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王藏文集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新奥斯维辛之中的写作
·坚决争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语权力
·"我们的深深铭记与永久感谢"
·来自中国农村底层的声音
·为印度洋海啸中死去的人们默哀
·米奇尼克的公民语言
·何谓文学牛虱?
·在极权体制下如何争取知识分子话语权力
·中国诗人紧缺的政治关怀在哪
·诚邀黄翔、张嘉谚、茉莉、东海一枭、川歌、蔡楚、杨春光
·四行"小诗",重压"诗坛"
·被捕不断成为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一种命运
·"低诗歌写作"应主动争取并充分行使自己的话语权
·与龙俊花枪等朋友谈谈低诗歌的发展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一)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二)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三)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四)
·就是让你们不舒服—读《垃圾运动》(创刊号)兼谈中国话语权力写作(五)
·垃圾也疯狂——炮打《诗刊》主编叶延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圖片說明:1978年,貴州使命社青年在貴陽市“民主牆”貼大字報,引起民眾圍觀和巨大反響。(圖由張菁提供)
   
   
    人們常說光陰如梭,可對一些特定的時段,光陰並非如梭,一些過去的人和事總是凝固在腦海中。30年前的那場民主牆運動,是中國百姓在文革後第一次自發的、大張旗鼓的發出對專制制度的強烈質疑,是草根階層一次集體、大膽的蘇醒。一道彩虹劃過,留下的是無限憧憬和深刻記憶。作為一名見證者,固然不會因時光流逝而淡忘。

   
   
    上世紀70年代末,毛澤東死華國鋒接班後的中共最高層,尚未形成 一言九鼎的強勢政治局面,中國社會出現了一個政治小陽春的異常現象。
   
    1978年底,貴州省突然冒出了一小群年輕人,他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有詩帶詩、有文拿文,一沽腦跑到北京,天子腳下鋪開大字報就貼,以詩歌、政論說出了當時很少有人敢於公開說的話。一次又一次地北京----貴陽兩地跑,貼大字報評文革、論人權,質疑“大躍進”政績、宣揚孫文學說,還直接對“神”毛澤東三七開……,自發地組成民間社團《啟蒙社》。他們率先拉起了一面民主自由的大旗,全國各地迅速遙相呼應,紛紛結社聯盟,幾十個民刊社團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不少省市都有一堵“民主牆”,而牆前總是人頭湧動。
   
     那時,貴陽市鬧區紫林庵的民主牆前人們圍成厚厚的人牆,爭相閱讀大字報,以黃翔、莫建剛、方家華、李家華、楊在行、梁福慶、秦曉春、羅賓孫、廖雙元、李任科、彭光忠、盧勇祥、盧和祥兄弟等為主的一群年輕人,分別組成了《啟蒙社編委會》、《啟蒙社編輯部》、《百花學社》、《使命》、《解凍》等民刊團體,他們定期開會、商討時事政治,貼大字報、有的義賣自己的會刊、還策劃遊行到省委,要求平反馬绵征反革命案(貴州張自新似的人物)、搞全國民刊組織大串聯等等,並且加入的成員越來越多,本人是參與者中年紀最小的一個,最大的有60、70歲的老者,身體殘疾的李偉也是積極投入其中的一位。
   
    全國各省市的組織,廣泛地向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傳達了一個強烈的訊息,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權!同時也得到了積極的回應,西方記者普遍報導,學者載入歷史,國內百姓反響熱烈,紛紛在牆上留言表訴求、捐助義買刊物,啟蒙社編輯部的義賣,常有人丟下100元拿走一本刊物,百花學社在一次義賣中,幾十本小期刊,竟在清點時有300多元,那時,一般工人的工資不過30元左右。壓抑太久的人們熱情可見一斑。
   
     但是,當華國鋒很快被清理下臺後,鄧小平不僅食言再次複出,他重掌大權後立即的大動作之一,就是提出修改憲法中的言論自由部分,即修正1978年《憲法》第四十五條,取消原憲法中公民“有運用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的權利”的規定,該項提議很快便成為取締所有民間組織的依據,貴州各民刊的骨幹分子分別被警告和集中學習(變相拘押)月餘。在1980年9月10日的第五屆全代會第三次會議上通過此一決議的前後,全國民刊、組織統統遭到取締和鎮壓,主要負責人、積極參與者幾乎在同一時間分別被一網打盡,收審、逮捕、判刑的不計其數。一個從長期壓抑的毛時代向著健康社會走去的新局面,就葬送在鄧小平的獨裁統治之下,一時間“黑雲壓城城欲摧”,萬馬齊瘖,文學界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景象凋零。
   
