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王藏文集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之1)──民主的基本含意不容歪曲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民主是主权在民的政治制度,因此必须还政于民。还政于民的最明显标志是多党制,多党公平竞争公民才有选择的可能。一党制的政治制度剥夺了公民的选择权,因而是反民主的政治制度。

   
   作者 : 曹维录,
   
   發表時間:2/3/2007
   2006年10月份,在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上,有个叫俞可平的人发表了篇文章──《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辨正》。本来这是篇平平常常的文章,内容也没有什么新意。但据传说作者是中共当今党首胡锦涛的智囊,并经由《学习时报》、《人民网》、《新华网》等各大官方媒体改名《民主是个好东西》后竞相炒作。因此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并据此作出了许多善意的推测。有人认为这篇文章表明中共当局意图启动政治改革,“勾勒出胡温主导下的政治改革蓝图。”还有人一厢情愿地认为它标志着中共当局为推进民主改革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这些看法说明了即使是在民间知识分子当中,对民主的概念也存在着许多模糊的认识。这些模糊认识为中共歪曲、篡改民主的真实含义,在民主的名义下推行独裁政治提供了便利条件,客观上帮了中共的忙。两年前,就有学者在要求中共在实行民主问题上先对民主一词进行解释,以防中共用自己一惯混淆概念的方法把独裁当作民主拿出来,欺骗世人。现在以俞可平的文章来看,人们的这种担心是很必要的。
   
   俞可平所宣传的民主,就是这种改头换面的假民主。这种假民主现在由官方提出并进行炒作,除了要舒缓人们积压已久的怨忿外,也极有可能还有别的政治目的。一些海内外的民间知识分子在此时跟风吹捧,客观上起了帮助中共炒作的作用。
   
   民主作为人类共同追求普世价值,有其举世公认的标准和含义。当今世界上一百多个民主政体的国家和地区,虽然在民主的具体形式上各有不同,但民主的基本原则和核心内容是一致的。早在古希腊时期,雅典公民就以抽签或公推方式产生执政的官员,如果从那时算起,民主政治已有几千年历史了。然而这种民主政治与现代民主政治并不相同。现代民主政治是近百年形成的,有其不同于独裁的内容和程序,投票选举只是其最具表像的一种形式。坚持这些最基本的标准,就能看透一切伪民主和假民主的伪装。
   
   首先,民主是主权在民的政治制度,因此必须还政于民。还政于民的最明显标志是多党制,多党公平竞争公民才有选择的可能。一党制的政治制度剥夺了公民的选择权,因而是反民主的政治制度。一党集权的政党制度只允许一个政党存在,其他政党都被宣布为非法并遭取缔。如纳粹德国、意大利法西斯党和日本“大政翼赞会”统治时期的政党制度。中国虽然有八个民主政党没有被取缔,但不起实际作用,如同中共的一个支部。中共在本质上和纳粹德国、意大利法西斯党没有二致。
   
   其次,民主制度必须建立在财产私有制的基础上。独裁政权可以是公有制的,也可以是私有制的,但民主政体必须在私有制的经济体制之上才能实现。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哈耶克就认为在公有制下根本就实现不了民主(参阅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财产私有制的重要性不仅表现在拥有私有财产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而且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唯一正确的方向。世界百年以来的民主实践证明,没有私有制的民主是不可能存在的。财产是人们养命之源,如果连人们用以活命的财产私有权都没有了,生命资源控制在当权者手里,哪里还会有什么自由、民主可言?世界上虽然有各种形式的独裁专制,但最残暴、最邪恶、最狠毒、最没人性的独裁制度是财产公有制。这样的制度把一切它统治下的公民变成奴隶,与民主的价值背道而驰。近百年来的共产主义的实践证明,这样的制度阻碍生产力发展,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经济基础,给人类造成空前灾难。
   
   实施私有财产制度并不排除国家经济所有制的存在。事实上,民主国家在尖端科技、国防、教育、交通等领域仍然保留国家所有制。但国家的经济主体结构应该是私有制。
   
   其三,民主必须在言论自由的基础上得以实现,没有言论自由由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所有以言治罪的行为都是反民主的行为。言论自由就是人们获取信息和传播信息的自由,人们有说出事实真象的自由。如果人们只能听到一种意见,一种观点,接受一种思想的灌输,只能发表一种议论,公民就会变得无比愚蠢,无法施行民主。多年来,中共当政者虽然也说要搞渐进民主,逐步走向民主、法制的轨道,但16大以来,国内众多的异议人士因言获罪,宗教信仰受到限制,压制言论自由的法令条例不断出台,这些都说明,我们离自由和民主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走越远。
   
   第四,民主制度实行的主体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或主权相对独立的地区(如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抗战时期的延安等)。在民主问题上不存在让一部分人或让一个地区先民主、自由起来的问题。那些所谓“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对阶级敌人实行专政”、“先在党内民主”、“在基层先实行民主”等等,统统都是骗人的把戏。对一部分人实行民主,那就是集体施行独裁;基层民主最终结果控制在独裁者手里,和没有民主一样,是顽固坚持剥夺公民权力的独裁心态。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如果没有私有制作为基础,基层民众的选举对民众不但没有好处,而且是有害的。
   
