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王藏文集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作者:杜和平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点击数:103 更新时间:6/15/2009 6:56:46 AM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我们是怎样参与"八九民运"的?
    贵阳"八九"发生哪些大事?
    谁是"六四"的最大获益者?
    怎样评价"八九"与"六四"?
    二十年来,还掩盖着"六四"的那些秘密?
   
    贵阳"六四"期间的三大案件,"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这个反革命组织大案,蒋帮特务大案,非法组织"沙龙联谊会",究竟是什么组织?他们做了什么?当局是怎样处理这些案件的?
   
    贵阳的反革命在"六四"动乱期间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这个特务是受谁的领导?做了什么?
    关押期间,这个反革命交待出什么样罪行?
    这个特务究竟干了什么秘密工作?
   
    二十年前一桩反革命大案,特务大案,在贵州省民众之中,只有一些传说至今,神秘莫测,扑朔迷离,所知甚少。
   
    揭秘贵阳"六四"大案
   
    当事人将为你揭开这神秘的面纱。
   
    独特的经历,另类的思考;对"六四"的独特评议与另类的启示。
   
    【六四公案】分析:抓捕、审讯、交锋、从人间到地狱
   
    【经历感受】实录:巨变、神秘体验、从地狱到天堂
   
    【解读启示】终结阴谋、揭秘玄机、道莅天下
   
    1989.年9月18日《法制生活报》的报道:我省依法逮捕动乱中的三名反革命犯罪分子。
   
    本报讯:
    趁动乱之机,进行反革命活动的杜和平、张鑫佩、夏春龙最近被依法逮捕。
   
    杜和平,贵阳市文化个体户。杜在北京发生动乱期间,积极筹办反动小报《醒狮》,并以"市民声援学生爱国民主运动"的名义征集签名、组织游行、声援活动,并将自己负责打印的反动传单,在省政府礼堂进行散发。
   
    张鑫佩,贵州高原科学咨询公司经理。张积级参与动乱活动。在北京平息反革命暴乱后,打着"声援学生,推进民主"的旗号,先后在金筑大学等地,召开秘密会议,策划成立"爱国民主联合会",并规定该组织的斗争策略,活动方式等。
   
    9月7日,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以反革命宣传煽动动罪,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分别将杜和平、张鑫佩逮捕。
   
    夏春龙,织金县二中高中学生。夏在"美国之音"的反动宣传煽动动下,对北京平息反革命暴乱极为不满。6月6日,购买白纸,书写反动传单。次日早上,夏将传单带到学校,在全校学生做课间操时,将传单散发,其内容都是恶毒攻击党,攻击戒严部队,攻击平暴,号召学生起来罢课等。案发后,经毕节检察分院批准,9月8日以反革命宣传煸动罪将夏春龙逮捕。
   
    【手月点评】一个高中学生,对北京所谓"平息反革命暴乱"极为不满。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六四"大屠杀,不得人心。
    ----------------------------------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至 十九日期间,被告人陈友才、杜和平、李黔刚(另案处理)等人,书写"公民们,今日去春雷广场声援学生的爱国行动"的集会通知,张贴在次南门、河滨公园等 处。致使学生和其他人员数百人在春雷广场集会,并举着"工人罢工、学生罢课、教师罢教、商人罢市",等标语在市内和省政府院内游行,被告人陈友才在省政府 院内发表了煽动性的演讲,被告人杜和平在游行中散发传单。在传单中煽动"你们有什么顾虑还值得沉默吗?""不如燃烧起人权的火焰",造谣我党和政府拖延回避胡弄学生的对话要求,时间拖延越长,罪过越大。等等。极力地宣传煽动制造社会动乱。
   
    被告人杜和平,男,34岁,汉族,贵阳市人,初中文化,系经营书籍个体户,住本市文化路47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被贵阳市公安局收审,同年九月十一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以上摘自"起诉书")
   
    一、选举/民主的春天
   
    民主的实践--非法组织"贵阳沙龙联谊会"的始末
   
    贵阳的民主运动,有着连绵不断的百年历史,探索富民强国与追求民主与自由的仁人志士,代代相传….."文革"结束,"启蒙社"就率先于全国,发起了以民主墙为特征的思想解放运动。自从"启蒙社"等等被打压之后,1986年诞生的"浪潮读书会",就成为贵阳最有影响力的民间社团。其具有承前继后的作用,即承前"启蒙社",继后"贵阳沙龙联谊会"。
   
    八九年,我们有很多活动,除了"浪潮读书会"的常规活动,我们还在筹办"贵阳青年未来学会。"我们成立了各种社团与沙龙活动,思想文化与社会活动,开展的红红火火、有声有色,很是热闹。
   
    我与陈西、李黔刚等朋友成立了"贵阳市沙龙联谊会"(下面有几十个沙龙)。我们三人撰写与编印了"沙龙报"。
   
    我与陈西,贵州大学的朋友一道筹办了"贵州省演讲与思辨会",准备举行全省第一届擂台赛,参加组织活动的有贵大、贵州日报社、贵阳晚报、省市电视台等7家单位,活动用章都已经申请到,后来,在抄家时被公安收走。
   
    我们获得贵州省未来学会的秘书长张继泽的指导与支持,筹办"贵阳市青年未来学分会"。张进才被选举为会长。我被选举而担任分会秘书长。(这就是民主。)
   
    我与张林,陆依林,郭忠民成立了:"贵州省食品发酵研究所"。这是为发展经济的举措。我们与研究所的名义,承包了贵州大学讲师肖金和创办的贵阳食品厂。
    在此之前,我们还成功的办了几期"食用菌培训班。"
   
