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多层次进化论》第9章第2节


    宗教是一种相对凝固的思想。一般來說,宗教经典是不容修正的。科学正好相反,任何科学的著作,其中的论点,都必须接受事实的检验,或者肯定它的存在,或者进行修正。科学知识是积累的。科学家的著作不同于宗教经典,不同于文学、诗歌、小说和哲学著作。除了科学史专家外,人们无须从科学家的原著中了解科学,而要从科学最新发展中了解科学、掌握科学的最新知识。
   
    科学与生物一样,也有进化。生物进化中有两种机制,一是遗传机制,生物通过基因保存遗传下來的性状,保存以往进化的成果;第二种机制是生物通过基因突变而获得新的进化的机制。科学中也存在两种机制,一是已有科学成果的保存机制,二是对已有科学成果的修正机制。

   
    公元2世纪,托勒密(Ptolemy)提出“地球中心說”,他在《天文学大成》这一巨著
   
   (图9•2•1)托勒密和“地球中心說”
   
   中,他把地球看作宇宙的中心。托勒密用一些“均轮”和“本轮”的假想圆周和匀速圆周运动來解释天体运动。按照托勒密的学说,太阳沿着一个“本轮”的圆周运行,而“本轮”的中心又均匀地沿着一个“均轮”运行,周期为一年。太阳的“均轮”中心与地心重合,而月球和行星的“均轮”中心则不在地心(图8•2•1)。托勒密的模型能够解释并预测一些天体运动,但随着人们对天体观测愈來愈精密,托勒密体系又要引进“本轮平面”在太阳运行的黃道面(注)上下震动的假說。托勒密的“地球中心
   -----------------------------------------------------------------------------------
   (注)黃道面是太阳在恒星间的周年视轨迹所在的平面。
   -----------------------------------------------------------------------------------
   說”在天文学中占统治地位达1300年之久。到16世纪,波兰天文学家尼古拉•哥白尼(Nicholas Copernicus,1473—1543年)提出了“太阳中心說”。
   “地球中心說”是罗马天主教会教义的一部分。对宗教來說,教义是不可动摇的。布鲁诺(Giordano Bruno,1548—1600)由于坚持“太阳中心說”,被教会烧死。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1642年)也认为地球绕太阳运动受到教会审判,1633年,他被迫放弃自己的观点,随后被软禁在自己的农庄。
   
   
   (图9•2•2)伽里略(1564---1642年)
   
    宗教教义不能随人类新发现改变,而科学理论的最大特点就是随着新发现而不断修正。丹麦天文学家开普勒(Johannes Kepler,1571—1630年)通过天文观察,修正了地球以圆形轨道绕日运行的理论,提出了行星运动三大定律。其中第一定律是,所有行星都在椭圆轨道上围绕太阳旋转,太阳位于椭圆的一个焦点。在牛顿(Sir Isaac Newton,1642---1727年)以前的伽里略认为,地球上的重力不同于天体上的力。这种观念根深蒂固,从上古时期到伽里略时代,科学家和哲学家都深信“地球上的世界”与地球外的“星际世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它们遵循不同的准则或规律。牛顿的伟大在于,他认为“使苹果落地的力”与“使地球绕太阳运动的力”是同一种力。牛顿用数学的方法把伽里略的自由落体运动定律与开普勒的行星运动定律统一了起来,得出了万有引力定律。
   
    牛顿对科学的态度是,提出假说,而假说只有被实验和观察所证实,才能成为科学理论。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使伽里略和开普勒发现的定律成了万有引力定律的特例。万有引力定律还可以用來解释潮汐的形成、彗星轨道等一系列问题。
   从哥白尼、伽里略、开普勒到牛顿,科学发展表现了“保存”与“修正”两种机制。在20世纪初,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1955年)提出相对论时,同样表现了“保存”与“修正”两种机制。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物体接近光速运动情
   
   
   
   (图9•2•3)爱因斯坦(1879—1955年)
   
   况下的理论。当物体以远低于光速的速度运动时,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成了牛顿的理论。
   
    在生物学、心理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中,同样存在着“保存”与“修正”两种机制。在这两种机制的作用下,科学作为一种“规范化”的观念,表现了“观念进化”现象。“观念规范化”起因于一种人们意识到或没有意识到的“目的”。为了追求对“天上的世界”和“地上的世界”物体运动的统一理解,产生了牛顿力学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为了理解植物、动物、人等各种生物的相互关系,产生了生物分类学和达尔文的进化论。人们无法直接观察人的内心世界,为了看透人的心理,作为一种“规范化”的观念,心理学就萌发出来并形成一门完整的学科。为了了解“人类才能充分发展的条件”,产生了马斯洛的动机理论。为了减轻人的感情的痛苦,这一目标导致了弗洛伊德心理分析学的产生。可以說,人类对每一个“理解世界”的具体目标的不懈追求,都导致一门或若干门科学分支的产生。这些“分支”形成“科学树”的树枝。如同“生物演化”一样,“科学演化”也有“树形结构”。一个演化系统,只要存在着“保存”与“修正” 两种机制,都会形成“树形结构”。
   
