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余杰文集
·秘密警察能捍卫“铁桶江山”吗?
·上海合作组织峰会:独裁者的盛宴
·谁是松花江大污染的罪魁祸首?
·温家宝的“大师梦”
·缘木求鱼的“革命传统”教育
·从体制外异见作者的真实处境说起——兼论鄢烈山的文风问题
·公审邬书林为期不远
·没有民营媒体,何来新闻自由?
·谁把网络当作洪水猛兽?
·我们为什么要有基本的是非判断?
·宣传部是个什么部?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冰点”之殇与中国新闻界的觉醒
·陈光诚重于温家宝千百倍
·给汉语以自由,给心灵以自由
·独立中文笔会二零零五年度(第一届)“林昭纪念奖”颁奖词
·在二零零五年澳洲墨尔本“亚太地区作家论坛”上的对公众演讲
·言论自由神圣不可侵犯——关于郑北京“爆破作文”案件的感想
·在没有出版自由的国度,作家何为?
·谁是说真话的人?——悼念刘宾雁先生
·谁是中国最大的卖国贼?——评谢幼田《中共壮大之谜》
·写作是一种捍卫记忆的努力
·这是纪念抗战,还是歪曲历史?
·专制之下无信史——评《东亚三国近现代史》
·两个母亲,一个时代
·“长征”与“鬼地方”
·中共向朝鲜学什么?
·监牢里的“正义——从郭光允和欧阳懿的狱中遭遇说起”
·弱女子撬动“潜规则”——向两位同龄的女教师宋飞和卢雪松致敬
·“海龟”祸国论
·荆棘中的过客——评易大旗的杂文
*
*
18、《几番魂梦与君同》(同心出版社)
·《几番魂梦与君同——小山词中的爱欲生死》目录
·几番魂梦与君同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半镜流年春欲破
·不眠犹待伊
·唱得红梅字字香
·可怜人意,薄于云水
·人情恨不如
·问谁同是忆花人
·又踏杨花过谢桥
·紫骝认得旧游踪
·长恨涉江遥
·从今屈指春期近
·人情似故乡
·伤心最是醉归时
·深情惟有君知
·天将离恨恼疏狂
·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
·一寸狂心未说
·一棹碧涛春水路
·正碍粉墙偷眼觑
*
*
19、《中国教育的歧路》(香港晨钟书局)
第一卷 凄雨冷风说北大
·谁是北大最优秀的学生?
·北大需要五星级酒店吗?
·北大之殇,可谓国殇
·致没有三角地和旁听生的北大
·北大教授的书房
·北大教授与小学教师
·北大教师的“造反”与教授治校的前景
·中文大学的老树与北大的老房子
·怀念一位远去的北大学长:沈元
第二卷 高等教育的忧思
·还大学生以献血的自由
·大学之门,向谁而开?
·大学的危机与人文教育的缺失
·学历的危机与诚信的缺失
·最有思想的教授最清贫
·“教授”是一种高贵的称呼
·美丽的灵魂,死于不美的时代
·大学不是制造愤青的工厂
·寻求大学的尊严,寻求经济学的尊严——与邹恒甫对话
第三卷 基础教育的困局
·爱的影子
·从中学生萌萌的妙语看今天的师生关系
·忘记孩子的国家没有未来
·我为什么要揭露“爆破作文”的谎言?
·致人于死地的教育非改不可
·解开芬兰的奇迹背后的秘密
·以“童子军”取代“仇恨教育”-
·捍卫公民的受教育权
·雷锋与盖茨:谁是真的英雄?
第四卷 知识分子哪里去了
·贺谢泳受聘厦门大学
·误人子弟的杨帆应当下课
·知识分子是“牛虻”,也是“春蚕”
·钱钟书神话的破灭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说真话
·余秋雨:文人无行,忏悔无期
*
*
20、《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香港晨钟书局)
·《白昼将近——基督信仰在中国》目录
第一卷 我们的罪与爱
·一颗历尽沧桑依然发光的珍珠——读刘德伟《一粒珍珠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阴影下的胡时代

