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张成觉文集
·石在,火种是不会灭的——悼念林昭殉难40周年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陷囹圄的刘晓波

   
   
   “六.四”20周年纪念日刚过20天,中共当局悍然宣布正式逮捕刘晓波,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他20年来第四度入狱。消息传来,海内外舆论一片抗议声。美国众议院议长和德国外长更严厉谴责北京此一恶行,要求立即将其释放。
   
   

   对于国际社会的正义呼声,外交部发言人祭出惯伎,谥之为“干涉中国内政”,并口口声声以“法治”国家自诩,真不知人间有羞耻二字。
   
   
   从2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之一,到去年12月《零八宪章》的起草人,刘晓波一直秉持和平理性的方式,为实现中国的宪政民主与人权法治而殚精竭力,锲而不舍,屡挫屡奋。
   
   
   人所共知,作为一名蜚声国际的学者,他手中只有一只笔,而且他的文风迥异于鲁迅,其时政评论绝非匕首或投枪。包括当局据以对其实施七个月“监视居住”的《零八宪章》,也只是一份温和说理、征集联署的建议书,而毫无结社组党与官方对着干的意味。正如廖沫沙诗云:“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试问无权无势的一介书生刘晓波,就凭区区几篇政论,便能“颠覆国家政权”,岂非天方夜谭,谁会相信?
   
   
   至于有关其“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指控,更是耸人听闻。外电指出:“在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通常都被指控试图‘颠覆国家政权’,但是,政府很少把试图‘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也包括在涉嫌的罪名中。”刘晓波行使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撰文论政,份属言论自由范围之内,既无组织,又无行动,更无暴力,何以“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说他“造谣、诽谤”,有何实质证据?既未宣示任何证据,那不正好证实了刘的妻子刘霞所言:官方纯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诚然,《零八憲章》中有段话是一针见血的:“1949年建立的新中國,名義是人民共和國,實質是黨天下。執政黨壟斷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製造了一系列人權災難,致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但“党天下”一说并非刘晓波的发明,而是半个多世纪之前的1957年储安平提出的。
   
   
   储虽属至今不获“改正”的“右派”,但充其量不过是应邀“帮助党整风”,在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座谈会上发言,对中共一党专政提出批评,并不构成“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实际行动。而刘晓波指出的“執政黨壟斷所有政治、經濟和社會資源,製造了一系列人權災難,致使數千萬人失去生命。”无不证据确凿,并无虚言。
   
   
   以言政治,毛早就说“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党官共干寸权必夺,高高在上,胡作非为,鱼肉民众,“比资本家还厉害”(毛文革语录)。诸如去年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林某公然猥亵幼女,还口出狂言恫吓其家长曰:“你们算个屁!”。类似事例比比皆是。
   
   
   以言经济,改革开放以来,大陆中国生产生活水平虽大有提高,但两级分化严重,坚尼系数已超0.45,贫富悬殊。70%财富集中于占总人口0.4%的党内权贵阶层,彼辈穷奢极侈,挥霍无度;而数千万人则尚未脱贫,不得温饱。“不患寡而患不均”,泾渭分明,触目惊心。其间贪污盛行,较之六十年前的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言社会,党群针锋相对,官民势成仇雠,所谓“和谐”已沦笑柄,“草泥马”充斥神州。人权灾难层出不穷,去年瓮安,最近石首,还有山西黑工等等,无非冰山一角。一片“何日曷丧,吾与汝偕亡”的愤懑心态随处可见。而汶川地震近九万人或死亡或失踪,则是继五十年前大饥荒近四千万饿殍、历次政治运动(包括文革)三千余万亡灵之后,新世纪发生的一场不能排除人祸因素的劫难。
   
   
   以上种种,铁案如山。刘晓波忧国忧民,秉笔直书,何来“造谣、诽谤”?其所起草的《零八宪章》,以发起联署方式就国是建言,当局理应本着“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方针,择善而从。即使忠言逆耳,也不应横加打压,更不能构陷罗织,以言入罪。何况中国已经在联合国的两个有关公民权利的国际条约上签字,岂能食言而肥,出尔反尔?
   
   
   至于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标榜的“法治”,尤其令人齿冷。即以刘晓波案而论,非但此次逮捕有违宪法,蛮横无理,已如上述;此前七个月的“监视居住”,同样有无法无天之嫌。
   
   
   据报道:“从去年刘晓波被警方带走到现在,刘的妻子刘霞只被允许两次同丈夫见面。每次都是警方去接刘霞,把她带到会面地点。(辩护律师)莫少平説,北京市公安机关没有对刘晓波在其合法住所进行监视居住,也不允许刘的亲属和他一起居住,同时阻碍辩护律师同刘晓波见面,这些都是公安机关违法法律规定的做法。作为辩护律师莫少平就这三点向北京市公安机关提出问询,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刘晓波是去年12月8日被公安从家中带走的。“按照中国法律规定,监视居住的期限最长不能超过6个月。”但刘晓波的逮捕令是6月23日下达的。也就是说,违法超期半个月。
   
   
   非但如此,莫少平已遭公安禁制,刘被迫要改聘律师。如此侵犯被告人的公民权利,亦属犯法之举。
   
   
   借斑显豹,北京外交部发言人所称的“法治”是什么货色,昭然若揭。
   
   
   我们在此正告中南海最高层,逮捕刘晓波有违宪法,逆乎民意,与民主人权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驰。改弦易辙,释放刘晓波,方为明智之举。何去何从,务请三思。
   
   
   最后寄语刘晓波、刘霞,公道自在人心,无数正直善良的人们站在你们一边!
   
   
   (09-6-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