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曾节明文集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6/29/2009
   近年来,除扼杀思想言论外,中共国警察似乎新增了一项全世界警察绝无仅有的职责,那就是毁尸灭证:从高莺莺案到瓮安“俯卧撑”案到,最近的石首杀人抛尸案,公安武警堂而皇之地以“执法”的方式,为领导或领导的犯罪亲信抢夺尸体、毁尸灭证,且这样的“执法”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上规模、上“档次”。
   2006年,为了保证党对村委会选举的领导,在胡锦涛中央的默许下,广东省当局出动数百公安武警攻入太石村、抢走村委会的账本、成功地销毁了眼看就要遭到选民罢免的党官的犯罪证据;2009年六月二十一日,在出动民警和千名武警两次抢尸未遂的情况下,中共湖北省当局出动上万武警部队,攻入石首市永隆酒店,成功抢走遇害厨师涂远高的尸体、强行火化、成功地毁灭了石首市市长之弟的犯罪证据。
   以军警“执法“的方式,从抢账本到抢尸体,不能说,这就是胡锦涛当局构建类朝鲜“和谐社会”的重大“成就”之一!
   而且,出动警察抢尸毁证的特殊“执法”越来越常态化。石首抢尸风波余波未平,六月十九日,湖南邵阳再次发生警方抢尸事件:当局出动数百公安武警,从死者亲属手中抢走在公安“抓赌”时离奇坠楼身亡的两名青年尸体1。
   死者的家属有权保存和处置尸体,这是世界公理;更何况死者生前疑遭谋杀身亡,死者家属要求保存尸体以作进一步的检验,这不仅符合世界公理,也完全为中共国的法律所支持。中共国的警察却可以以“上级命令”为由,堂而皇之地以“执法”的方式剥夺家属的尸体处置权,这不仅侵犯了人权,更严重违犯了中共国刑事案件勘察的有关法律(故意破坏现场、销毁证据),警方抢尸毁证的行为,实属不折不扣的刑事犯罪!在瓮安、石首、邵阳等事件当中,公安武警就是一群群抢尸毁证的犯罪团伙!而且,这些身穿制服的犯罪团伙,比一般的社会犯罪团伙远为可怕:一则,一般的社会犯罪团伙没有如此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组织严密;二则,一般社会犯罪团伙的受害者还可以去躲避、去告官,而当公安武警这样国家公器整体成为罪犯的时候,老百姓上哪儿告、望哪里躲?
   本该执法破案的警察公开沦为抢尸毁证的罪犯,这种极度混账的荒唐事,如今不仅文明国家绝无可能发生,即使在伊朗、新加坡等专制国家也是闻所未闻。即便在朝鲜和毛时代的中国,这样的事情也十分罕见,为了维系意识形态的权威和政权的形象,朝鲜和毛共当局,对于定性为“敌特”或“反革命”性质之外的刑事、民事案件,是一定会作出“人民政权”的样子来的;袒护政权的蛀虫,纵容黑恶官僚出动警力抢尸此等赤裸裸与民为敌的蠢事,只有象中共政权这种彻底丧失了意识形态的末路法西斯政权才做得出。
   军警抢尸毁证事件的一再发生、愈演愈烈表明:中共国的公安武警队伍已经彻底堕落为各级党政官僚的护院家丁、私人爪牙。这样发展下去,公安武警有望比一般流氓地痞更遭全社会的仇恨和唾弃。这是一个极其险恶的趋向:对于一个社会,最可怕的败坏是司法败坏,随着警察的公信力的彻底沦丧,整个社会必然滑向溃乱的万劫不复深渊,整个社会将彻底丧失推倒重来的自我修复能力,最终导致国度和民族的崩溃沦亡。
   本该身为国家公器的中国警察,为何堕落至沦为抢尸犯的地步?其具体原因是在一党专制体制下,中国的各级警察机构既缺乏独立性、又缺乏分权制衡机制,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中共国的体制党政不分、以党凌政,在这种党专制体制下,中国的公安机关不具备完整的行政司法机关性质,因为公安机关首先必须贯彻党的意志、实现党的意图,然后才能正常实现其作为司法机关的功能;也就是说,公安机关首先是隶属于党的职能机关,其次才是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各级公安实权不在各级政府手里,而是掌握在中共的各级政法委手里,因此,中国公安机关的不仅没有行政司法机关应有的相对独立地位,甚至连完整的行政、司法机关功能都不具备,各级公安机关从一开始就是中共各级党组织的保卫部门,由于中共党内“民主集中制”的独裁组织原则,各级公安机关实际上成为中共各级党棍寡头的打手爪牙机构。
   中国公安(警察)机关这种迥异于文明国家的党家丁属性,毛泽东死后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在“六四”屠杀后得到进一步加强:毛泽东时代及八十年代,各级公安机关的党领导和行政领导尚由不同的人担任,“六四”以后,特别是胡锦涛上台以来,大力强化党专制制度,以“提高行政效率”为名,党组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做法早已成为惯例,政法委副书记甚至书记兼下级公安局长的做法也普遍成风,公安机关对共产党的从属依附地位,在制度上甚至比毛泽东时代进一步加强了。
   党对公安机关“领导”的加强,意味着公安机关进一步沦为中共各级党棍寡头的打手爪牙机构。
