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王藏文集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我在广州劳教队的时侯特别留意一般犯罪的情况,有一天我看了一下我们车间的花名册,发现除政治犯以外似乎只有三种人,按比例从大到小分别是:抢夺、盗窃、吸毒。而犯抢夺罪的,年龄几乎都在二十岁以下。
   
    除吸毒者以外,其余几乎都是农村少年。他们本质并不坏,不属于那种基因有问题的天生罪犯。他们一般都是在农村生存艰难,不得不到城镇打工,却经常拿不到工资,最后走投无路,再受人引诱,才滑入犯罪泥坑的。
   
    应该说,他们都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副产品,都是这个腐恶制度的牺牲品。马克思论证过,贫穷是万恶之源,所以他就先鼓吹共产主义,从而制造贫穷,然后再制造罪恶,以证明他是撒旦的嫡系后裔。

   
    下面是一个男孩叙述的亲身经历,我和他曾在一个组达一年之久,他的经历很有代表性,能够说明这些人是怎样走上犯罪道路的?为什么中国的犯罪这么猖獗?中国犯罪大军到底是怎样形成的?
   
    任繁彬是个潇洒的男孩,长得很神气,属于酷哥一类的。如果你知道他的苦难经历和反扑过程,一定会和我一样惊讶:他的生命力怎么会如此顽强?
   
    任繁彬生长于湖北农村,他的祖上都是勤奋的农民,几代人拼命干活,总算积累了几十亩地。解放前夕看看形势不妙,祖父便带着儿子逃到武汉避难,解放后被清查出来,押解回籍,定为逃亡地主枪决。儿子侥幸捡了一条命,但是经常被批斗游街,一条腿也给打残废了,一直熬到四十多岁,毛主席死后,才和一个地主的女儿结婚,也算门当户对。
   
    正值包产到户,任父拖着一条残腿没日没夜的修整田地,终于把它改造成稻田地。任母则一连生了三个孩子,直到有一天被计划生育委员会工作队用绳子捆到乡政府,强行结扎了输卵管。计生工作队、村委会还轮番上门罚款拉粮食拉家具,最后连祖上传了几百年的一张雕花大床也给抬走了,直到家里只剩下几张破席子和一口锅、几只碗,那一万多元的超生罚款才算结束。
   
    任父只得拖着残腿更加没日没夜的干活,农闲时买来竹子,劈成细条,编成篮子卖,总算让三个孩子都能交得起学费。任繁彬不忍心,12岁的时候就要缀学出外打工,挣钱维持家用。任父那时身体已累垮,腰都直不起来了,但是他坚定地告诉孩子们,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决不允许孩子缀学,再穷再苦也要读书。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父亲一再告诉儿子,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但是等到任繁彬读初三的时候,父亲已起不了床了,虽然坚持用颤巍巍的手编竹篮,但是一天只能编两三个了,一个只能赚四毛钱,而以前任父一天可以编十几个。
   
    更要命的打击还在后头,那一年不知怎么回事,收成的稻子全是瘪子,没有米粒。不是一家两家,也不是一个村两个村,而是附近好几个县!有人说是长期使用化肥农药过度,有人说是化工厂污染了河流。全家人顿时陷入绝望的边缘。
   
    于是在一个夜里,任繁彬与一个家境类似的同学悄悄离开了家,那年他才十五岁。他们步行一夜到达县城,正在长途汽车站讨论往哪里去的时候,一个人塞给他们一张招工简章,说是河南郑州附近的一家砖厂需要25岁以下的年轻工人,管吃管住,另外月工资1000元以上。
   
    两人喜出望外,当即找到那个给他们传单的人商量,他们的钱不够买去郑州的车票,能不能给他俩垫一些车票钱,领了工资再还。那人一看两个孩子身体很结实,立刻同意了。
   
    一车坐到那家砖厂,先签合同。他们在学校里学的尽是没用的知识,诸如共产主义理想一类,与现实生活毫无关系的,哪里见过合同,稀里糊涂就签了字,被带进砖窑。在挨轮窑搭建的一溜低矮相联的只有透气孔而没有窗户的房子里,沿矮墙一溜是土炕,工头让他们脱光衣服,先洗个澡,两人高高兴兴地在一排厕所的走廊里洗了个自来水澡,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使用自来水。
   