    郑天赐要我筹办"个体经济研究会。"
    郑天赐搞了一个"深圳国际推销研究所"。后来被国安认定是特务机构。
   
    我成功的创办了"贵阳文化心理咨询所"。
   
    我们"浪潮读书会"的特色与影响,是在思想交流与文化传播的层面,这使得贵阳这个充满商业色彩的城市,增加了一点人文气息。因此在全国也有一些影响,而增加了贵阳城市的色彩。
   
    每一个参与"浪潮读书会"的个人,主要是丰富了文化生活,提升了思想,拓宽了境界。多结交了一些高级趣味的朋友,为追求高品味的生活,奠定了基础。
   
    我们有一些主题活动,二十余年之后,还历历在目。举例如下:
    1、举办、观看与探讨电视片:"第三次浪潮";与"河殇"。
    2、北京著名作家马建,介绍他的徒步旅行与"西藏见闻"。我们为他募捐款。现在他定居英国。
    3、北大研究生来介绍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弗洛伊德"。
    4、探讨"现代西方马克思主义"。
    5、北京诗人与贵阳诗人相会"浪潮读书会",交流现代诗。
    6、金筑大学讲师邓洋光介绍"西蒙的经济学"。
    7、诗人吴若海演讲"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8、省电视台女诗人唐亚平介绍自己的诗歌创作。
    9、我介绍"哲学的演变"。
    ……
   
    "浪潮读书会"每周举办一期。直到"六四"枪响,主要会员被逮捕而终结。计有三年。通过以上点点滴滴的介绍,可以窥视到"六四"前,那几年的思想文化的宽松、自由与活跃。我们的民主运动,只是活动之一。而集中到"八九民运",有我们的特色,其经验,似乎没有重视而总结与思考。现我总结出以下几点:
   
    一、民主实践;通过沙龙联谊会的换届选举与其他社团的选举,而认识与推广民主理念。
   
    二、自由参与;我们的种种活动,都是自发、自愿的参与。没有诱惑与强迫。
   
    三、雅俗共赏;大众化活动与精英思想共存。
   
    启示;民主很容易理解,很容易实行。其实就是两个词,"选举"与"自由"。
   
    民主与自由,是普世价值观。我们在"八九"期间,就通过实践体验而认识了民主与自由的意义。而在官方学者的宣传里,搞出了什么"社会主义民主"与"资产阶级自由"。把很容易理解,很容易实行的理念,搞得复杂化了。这使我联想到文革的一句名言:"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哈哈,这种荒唐逻辑,既然大行其道,成为喉舌的主旋律,还要拿来整成舆论导向。
   
    我们的"八九民运",颇有声势。但并没有造成天下大乱。小乱都没有。我称之为"动而不乱"。我们都知道,"生命在于运动"。社会不动,就预兆是僵化与腐败。不准动,就是不发展,不改革。
   
    我的兴趣,主要精力与时间,是经营我们的心理咨询所,其合伙与参与者是徐庆元、张业强、郭忠民、杨文兴。
   
    我们成功建立的心理咨询所,这在当时,在贵州贵阳也是领先的,就是从全国的这个领域来说,也是走在前列的;我们认识到,这是一个新兴的行业,而关键是,我们还拥有开拓性与创新性的心理鉴定技术项目。我们兴趣盎然,信心百倍,看好前景。
   
    我们还在工人文化宫开展系列的心理学讲座。现场进行笔迹心理鉴定服务。在我家里,也成为我们心理咨询所的工作场所。我们手里,都有一些咨询个案。我们忙得不亦乐乎,对北京的学潮,缺乏关注。
   
    当北京学潮被当局成功的激化矛盾,才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不可避免的关注乃至参与这场震惊中国震撼世界的学生运动了。
   
    二.声援/义无反顾
    【经历实录】
   
    5月13日北京的学生开始在天安门广场绝食。
   
    有参加沙龙活动的一个学生,专门到我们的心理咨询所(也是我的家)说:"我们不能沉默了,必须赶快行动起来,声援北京的学生。"
   
    是的,关注社会的发展,是我们沙龙活动的一大主题,当面临大是大非的选择,我们要表明自己的立场、观点与态度,形势需要我们有所行为时,我们当仁不让,义不容辞。
   
    怎样声援呢?
   
    我们商议之后,第二天上午我们就开始撰写通告,书写"公民们,今日去春雷广场声援学生的爱国行动"的集会通知,我与徐庆元,叶南等人张贴在次南门、河滨公园等热闹的路口。
   
    此时,我开始进入兴奋状态,我对朋友们说:"这是伟大的历史时刻,如果我们错失时机而没有参与,我们会后悔的"。后来,我对"六四"反思与研究时,我发现,我们的参与,确实切入一个最佳时期。我的感觉是对的。我将另文分析与阐述。
   
    下午,我撰写一篇文章,找人打印。
   
    次日,我们在文化宫集合,致使学生和其他人员数百人在春雷广场集会,然后有人打出横标,开始游行。在游行过程中,我把传单散发了。我在传单中写道:"你们有什么顾虑还值得沉默吗?""不如燃烧起人权的火焰",我有些焦虑的认为:"党和政府拖延回避胡弄学生的对话要求,时间拖延越长,罪过越大"。我把这样的感觉与理解,也清晰的表达在传单里。而这些核心认识,被作为罪证,写在起诉书与判决书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