队已经毫无组织,开始溃散。还走得动的伤员们,踏上冰封的长津湖,向位于下碣隅里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阵地走避。有的走有的爬,有的互相搀扶,有的拖着睡袋里的重伤员……

5


   志愿军冲下山坡,带走了尚可行走的美军。没理睬重伤号,把他们留在公路上等死。十九岁的二等兵埃德·里夫斯瘫坐在卡车里,身边的伤兵又死了几个。他想逃走,但是伤腿一动就疼得要昏死过去。战斗已经结束,跟在美军后面撤退的朝鲜难民队伍开始超越车队。静默地,一家家带着老人、妇女和儿童。里夫斯惊讶地看到:走过每一辆汽车,他们都会停下脚步,看一看死伤的美国大兵。有人把雪融化了给伤员喝,还有人把伤员装进睡袋并拽上拉链。更多的人只是默然伫立,缓缓深鞠一躬,然后离去。里夫斯想:这太悬了!中共军队还在附近,也许会丢命的呀!但有一种荣誉感在他胸臆间颤动,如一小丛温暖的火。
   
   (暴风雪中跟随美军撤退的北朝鲜难民)
   长津之花

   里夫斯觉得已听见死神悄然走近,在雪地上踩出轻缓细碎的足音。他费力地掏出自己的《圣经·新约全书》,脱下手套,用冻僵的手指翻到第二十三篇《约翰一书》,开始朗读。难友们静静地听着:
   (异体字引文)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是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这样,爱在我们里面就得以成全,使我们在审判的日子,可以坦然无惧……
   "嗨,司机,"他忽然扭过头,冲受了重伤的司机大喊,"那股烟是从哪儿来的?"司机艰难地回过头,轻声说前面正烧车呢,里面还有伤员。里夫斯默祷说:上帝,死几次也别让我活活烧死!请带走我的恐惧,让我像一个人那样有尊严地去死吧!我的神,我这就要去见您了!于是,一种奇妙的平静如天使般悄然降临。里夫斯惊讶莫名,便坐起来迎接死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