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王藏文集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对于新疆乌鲁木齐流血事件,中共发布的最新数字是,184人死亡,一千多人受伤。但海外维吾尔团体说,这个数字不真实,可能有六到八百维族人丧生。国际媒体也多对中国当局的数字质疑。但即使是184人死亡,也是重大流血事件。南韩当年震惊世界的光州大屠杀,最后查明直接遇难者166人。这次新疆流血事件,死亡人数超过光州。
   
    现在事件已过去近两周,从各方面的报道和信息来看,造成这么大的流血事件,这么多生命损失,胡锦涛政权应负主要责任,中共当局在这个事件中,至少有八个错误或罪行——
   
    第一个错误:新疆事件的导火索,是在此之前广东韶关的杀害维吾尔族人事件。因当时网上有传言,说是当地玩具厂的维族青年强奸了汉族少女,当地的汉人就自发行动起来,去殴打工厂里的维族人,说他们要伸张正义。该厂有近两万员工,绝大多数是汉人,维族只有八百人,又多是女工。维族人当然寡不敌众,按中共官方说法,有两名维族人被打死,120人受伤(维族人占三分之二)。

   
    人们要质问的是,面对在韶关流传的新疆人强奸了汉人女工的消息,为什么中共韶关当局没有在第一时间调查处理?如果真有“强奸犯”,不管哪个种族,都应绳之以法;如果没有这种事,尤其是事关“种族”这种极为敏感的问题,应该立即澄清,公告四方。虽然该厂是港商投资,但这个近两万人的大厂,一定可能有“工会、党组织”等,他们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对这样影响整体维族人声誉、可能导致族群对立、冲突的事情,一点都不敏感,更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
   
    现韶关警方已抓获这个造谣者(被该厂解雇而怀恨,在网络造谣制造事端)。仅听到一个网络消息,当地的汉人就蠢血沸腾、一涌而起攻击当地所有的维族人,这些汉人不仅毫无法治观念,更有美国三K党那种听到黑人强奸了白人女性就动私刑的残忍和霸道。或者像当年所谓北大女生沈崇被美国人强奸而爆发大规模反美运动一样,都是把个别案例上升到种族、国家对立的蠢行。哪个族群中都有强奸犯,都有性犯罪。那种“我族女性不能让外族男人欺辱”,但本族男人怎么糟蹋都行的思维,表现的是最劣等的种族主义、最原始部落的思维。
   
    汉人这次对维族人的行为,还和中国人近年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有关。通过办奥运会,中共当局的宣传煽动等等,很多汉人的大中国情绪像吃了春药般更加旺盛,韶关那些汉人就表现出一种“我们要主宰”“我们是主人”,“要教训那些新疆人”的种族霸权。新疆人强奸了汉人女子,汉人强奸了其他民族的女性,偌大的中国,各族人之间的犯罪,一定都有,但以前怎么汉人就不“同仇敌忾”地去结伙殴打另一个族群的人?而且是不问青红皂白,见到维族人就打,就杀?这种变化,跟近年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而产生的族群优越意识有关。但不管何种“意识”,韶关当局显然对此事掉以轻心,由此造成这么大的生命损失(至今还有66名受伤者住院治疗),这是中共的第一错。
   
    第二个错误更严重:汉人群体殴打维族人的流血事件,持续长达五个小时,为什么中共当局不及时制止?韶关市才三百万人口,不是像北京、上海那样庞大而复杂的城市,为什么当地公安不能迅速出面制止这种大规模的暴行?在今天这个有“手机”的时代,尤其是在广东这样开放之地,几乎人手一机,当地公安怎么可能得不到消息?那为什么这样的族群冲突流血事件持续这么多小时?如果这是中共韶关当局的官僚主义而导致的草菅人命,那是严重的渎职罪!如果就是要坐视不救,抱着大汉人主义心态,默认或纵容当地汉人“教训一下”维族人,那就是种族歧视,甚至是和希特勒纳粹一样的思路:利用普通汉人的手,去进行种族镇压。
   
    第三个错误:韶关流血事件发生后,中共当局没有公开的,更别说大张旗鼓地处理那些肇事的汉人。对这样一个种族攻击事件(绝非单纯的群殴),中共当局根本没有当作一件大事来处理。对它可能对新疆维族人的影响、将来的后遗症等等,好像根本不清楚,或者麻木不仁。韶关当地,包括中共上级部门,不仅官僚主义、草菅人命,更可能是:那些汉人为主的中共官员,也有一种对维族人的种族歧视心理,根本不把维族人死亡,维族人作为一个族群被攻击、殴打,当作一件大事。
   
    第四个错误,主要体现在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王乐泉身上。维族人在韶关被殴打的一些画面上到了Youtube。任何维族人看到这些画面,其族群情感都会受到刺激。有读者看到这些画面后写到:地都被维吾尔人的血染红了,无数的汉人还追着打,甚至打维吾尔女人,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追打,狂叫……兴奋的看客竟然在喊:“怎么还不死……”
   
    韶关流血事件可能是中共建政后,在新疆之外的汉人居住地发生的最大排维事件。可是作为中共新疆最高官员,王乐泉好像没有一点感觉和概念,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刺激整体维族人敏感神经的恶性事件,中共高层必须严肃处理,才有可能降低新疆维族人的群体愤怒情绪。但人们现在看得很清楚,王乐泉和中共新疆党委,事先根本没有做这方面的“疏通、预防”工作。王乐泉们为什么失职?可能根本原因还不是官僚主义等,而是和韶关的中共官员一样,也是有对维族人的居高临下的种族歧视。根本不把汉人欺辱维族人的事情看得很严重,因为几十年来汉人都是歧视、欺负少数民族过来的。
   
