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研韬观察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必须严控“德新海”人质报道/毕研韬
·爱尔兰全国大游行 抗议政府劫贫济富/毕研韬
·揭秘:劫持中国货轮的索马里海盗/毕研韬
·爭取讓親人們早日回家!/ 畢研韜
·留学海外要严防金融诈骗(2009年版)
·西班牙重拳打击“分裂势力”/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明日释放Ariana/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释放Ariana 研韬曾准确预报
·毕研韬:值得称道的“东方宝藏”
·爱尔兰电视台成众矢之的/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今日释放“德新海”
·索马里海盗与“德新海”获释内幕
新闻时评
·毕研韬:反恐主战场在认知空间
·毕研韬:“威马逊”风灾 应急存不足
·毕研韬:不让“老实人”吃亏
·“隐情不报”猛于虎
·抓住海南发展的历史机遇
·真相没搞清,先别急着批判
·“公务员热”迟早会降温
·不必炒作餐馆“仇外”告示
·媒体靠造假炒作之风应刹
·戒“假大空”文风有助爱国兴邦
·文昌:从“偃武修文”到“文武双修”
·爱国教育是立国基石
·思想冲突若升级,社会分裂难避免
·中国南海战略的是与非
·韩国的战略选择
·两岸语境下传播学者的历史担当
·透视“网络黑社会”/毕研韬
·媒体寡头的“新闻自由”/毕研韬
·“圣人”玩的拆字游戏
·戴妃与传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作者:毕研韬
   
   
   为改善国际形象、争夺国际话语权,中国已启动国际公关战略,其措施包括:中央电视台增加外语频道、《环球时报》发行英文版、鼓励出版传媒企业开拓境外市场、拟仿效半岛电视台成立“中国版CNN”。中国中央政府将花费450亿人民币加强海外宣传。
   

   这些举措集中于传媒领域,所以有媒体称之为中国“大外宣”战略,甚至有人宣称中国正在构建全方位宽领域多层次的对外宣传大格局。作为传播学者,笔者曾两次在欧洲研修,一直在呼吁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但对于中国政府的上述举措,我的看法是,这除了浪费国家巨额资金、肥了某些国营媒体外,对国家形象的改善不会有多大帮助,甚至是徒增笑料而已。
   
   中国的确需要强力争夺国际话语权,但目前中国某些国家级媒体的炒作动机值得怀疑。就目前中国的媒介生态而言,这些媒体争夺国家投资的努力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中国的新闻制度和新闻理念不能与时俱进,这450亿人民币的投资很可能成为令人痛心的高额学费,成为贻笑大方的历史笑料。
   
   中国媒体的“内伤”是公信力太低,其主要原因是混淆了新闻与宣传。要提升在国内外的公信力,中国必须清算列宁新闻观的负面影响,必须给与新闻媒体更大的独立性。在国际舞台上,中国的媒体不是宣传部,也不是外交部。中国媒体的职能是及时“客观”地反映事态全貌,而绝非是“维护”国家利益。虽然很多数人对此难以理解,也无法接受,但这是中国媒体的唯一出路。
   
   如果中国媒体现状持续下去,中国的媒体就只能是国家的传声筒,在国际社会的可信度和影响力将无从谈起。中国的决策者们至今没有意识到,在舆论作业上,技术正确和政治正确同等重要。爱国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智慧。中国只有有效提升对国际认知的影响力度,中国的国际形象才会得到有效改善。过度强调“国际反华势力”是一种虚妄,而无视其存在同样是一种虚妄。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任何媒体组织本质上都只能是一种信息过滤系统;当今时代,新闻媒体已经成为国际博弈的重要战略武器之一。但这并非意味着,新闻媒体只能充当战术工具,因为那将是一条不归路,最终也将丧失其战略武器的价值。我们必须从“国家能力”的高度审视媒体的国际价值,努力提升中国设置国际议题、影响国际认知的能力。
   
   对于目前中国的国际公关战略,据说有政府官员透露,“钱并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在国际舆论界,“不差钱”就够了吗?凤凰博客颜昌海说,“如果不尊重媒体的传播规律,不考虑受众的需求心理,……,不和国际传播体系接轨,虽然中国政府‘不差钱’,但即使投入10个450亿元,也只能是自娱自乐,到时候回头一看,钱打了水漂,而中国的国际软实力照例无力。”
   
   我突然想起了“皇帝的新装”。目前中国的国家公关战略是那件“皇帝的新装”吗?中国的某些媒体大亨和媒体专家们就是那些不敢或不能说出真相的大臣吗?而谁是那个敢于说出真相的孩子呢?一声天真的童言能引起世人的反省吗?无论如何,这些纯真善良的“孩子们”可是中国“大外宣”的救星啊。
   
   (作者系中国内地传播学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