    回到房间,几个赤身裸体的人站在那里,衣服和包却没了。两个孩子不知所措,也不敢讲话,他们勉强能听懂河南话。其中一个头目发话了:“从今天起,你们就是这里的工人,必须服从这里的规矩。这是轮窑,很暖和,又没女的,不需要穿衣服,所以从今往后不准穿衣服。也没衣服穿,都统一保管起来了。”
   
    “新工人必须服从老工人的指挥,不听话就打,这里不用名字,只用号码,你是1949,他是8341, 这里不准讲话,不准问这问那,干满一年才结算工资。”工头用一支圆珠笔把号码写在他们手腕上:“开饭开工收工都要报号码。现在跟两个老工人干活去吧。”
   
    两个老工人并不老,最多比他们大两三岁。他们的工作是把烧好的砖五块码成一排,用铁爪抓到手推车上,很简单,但累人,想到家中病残的父亲,两个还在上学的妹妹,任繁彬咬紧牙关,决心无论多么艰苦也要坚持住,挣到钱,寄回家里,救家人的命。
   
    对于这里都赤身裸体,任繁彬也没想太多,窑里也确实很热,汗如雨下。好在旁边就是大水壶,随时可以喝个饱。开饭了,每人半碗盐水萝卜,二个又黑又大的馒头,虽然任繁彬是吃米长大的,但是此时饥不择食,很快就吃掉了,接着干活。不知道干了多久,任繁彬又困又累,但只有坚持下去。终于叫他收工,回到大通铺,一倒头就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又被叫起来干活。天天如此。
   
    一个月以后,夜里起来小解,任繁彬隐约听到两个人商量逃跑,感觉奇怪。后来就特别留意,组长不在的时候,问别人是怎么回事,一年以后可以领到工资吗?老工人惨淡的笑了笑:“还想工资,能活着离开这里就是造化了。”
   
    时间一久,任繁彬终于弄清,这里是奴隶砖窑,骗人来干活,逃跑被抓住就打死扔进炉子里当碳烧。经常有人因为消极怠工被打得头青脸肿。老板就是村党支部书记,是地方一霸,和各方面关系都很好,没人可以告的倒的。
   
    任繁彬怎么也想不通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从来没有听说过!原来人是这么坏!什么理想,什么共产主义思想品质,什么五讲四美三热爱,什么三个代表,老师全在胡扯!这个世界原来竟是这样黑暗!人类竟是如此邪恶!
   
    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只有找机会逃跑。13个月之后,任繁彬终于和另外十几个人撬个墙洞逃出去了。然后独自在黑暗里跑了一夜,身上只裹了一块烂布。然后沿铁路线一边走一边乞讨,夜里就睡在铁路边。一个多月之后才走到武汉。实在没脸回家,任繁彬决心再找工作。好容易找到一家小吃店,干了一个月之后想要点工资寄回家,老板却说得到年底才能结算。担心再被骗,任繁彬偷了零钱盒子连夜跑掉,在江边砸掉锁一清点,还不到20块钱。
   
    后来在江边碰到一个老乡,指点他到船上找活干。在武昌码头,他终于找到一条运水泥的船,但是吃饭之外每月只给200元工资。想到已经白干了一年多,这200元能拿到手也就不错了,再说眼前也没有更好的工作了。
   
    船上就他跟老板两个人,老板开船的时候,他睡觉或做饭,洗衣服。老板停船睡觉的时候,他拿着棍子看船,防止有人打劫,倒也不累。他吸取以前的教训,一到月底就要工资,然后悉数寄回家里。老板也还不错,一到码头,还另外给他10块钱零花。他想挣更多的钱,三个月后,他拿着工资作路费,决心到深圳工作。早就听说那里的工资高,干好了一个月有好几百块钱。
   