   第五,民主必须以军队国家化和宪法公正为其保障。军队是国家主权的捍卫者,由公民公决通过的宪法是公民公平行使民主权力的保障。中国现在的军队为一党私有,为一党私利服务;中国的宪法受一党操纵,公民依宪法行使权力的行为受到打压,宪法所承诺的各种自由不能兑现,这些都是和民主格格不入的。
   
   当然,民主的政体还有很多区别于独裁的明显标志:如立法、行政和司法多权分立,相互监督;实行自上而下的民主选举,对人的基本信仰和选择权力的尊重等,但以上所说则是民主政体必须具有的核心内容。
   
   关于这些民主政体的基本特点,在一百多年来人们不断地阐述,就是中共自己早年的言论也是坚持这样看的。中共的党首毛泽东说:“既然有饭大家吃,就不能由一党一派一个阶级来专政。”(见《毛泽东选集》一卷本690页)中共的另一个头目刘少奇曾说,一党专政反民主,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见《刘少奇选集》176页)1941年的延安的《解放日报》说:“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中共的这些议论说明,他们很清楚要民主必须坚持多党制。
   
   60年前,由于当时中共还没有夺得政权,所有制问题还不是那么突出和尖锐地引起人们注意,中共的公开言论谈论也较少,但还是可以找到中共早期以坚持私有制为其发展策略的言论。1944年毛泽东在同美国记者福尔曼的谈话中说:“我们也不主张一个足以沮丧个人创造性的集体主义──实际上,我们是鼓励竞争与私人企业的。”“我们的政府形式,包括地主、商人、资本家、小市民、以及工农。”“充分的事实使你明白我们不再是苏联所谓共产党这个字的意义了。”(见哈里森。福尔曼著《西行漫记》21章)毛泽东在1941年的一次讲话中说:“全国人民都要有人身自由的权利、参与政治的权利和保护财产的权利。”这些说明,中共自己很清楚,当时若以民主面貌示人,就必须让人觉得他也是坚持私有制的。
   
   言论自由和民主的关系,中共早期也有很多议论。1944年4月19日的《新华日报》认为民主和言论自由是相连一贯的两件事:“有民主就有言论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就不是民主。”1945年3月31日发表文章《新闻自由──民主的基础》,其中说:“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争取言论和通讯的自由正是争取民主的先着。”同一篇文章中中共又写道:“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要得到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这些议论即使是现在,也还是正确的,可惜的是,就是在当时,这些议论也是中共为了夺取政权用来骗人的。
   
   现在中共再不敢说上述言论了。中共夺取政权后有关民主的言论多得举不胜举,但说来说去就是不往最根本的问题上说。俞可平是中共内部专搞理论工作的,对民主的真实含义不可能不清楚,对中共自己在历史上有关民主的承诺不是不知道,但在他那被称为“大胆言论”的文章中,有关民主的最本质的东西却一句也看不到。这些人,敢于指责中共官员的腐败,敢于说政策的失误,敢于谴责权钱交易造成的矿难,敢于揭示中国百姓的苦难,敢于声色俱厉地“痛斥”官员们营私舞弊,但最根本的问题他们不敢说。他们不敢强调民主的真实含义,不敢批驳中共当局在有关民主问题上的东拉西扯,不敢为受到无理镇压的法轮功辩护,不敢揭露中共在89年用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问题,不敢指出中共只是一个没有经过合法注册的非法组织,垄断窃取的权力祸国殃民,不敢揭露中共历史和现实的谎言,因为这些都会从根本上动摇中共统治的根基。
   
   俞可平实质上也是中共分利集团中的既得利益者,中共的党首曾说过:“大家都在一个船上,船翻了大家都倒霉,不只我一个。”所以俞可平不可能对中共当局有什么真正促其民主的建言,不过是欺骗舆论而已。
   
   (未完待续)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之2)──俞可平的文章通篇充满反民主的思想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贾庆林,在最新一期的中共机关刊物《求是》发表文章,提出“要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道路,决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俞可平的文章说法和贾庆林如出一辙。这种“社会主义的民主政治”,说白了就是权力被垄断,国家一切资源归党有(即归党的官员私有),扼杀言论自由,拒绝與论监督,封锁国际信息,镇压民众的和平抗争,官员处于法律之上。
   
   作者 : 曹维录,
   
   發表時間:2/4/2007
   在谈论民主是个“好东西”还是“坏东西”之前,首先要弄清民主的基本含意。如果对民主的内容、形式和基本含意没有统一的认识,各说各的民主,就不能共同讨论民主问题。中共是寄生在独裁政治内部的利益集团,本质上是反民主的。过去他们为了夺取政权曾把民主作为口号欺骗中国人,现在,他们又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用歪曲后的假民主敷衍民众。当今中共宣传的民主,不是其在历史上曾鼓吹的民主,有违国际公认的标准,是伪民主。俞可平在文章中所说的“好东西”,和中共的伪民主是一回事,本质上是为维护独裁统治服务的。值得一提的是,就是这样的伪民主,中共现在也并不想实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