来源:观察
   
    胡锦涛为何崇拜毛泽东?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一名来自新疆的失业工人勇敢地向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扔燃烧瓶。此人立即被捕,官方很快宣称他有精神病。这是一九八九年湖南三勇士污染毛像之后,又一起普通民众抗议以毛泽东为象征的中共专制政权的义举。然而,中共对毛像的呵护依旧。胡锦涛对毛的崇拜,甚于邓小平和江泽民。对比彼岸的台湾政府拆除蒋介石铜像、改“中正纪念堂”为“民主纪念馆”的做法,此岸的中共政权仍然奉毛如神明,因为“毛将不存,皮之焉附”,毛是中共独裁体制大厦的最下面的一块基石。

   
   此次失业工人焚毁毛像,表明被中共长期压抑、剥夺与侮辱的“工人阶级”,已经日益认识到他们苦难的根源何在,“毛左”与“新左”不再能够利用他们的“阶级感情”。在九十年代初期,国营企业纷纷倒闭,失业工人的队伍迅速扩大,许多“下岗工人”由于对现实不满,转而“思苦忆甜”,美化毛泽东时代的“一穷二白”,甚至在游行和上访的时候扛起毛像,形成某种“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奇观。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越来越多的信息和史料的披露,如李志绥的《私人医生回忆录》和张戎的《毛泽东传》等著作的出版和流传,大部分大陆民众包括失业工人在内,已经对毛的罪恶有了相当的认识。希望回到毛时代并享受“阳光灿烂的日子”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那么,今天的中国还有谁崇拜老毛呢?除了那些行将就木的老毛派(如邓力群)和居心叵测的新毛派(如孔庆东)之外,毛泽东的崇拜者就只剩下贵为中共党魁和中国国家元首的胡锦涛了。不久前,毛仅存的儿子毛岸青死去,当局居然以副总理的待遇为其举办葬礼。胡锦涛亲自出席并慰问毛家老小。毛岸青乃是一个精神病人,对党国也没有什么功勋和贡献,他凭什么“破格”享受副总理级别的礼仪呢?
   
   对比两年前赵紫阳先生去世的时候凄凉的后事,此次中共当局对毛岸青后事的破格操办,不禁让人感慨万千。赵紫阳曾经担任过政府总理和党的总书记,其葬礼却在严密监控下低调举办,胡锦涛不仅没有出席,甚至连花圈都没有送,冷酷无情之至。对于中国的贡献,难道赵紫阳不如区区毛岸青吗?中共奉行的是另外一套价值标准:毛岸青是毛泽东的儿子,而胡锦涛是“毛主席的好学生”。所以,作为毛泽东精神上的儿子胡锦涛,一定要向作为毛泽东肉体上的儿子的毛岸青致意。
   胡锦涛在骨子里是一个毛主义者。他上台伊始便赴西柏坡朝圣,隆重纪念毛的诞辰,甚于纪念邓小平,拔出巨款在湖南韶山修建第二个规模弘大的“毛主席纪念堂”。胡锦涛的大学教育是在毛时代完成的,他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完全是毛时代所赋予的。在处理中国的难题的时候,他不是面向西方的民主制度寻求解决方案,而是希望回到毛时代继续施行独裁统治。当然,胡无法让中国的经济和外交等领域回到毛时代,但在意识形态宣传和新闻出版控制上,却对毛的那一套愚民政策亦步亦趋。
   
   不过,我想,胡锦涛在毛岸青的尸体面前应当暗自庆幸,庆幸这个“太子”幸亏是个精神病人。否则的话,毛岸青必定会像邻国北韩的金正日一样继承皇位;那么,哪里轮得到他这个出身平凡的技术员和政工干部成为“第四代领导人”呢?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
   