    第五个错误:在韶关流血事件后的十天之内,愤怒的情绪在新疆的维族人中燃烧,各种相关的电子信件、网络消息都在流传。七月五日聚会乌鲁木齐游行抗议的消息,也早就在博客上流传。但王乐泉和他的中共官僚们,完全在状况外。一个在新疆担任了这么长时间党委书记的人(已连任三届,当了14年),居然对种族冲突事件如此麻木,对自己掌管的地方将发生这么大的事件,事先竟毫无感觉,这简直像猪一样愚蠢的党官。重大事件中王乐泉的表现,清楚给人们展示了中共官员的水准低劣到何等地步。
   
    第六个错误:当一万名维族人聚集乌鲁木齐人民广场,游行抗议韶关维族人被杀时,王乐泉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安抚、劝解、疏通,不是去理解维吾尔族人的族群悲愤,尽量采取温和手段,柔性处理,降低维族民众的火气和愤怒,反而是马上采取高压政策,调兵遣将,进行镇压。随后发生的维族人攻击殴打汉人事件,如果属实,当然同样是愚蠢、野蛮的暴行,必须谴责。但触媒,还在中共。新疆维族人对汉人群殴韶关的维族人而愤怒,通过游行示威来表达不满,却遭当局蛮横镇压。结果就是更刺激了他们愤怒情绪,以致一些人丧失理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王乐泉等中共当局的愚蠢、野蛮政策所逼迫出来的恶果。
   
    而且,对维族人一旦起来行动,形成清晰的族群冲突和对立后,会对当地汉人造成什么样的生命威胁和财产损失等,王乐泉们也根本没有预料到,更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王乐泉们,不仅没有保护当地汉人的生命安全,更对那么多维族人的死亡负有责任。发生在乌鲁木齐的流血事件,不论维族或汉族人的死亡,主要的责任都在王乐泉,都在中共当局!
   
    第七个错误:乌鲁木齐流血事件发生后,中共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封锁新闻。从美国等地打往乌鲁木齐的电话,几天都打不进去。乌鲁木齐当地人说,他们用手机发简讯被封住,相关的网络也被关闭,“维吾尔在线”的创办人被逮捕。中共当局这种封锁新闻的做法,和二十年前的天安门事件、去年的拉萨事件一样,只能证明他们心虚,企图掩盖真相。因为如果真的像中共当局所说的,这是一起维吾尔人群体殴打汉人的“打砸抢烧事件”,那为什么不敢让西方媒体,自由地到新疆采访?由这些在国际上更有信誉的媒体公布出来的“真相”,如果真跟中共说的一样,不是更有利于北京的说辞吗?但他们为什么不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次中共当局和天安门事件、拉萨事件时一样,仍然在制造谎言。
   
    第八个错误:在大规模流血事件刚发生,连死亡人数还没有统计出来的第一时间,中共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就把流血事件的责任,推到外部身上,说什么是在美国的维族人领袖热比亚煽动、策划的。这和伊朗把国内反对派的抗议游行说成是西方煽动一模一样。独裁者的做法永远是惊人的相似。
   
    任何了解一点热比亚在美国的身份、处境的人都会知道,如果她有那样的能量,新疆早就不会在中共手里了。这明显是王乐泉们推卸责任。因为不把它推到外部,那就只能是内部原因,就会自然追究到王乐泉等中共官员麻木不仁、官僚主义、失职渎职等等责任上。但王乐泉们做得太拙劣,任何对新疆的情况有点了解的西方专家,都知道那里的维族人对中共的殖民统治,尤其是大汉人主义的种族歧视早已不堪忍受。乌鲁木齐流血事件,只是一个序幕而已。
   
    序幕之后会怎么样?对维族人和汉人来说,后果至少有两个:
   
    对于维族人来说,虽然他们的示威抗议在中共大军压境、残酷镇压下(一千多维族人被逮捕)好像被平息下去;但这表面的平静背后,一种更深广、更强烈、更激愤的悲情,正在维族人中蔓延、燃烧;新疆人的族群意识、独立意识,都将比以往更加强烈,正如一位维族学者所说,这个事件将“改变我们的思维”。不仅在维族百姓中,在维族精英(包括干部)中也将产生深远影响。当年我在土耳其采访原乌鲁木齐文联主席、儿童文学作家、疆独组织秘书长阿不克力木时,他就悲愤地预言:“中共当局指控我们是分离份子,是恐怖份子,但是他们杀我们的人民,拷打我们的孩子,他们是国家恐怖主义。”“我们已经忍无可忍,只有反抗。早晚在维吾尔人和中国人之间会有一场大流血。”这样一种情绪,不会因乌鲁木齐事件被镇压而停止,反而反弹更大,以后的爆发可能更激愤、更猛烈。
   
    对于汉族人来说,他们在新疆,将更缺乏安全感。尤其是他们如果工作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国家,安全都可能受到威胁。在中国,汉人是绝对多数,但在世界其他地方,你都是少数。在阿尔及利亚,就有五万中国民工。盖达组织已誓言,要打击报复中国人。在土耳其,也有很多中国人,更可能防不胜防。虽然那种滥杀无辜,和恐怖分子的逻辑一样,是绝对不可容忍和接受的,但这次新疆事件就可能导致这种现实:汉人在世界各地的安全,都被中共当局的胡作为非葬送了。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乌鲁木齐流血事件时用的标题是:“两败俱伤的新疆种族冲突”。维族,汉族,都成了中共这个“杀人族”的陪葬品。这是中国所有族裔的悲哀!
   
    2009年7月16日于美国
   
    《观察》首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