    运气真好,从广州一下火车就碰到深圳的一家电子公司招工,而且不用任何证件。他也没有想到什么证件,他也没有任何证件,也并不懂那有什么用。他们坐一辆大巴到了深圳的工厂,两道大门一关他就感到不对劲。果然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得知,这里每月只给100元伙食费,其余工资年底结算,他们不能离开工厂,否则会因为没有边防通行证而被抓走。伙食倒还可以,活也没有窑厂累,但是到年底能不能拿到工资,谁也说不清楚。三个月之后,任繁彬只得又逃出来。
   
    还没找到另一份工作,因为睡在公园里,警察把他抓走了。一路关押遣送,挨了无数顿打,又在广州民政局大尖山收容劳改队被折磨了六个月,才拿到50元路费,让他自己坐车回家。哪里有脸回家?任繁彬流浪在广州街头,不知如何是好,50块钱坐车买饭用光了,不巧又生病了。任繁彬躺在立交桥下面,感到这个世界太残酷了,人都太坏了。
   
    有一个年轻人走过来问他怎么了,然后递给他一根万宝路香烟,谈了一会儿之后问他想不想发财?当然想!那就认我做大哥,跟我走,包你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小姐玩,人生在世,还不就是吃喝玩乐!任繁彬跟着大哥先去吃饭,吃得酒足饭饱,大哥又买了一套衣服给他,然后去桑拿浴。真是舒服极了,病也好了。
   
    然后来到一个路口,刚才一起吃饭的四个兄弟也在那里。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走过来,大哥用手机发信号,两个人猛扑向那个女人,一个搂着头解金项链,一个夺包,那个女人瘫坐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财物被抢走,连喊一声的勇气都没有。
   
    大家分头迅速撤退,又来到另一个路口,又抢了一个女人。晚上大家在一起喝酒。酒酣耳热,大哥问:“怎么样,小弟?发财就是这么容易!想发财就跟我们一起干!”“干他妈的!反正这个世界没有好人,人家骗我,我就抢他!干!干!干!干杯。”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一直干了三个月任繁彬终于被抓住,被处劳教三年。
   
    他继续给我讲他的故事:“我的大哥其实只是马仔,他上面还有大佬。我们每天要交保护费给大哥,大哥再交给大佬,大佬再交给警察。但是碰到麻烦大的,有人追究的,只有处理我们。我们一般只抢外地人,有时为了保险,抢他之前还要故意找她问路,听听她的口音,以及她对这一带熟不熟?”
   
    “这回我们倒霉,抢了一个市政府官员的二奶,当时也跑了。但是第二天吃饭的时候被她认出来了,报了110来抓的。我们每天抢的东西也只能卖几百块钱,喝酒吃饭洗桑拿找小姐就花掉了,开始我想节省下来寄给家里,但是大家都是抢多少钱花多少钱还嫌不够,高级小姐一晚上就要500块。后来我也就过一天算一天了,天天醉生梦死的。”
   
    “你估计广州有多少人在干这种事,就是以抢夺为生?”我问。他答:“我们不能老在一个地方干,大佬经常给我们换地方,所以广州我们跑遍了。我估计,我们至少有3000个同行,也就是三千个游击队员。每人每天至少得抢三四次,所以广州每天应该有上万次抢夺。这还仅仅是专业游击队员干的,另外还有好多业余的游击队员呢。”
   
    “这一行里混的最好的还是退伍军人,他们白天指挥抢劫,晚上睡在军营里。给连长、指导员定期送钱找小姐就可以长期住在军营里,反正警察又不敢去军营里抓人。这是一项大生意,大佬永远是没事的,我们始终都没有见过。大哥一般也没事,他又不动手抢。他们用的都是化名,警察又不办抢夺集团罪,免得影响到自己。所以这项生意比贩毒还要好做一点,又不要什么本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