   另一方面,邓小平式“改革开放”、特别是1992年后权贵私有化掠夺式“经济改革”的大规模推行,为急于谋求特权资本化的中共官僚集团敞开了大门,在洞开的权贵市场化闸门面前,手握特权却长期无法寻租的中共官僚集团,其贪欲就象久蓄的洪水那样奔腾而出,他们越来越和流氓资产阶级紧密勾结在一起,纷纷成为黑恶资本家的保护伞、后台老板、“干爹”……
   因而,“六四”二十年来,中共各级官僚,不仅政治上与老百姓继续对立,经济上也越来越和老百姓尖锐冲突。在特权资本化的巨大贪欲驱使下,中共各级官僚贪赃枉法、强迫拆迁、强迫征地等经济掠夺需求高涨起来,他们所掌控的公安、武警也就日益频繁地派上用场,荒唐地施行“强拆”、“强征”、“抢尸”等等“执法”,残酷镇压老百姓的反抗,为中共官僚的疯狂掠夺保驾护航(美其名曰:“构建和谐社会”);至此,中共国警察在毛泽东建政时就铸就的党官之家丁、打手性质,也就赤裸裸地暴露出来了。
    其二,中共国警察系统内,司法警察(如刑警、交警、派出所民警)和行政警察不分(如武警、“特警防暴队”),且统一由公安机关集权领导。各级公安局既有司法权、又有行政权,这就使得领导公安机关的中共各级官僚,能够很方便地调动警力、随心所欲地为自己个人目的服务。
   而且,公安机关实际上掌握着中共国内卫部队——武警部队:各级公安机关的一把手,一概兼任同级武警部队的第一政委,实际上掌握着内卫部队——这和平时期中共国所能使用的最大武装力量的领导权。这种惊人的集权,更令领导领导公安机关的中共各级官僚,获得了动用警力横行一方的大好条件。
   当今世界,不仅西方自由国家,就是在泰国、印尼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行政警察和司法警察都有明确的职权范围划分、且由分属不同警察机构:在这些国家,当官的无法调用刑警去对付上访的人、也不可能动用内卫警察去拆人家的房子…
   但在中国,由于行政警察和司法警察不分,且公安机关既有司法权、又有行政权,因此,有权“领导”公安机关的各级中共官僚,几乎可以动用一切警察为己服务。如今的中共地方官吏,滥用警察处理一切社会问题的滥权现象普遍成风、愈演愈烈:如动用干警、刑警去截访、打击报复告状者;如动用交警去处理“刑事案件”;如动用“特警防暴队”、武警、甚至法院法警去强拆征地等等。
   2005年十月,浙江台州的有关官僚,因为对当地党报刊台州晚报发的一篇批评交警部门乱收费的报道不满,居然出动交警队 “执法”:由台州交警支队椒江大队队长李小国亲自带领一群交警闯进报社,以“诽谤”为由,将该报副总编吴湘湖当“犯罪嫌疑人”戴上手铐押走,在押解过程中拳打脚踢,将吴湘湖打成重伤,于次年二月二日不治身亡2!
   最近一两年中频频发生这样的事:县长仅仅因为对上访者不胜其烦、县委书记仅仅因为在网上遭人批评,就可以招来公安机关抓人关人;甚至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也居然张狂到派出本地警察跨省捉拿网上批评者……可见中共官僚滥用警力到了何其荒唐的地步!
   总之,因为有这种体制的便利,对当今中共国的官僚来说,不管是什么警察,只要是有权调动,都能够方便地用作家丁爪牙,而且一切滥用警察的行为,都可以堂而皇之地称之为“执法”,都受到体制的支持和保护。中共国警察机关的集权体制,赋予了领导警察机关的中共官僚“合法”滥用警力的极大便利。
   中国公安(警察)机关的集权性质,不仅便于手握政法实权的各级官僚滥用警察,而且十分有利于将权力的专横效应放到最大,以最大限度地以权谋私、贪赃枉法。
   由于警察行政职权与警察刑事职权是由同一个机关行使的,所以警察查处一般违法的时候,可以很方便地将一般违法案件转为刑事案件,如将嫖娼、未婚男女自愿同居变性为强奸、将揭露腐败、批评领导上纲上线为“煽动颠覆”、“泄露国家机密”;同时,公安机关也可以很方便地将刑事案件转化为一般违法案件处理、甚至根本不处理,如以“嫖娼”处理官员奸淫幼女案、“宝马撞人案”的处理、杭州权贵子弟飙车恶意撞死人案件、还有近年频频发生的官僚权贵势力驱车恶意撞死人、撞伤小孩后故意将之轧死等案件的轻微处理等等。
   以上这些,都反映了集权的公安机关处理案件的超级“弹性”。这种超级“弹性”,既赐予各级警察对当事人敲诈勒索的充分条件——你不“孝敬”老子,老子就把你的违法违规案转化成刑事案件,让你坐牢;这种“弹性”,更赋予了有权“领导”公安机关的各级中共官僚以权谋私、贪赃枉法、公报私仇的上好条件——一方便可以动用警力,打击报复揭发、检举、上访者,只要原意,总能整出一堆“罪名”,把需要整治的人劳教判刑;另一方便可以动用公安机关,袒护自己犯罪的亲戚、亲信、行巨贿的黑恶奸商,将杀人害命轮奸等严重的刑事罪案“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越来越频繁发生的公安武警抢尸毁证事件,就这样应劫而生。
   而且,公安机关不经过法院审判而处人以“劳教”(实际等同监禁)特权,更增添了这种无法无天的“弹性”。
   因为公安机关的这种超级“弹性”,几乎一切问题到了公安局手里都“可大可小”,问题是大还是小,全看行政权力的介入程度、关涉程度,在既是行政机关、又是司法机关、且司法属性隶属于行政属性的公安机关手里,是非公义就如橡皮泥,任凭权力揉捏成不同的形状。
   中国公安(警察)机关的集权性质,赋予了公安机关充当家丁打手的绝佳“天份”,也就是说,公安机关天生就是充任中共各级贪官恶吏护院家丁打手的好材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