    貴州省被定性為反革命集團的組織有《啟蒙社編輯部》和《解凍社》,幾乎所有各民刊的主要成員都分別被關押收審,又在不同時間先後獲釋,收審時間最長是秦曉春,半年後釋放,而楊在行是唯一一個當即被判刑的貴州民運分子,定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5年勞改。在這場狂風暴雨的衝擊下,其他沒有被判刑、獲得“寬大處理”者中,有沉默等待的、有憤而遠走的、有從此銷聲匿跡的、也有因此而得到很多個人好處,其中最大一項“優惠”是獲分配了房屋和為家屬安置了工作,更有原本就是公安內線,完事後得到表揚的,如彭光忠之流。本人則遠走澳門,但幾年後回鄉,被原啟蒙社骨幹秦曉春告發,半途截下火車,老帳新帳一起算,判定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刑期三年,逃獄後又被彭光忠等2人出賣,加刑2年,成為貴州民主牆運動參與者中第二個被定罪的反革命政治犯。
   
     大鎮壓後,《使命》的主要成員卻一直未間斷地在盧家聚會,以文學針砭時弊,盧永祥的小說《黑玫瑰》遭到貴州官方文學界的圍攻、批判。但這群年輕人相聚時一起跳交際舞聯誼,卻為政府秋後算帳找到藉口(當時,家庭交際舞是禁止的)。1983年,當局以流氓罪,一次過判了盧勇祥、盧和祥、盧順祥等人分別5年、10年和15年的徒刑。
   
     大浪淘沙,沉下來的是金子。
   
    接下來的歲月,貴州的仁人志士,沒有忘記自己的民主理念和歷史使命,老成員歸隊,後來者協力,前仆後繼,一次又一次直面收審入獄,一起走過一程又一程的坎坷人生路。1986年的學潮、1989年的六四、直到1995年的再整合、組成中國民主黨貴州分部、六四上京要求平反死難者,十幾人被牽連關押、陳西、廖雙元、盧勇祥、黃燕明、曾寧等五人再次被打成“反革命集團”判刑勞改,陳西判10年,廖双元判4年、黄、盧各判5年、曾宁判2年,在監獄裏遭毆打,精神肉體受盡折磨,黃燕明的眼睛幾近失明,連最基本的治療都沒有保障。直到3年前,李元龍還因寫了幾篇文章被判刑2年。還有一位令人敬佩的女性,即廖雙元的妻子吳玉琴,丈夫先後幾進幾出牢門,她不僅不離不棄,盼到丈夫出獄後,雖身患絕症,也奮而加入了民運隊伍,用一支筆寫出對時政的不滿、說出底層百姓的心聲,和大夥一起,不畏懼公安威脅、騷擾,以樂觀豁達的態度積極面對人生。
   
    今天,莫建剛、李任科等,雖然靠著擺小攤的微薄收入維持全家老小的生活,但追求民主自由精神上卻十分富有!廖雙元、方家華,幾十年不改初衷,曾寧兩次坐牢不封口,陈西出狱不墜筆,黃燕明眼疾在身,依然熱情,還有杜和平、申有連、小王子、陳德富、張重發、徐国庆、、吳郁、全林志等等……,他們頂著現政權的高壓和威脅,把貴州的民運搞得是有聲有色,這樣一群有道德理想的人,雖無披堅執銳,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追求理想,伸張正義,卻被專制政權視為眼中的芒刺,隨時被公安以斷生路、斷勞保、向家屬發出“被捕坐牢”的信息等威脅,在這種惡劣環境中,他們依然以理據爭,牢牢守住民主自由理念、執著地為六四冤魂呐喊;他們還舉辦人權研討會,為弱勢群體呼籲、維權。不是幾天、幾年,是幾十年的堅持,一生人的信念!什麼是硬漢烈女,看看貴州高原上的這枝奇葩,想想他們一路走來的荊棘長路!
   
    我流亡他鄉異國,深感自由的可貴,也因此更加敬重這群囹圄之中勇敢的鬥士,並以他們為豪。有個願望就是有一天回到家鄉,與當年的這群朋友好好敍舊一場,要自由自在的、毫無禁忌的暢談。可是,我知道談何容易!中共沒有那個胸襟度量,他們常以規定什麼人能見、什麼話能說來對待需要回鄉的海外流亡者。我要回去,並且是有尊嚴的回去,決無附加條件或任何形式的協定,相信貴州的朋友們不會願意看到我卑躬屈膝的樣子,也不屑於一次以“尊嚴”換來的聚會!
   
    每到深秋,金色的日子慢慢變冷變白的時候,最易勾起思憶的便是30年前那個特別的時段-----我人生的轉捩點,那些曾凝聚過熱忱、酸澀、驕傲和苦難的日子,在多少次跌倒爬起、再爬起之後,轉身回望,依然青春無悔、途遙未倦,領悟的人生只有一條:尊嚴的活著、活著就有追求、追求必須執著、執著才有價值。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