   
   (图9•2•4)弗洛伊德(1856---1939年)
   
   
    科学和宗教在思想世界中是两种不同的演化体系。宗教进化是“间断性进化”。 宗教在解释世界时,不划分领域。每一种宗教都企图解释一切。不同的解释使宗教的不同教派分开并互相竞争。科学的进化主要是“连续性进化”,有时也出现“间断性进化”。科学愈发展,划分的领域愈多。许多跨领域的问题,如信息、系统、控制、整体、演化等问题,遵循科学的方法去研究,也形成一个又一个领域。“科学树”的分枝是不断伸展的。科学理论没有永恒,随着人对世界认识的深入而不断发展。科学中不同学派的争论,不会造成宗教教派那样的冲突,被事实证伪的学说或观点总是自然淘汰。在科学史上,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說”、燃素說就是自然淘汰的例子。
    从整个人类來說,科学可以看作是全人类的“永久记忆”。文学、音乐、诗歌、戏剧的创作极大多数是人类的“短记忆”。只有属于全人类的大作家,如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曹雪芹、托尔斯泰的作品才能进入全人类的“长记忆”。至于科学家的个人科学著作,在经过几十年的短暂时间后,除了科学史专家外,不再有人问津,这些著作只是人类生活中的短暂记忆。
   
   
   
   §9•1 科学进化中的两种机制
    宗教是一种相对凝固的思想。一般來說,宗教经典是不容修正的。科学正好相反,任何科学的著作,其中的论点,都必须接受事实的检验,或者肯定它的存在,或者进行修正。科学知识是积累的。科学家的著作不同于宗教经典,不同于文学、诗歌、小说和哲学著作。除了科学史专家外,人们无须从科学家的原著中了解科学,而要从科学最新发展中了解科学、掌握科学的最新知识。
    科学与生物一样,也有进化。生物进化中有两种机制,一是遗传机制,生物通过基因保存遗传下來的性状,保存以往进化的成果;第二种机制是生物通过基因突变而获得新的进化的机制。科学中也存在两种机制,一是已有科学成果的保存机制,二是对已有科学成果的修正机制。
    公元2世纪,托勒密(Ptolemy)提出“地球中心說”,他在《天文学大成》这一巨著
   
   (图9•2•1)托勒密和“地球中心說”
   
   中,他把地球看作宇宙的中心。托勒密用一些“均轮”和“本轮”的假想圆周和匀速圆周运动來解释天体运动。按照托勒密的学说,太阳沿着一个“本轮”的圆周运行,而“本轮”的中心又均匀地沿着一个“均轮”运行,周期为一年。太阳的“均轮”中心与地心重合,而月球和行星的“均轮”中心则不在地心(图8•2•1)。托勒密的模型能够解释并预测一些天体运动,但随着人们对天体观测愈來愈精密,托勒密体系又要引进“本轮平面”在太阳运行的黃道面(注)上下震动的假說。托勒密的“地球中心
   -----------------------------------------------------------------------------------
   (注)黃道面是太阳在恒星间的周年视轨迹所在的平面。
   -----------------------------------------------------------------------------------
   
   
   說”在天文学中占统治地位达1300年之久。到16世纪,波兰天文学家尼古拉•哥白尼(Nicholas Copernicus,1473—1543年)提出了“太阳中心說”。
   “地球中心說”是罗马天主教会教义的一部分。对宗教來說,教义是不可动摇的。布鲁诺(Giordano Bruno,1548—1600)由于坚持“太阳中心說”,被教会烧死。伽利略(Galileo Galilei,1564—1642年)也认为地球绕太阳运动受到教会审判,1633年,他被迫放弃自己的观点,随后被软禁在自己的农庄。
   
   
   (图9•2•2)伽里略(1564---1642年)
   宗教教义不能随人类新发现改变,而科学理论的最大特点就是随着新发现而不断修正。丹麦天文学家开普勒(Johannes Kepler,1571—1630年)通过天文观察,修正了地球以圆形轨道绕日运行的理论,提出了行星运动三大定律。其中第一定律是,所有行星都在椭圆轨道上围绕太阳旋转,太阳位于椭圆的一个焦点。在牛顿(Sir Isaac Newton,1642---1727年)以前的伽里略认为,地球上的重力不同于天体上的力。这种观念根深蒂固,从上古时期到伽里略时代,科学家和哲学家都深信“地球上的世界”与地球外的“星际世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它们遵循不同的准则或规律。牛顿的伟大在于,他认为“使苹果落地的力”与“使地球绕太阳运动的力”是同一种力。牛顿用数学的方法把伽里略的自由落体运动定律与开普勒的行星运动定律统一了起来,得出了万有引力定律。
   牛顿对科学的态度是,提出假说,而假说只有被实验和观察所证实,才能成为科学理论。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使伽里略和开普勒发现的定律成了万有引力定律的特例。万有引力定律还可以用來解释潮汐的形成、彗星轨道等一系列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