   早在五年多之前,我与刘晓波、王光泽等人便发起公开信,呼吁北京当局在奥运会开幕之前清除天安门城楼上的毛像,迁移毛主席纪念堂中的毛尸,将该纪念堂改为文革纪念馆。我们在这封公开信中指出,毛泽东遗体的迁移工作,既尊重毛本人生前签字承诺的火葬方式,也符合中国人“入土为安”的丧葬传统,更将提升首都北京的文明程度,使之成为一个配得上举办“人文奥运”的城市。
   
   我们呼吁:“我们不愿看到,五年之后,一个飘扬着五环旗的城市同时还上演着‘干尸崇拜’的闹剧。迁移毛泽东遗体,既有利于让国民的灵魂从毛泽东思想的毒素中解脱出来,也是一次普遍意义上的破除个人崇拜、树立公民意识的教育。我们还希望以此为契机,达成朝野之间的互动,并制定政治改革的时间表,开放党禁报禁,逐步实施普选,实现名副其实的民主共和。”
   
   然而,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奥运开幕迫在眉睫,官方仍然没有对我们的呼吁作出任何的回应。鸵鸟将头部扎进沙堆里去,便可以拒绝外部世界的变化吗?
   
   北京当局标榜二零零八年的奥运会是“人文奥运”和“绿色奥运”。然而,毛像和毛尸的存在,对这两个口号构成了最大的嘲讽和颠覆。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首都的中心,居然停放着人类有史以来最残暴的独裁者的尸体,居然大力倡导古埃及奴隶时代的“木乃伊文化”,并且让全世界的运动员们被迫在腐尸的臭味与病菌中参加各项比赛,这难道不是对奥运精神的莫大亵渎吗?
   
   我们不能想象,如果在德国召开奥运会,希特勒的头像被堂而皇之地悬挂在勃兰登堡门之上,希特勒的尸骨被高举在柏林大教堂的祭坛里,那将是对人类普遍尊奉的民主和自由价值的多么严重的挑战!我相信,没有人会接受和纵容之,一切有良知的人们都会抵制这样的奥运会。
   
   然而,人们对中国共产党仍然在支持和鼓励的毛泽东崇拜却似乎司空见惯了。其实,毛泽东杀人之多、虐民之深、祸国之烈、统治之长,均远远超过希特勒。日前,美国国务院解密一份档案,记载了当年毛泽东与基辛格的一段谈话:毛泽东在谈到当时美中之间缺乏经贸交流的时候,曾经大言不惭地表示:“中国的女人太多了。我们可以先白送给美国几万中国女人。”其后,毛泽东又说,其实可以送给美国人一千万中国女人。他还开玩笑说:“这些女人到了美国,美国人的麻烦就多了。”在这个亘古未有的暴君眼里,中国的芸芸众生何尝有作为人的尊严和价值?一千万中国的女性居然可以被他当作货物一样送给美国,毛才是历史上最大的卖国贼!
   
   人文奥运,去毛为先。毛贼尚未去除,同志仍需努力。
   
   何时我们才能说:别了,那块湖南老腊肉!
   
   韶山的“毛厕”与张戎的“毛传”
   
   据新华网长沙二零零六年九月六日电,在毛泽东逝世三十周年纪念日前夕,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一号工程”主要建设项目之一的“毛泽东文物馆”土建工程正式动工。
   
   这篇报道介绍说,这座占地六十多亩、建筑面积一万两千平方米的建筑,按照“可持续发展”和“生态优先”、“以人为本”的原则设计修建。它东西南三面环山,与韶山冲自然生态浑然一体。二零零四年年,党中央、国务院把韶山与井冈山、延安一起确立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一号工程”。韶山“一号工程”定位为突出“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的主题,总投资达两亿九千万人民币。
   
   中共党内开明派元老、曾担任上海市宣传部长的文艺理论家王元化,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胡锦涛是一名“毛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胡果然不负此名,亲自主导这座“茅(毛)厕”的修建,将杀人如麻的暴君毛泽东推上神坛更高的一层。胡的此一决策充分表明,他所有的知识背景、文化素养和思维方式,均在毛泽东时代定型,堪称“毛主席的好学生”。胡心目中毫无民主、自由、人权的理念,故而能被邓小平等元老相中,选拔为“无产阶级事业的接班人”。从此意义上,胡锦涛比江泽民更加合适与称职。
   
   这样一座耗资巨大的“茅厕”的修建,是继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雄踞北京市中心的毛主席纪念堂之后,中共当局又一为独裁者涂脂抹粉的重大举动。这样一座臭不可闻的“茅厕”,玷污了中国的土地,侮辱了无数被毛泽东残害的死者,扭曲了中国的当代历史。中共在胡锦涛同志的英明领导下,可以骄傲地改名为“茅厕党”矣。
   
   就在湖南湘潭的“茅厕”破土动工的同一天,一本在西方社会引起轰动、登上多个国家畅销书排行榜的著作——作家张戎夫妇所著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中文版,在香港、纽约和台北三地同步发行。旅英华人张戎和丈夫乔•哈利戴花了十二年时间,完成了这本在毛泽东研究领域最具冲击力的著作。该书在二零零五年六月出版后,已翻译成近三十种语言。《纽约时报》形容该书系统地摧毁了毛泽东的神话赖以存在的全部支柱、是“全世界的人都爱读的书”,《时代周刊》形容“这本书的威力像原子弹”,前港督彭定康形容为“改写中国现代史的爆炸性著作”。美国总统布什也将其当作枕边读物,并热情地向来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推荐,认为此书能让西方读者深刻地认识毛、中共及共产主义的本质。
   
   在毛泽东众叛亲离、一命呜呼之后三十年,“反右”、“大跃进”和“文革”等历史事件仍然是新闻报道和学术研究的禁区,中国仍未迎来一根彻底“非毛化”时期。这就是邓小平与赫鲁晓夫之间的巨大差距。在天安门广场一侧的毛主席纪念堂外,每天仍有数以千计来自全国各地的百姓排队瞻仰毛的干尸,那块臭烘烘的腊肉有什么好看的呢?一个崇拜干尸民族有什么资格奢谈“文明”呢?一个拥抱暴君的国家有什么脸面自称“现代化”呢?我真不知道中国还有什么理由谴责那些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人,因为这座“茅厕”不知比靖国神社肮脏多少倍。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张戎夫妇的“毛传”终于问世了。这是一本华人世界里理应人手一册的“黑皮书”,它的印量应当超过当年的“红宝书”。让我们牢牢记住这本书的第一句话:毛泽东是主宰了全世界四份之一人口的统治者,在他统治之下的和平时期,有七千万以上的人非正常死亡。
   
   
   紫禁城的星巴克与天安门的毛头像
   
   继中央电视台某“名嘴”在博客上发表攻击紫禁城的星巴克咖啡厅的文章,在网络上引起若干“爱国贼”们热血沸腾之后,黑龙江人大代表姜鸿斌又在两会上提交了“关于星巴克立即搬离故宫”的提案。
   
   在二零零七年的“两会”上,垃圾代表和垃圾委员们提交了不少垃圾议案。有人建议设立“惩治汉奸言论法案”,有人建议将“妇女节”改为“女性节”,有人建议奥运会门票留一些买给农民工,有人建议奥运金牌得主接受记者采访要谦虚一些……“两会”变得比周星驰的喜剧还要搞笑。这些根本不是民选的代表和委员们,何曾关注人民大会堂外被警察驱赶的、饥寒交迫的访民们?他们自得其乐地表演着,这才是一部最辉煌的“大片”呢。我倒是有一个建议:香港的喜剧明星们不妨申请去列席“两会”,将其中的笑料作为创作喜剧的素材,定能更上一层楼。
   
   姜代表在提案中说:“星巴克在故宫中停留一天,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挑战,伤害在民族品格和民族尊严。媒体报道说,星巴克的租金可以算做经营收入,可我们不能利用老祖宗留下的财富为自己牟利。即使在市场经济大潮下,有些东西也是不能用货币兑换的,故宫就是这样无法用金钱衡量、兑换的‘产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