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王藏文集
·希望之声:陈永洲正式逮捕 当局腐败维稳宣言?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中国人权: 關於恢復唐吉田等良心律師執業權利呼籲書
·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谈夏俊峰之子强强被质疑"代笔"、"抄袭"之事
·大纪元:中共国保使黑招逼走诗人王藏及维权者叶海燕
·民主中国:王藏:伤残警察郭少坤的维权之路
·希望之声:邱县漫画被立典型 相比之下两重天
·希望之声:民众:抓周永康是好事更应废一党专政
·新唐人電視:茅于轼杭州演讲 恐再遭毛左搅局
·博讯:王藏: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大纪元:护家园 北京宋庄六百艺术家举横幅抗议(组图)
·希望之声:北京宋庄艺术区再遭强拆 诗人王藏吁抗争
·参与:王藏:江天勇等4位律师控告青龙山洗脑班涉嫌非法拘禁(图)
·参与:北京宋庄和巴沟两处同时强拆!抗拆维权行动异地同时有规模展开!
·在夏俊峰之子签售会上当张晶面向出版机构立的字据
·参与:世界人权日北京艺术家与子女于宋庄街头抗议雾霾(多图)
·希望之声:世界人权日 北京艺术家要空气清新权
·新唐人电视台:雾霾持续 民吁上街抗议政府失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博讯: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希望之声:雾霾致病新证据出炉 民众愤怒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社交媒体中微信删贴最少?
·新唐人电视台:禁人肉搜索 中共网络打压又一招
·希望之声:民众:为乌克兰人民欢呼 毛像也该推倒
·博讯:“南乐教案”律师、媒体遭围攻,公民联署支持律师发出决斗挑战书(第
·希望之声:警察日志走红 全民支持法轮功
·博讯:王藏:言论主体和切入现实问题及知道分子批判
·维权网:艺术家看望参与官员财产公示活动被打残的周晓山并发起募捐
·自由亚洲电台:周晓山无故被打没钱住院
·博讯:北京:胡佳在党国眼皮底下与王炳章同囚
·民主中国:王藏: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在家中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对于新疆乌鲁木齐流血事件,中共发布的最新数字是,184人死亡,一千多人受伤。但海外维吾尔团体说,这个数字不真实,可能有六到八百维族人丧生。国际媒体也多对中国当局的数字质疑。但即使是184人死亡,也是重大流血事件。南韩当年震惊世界的光州大屠杀,最后查明直接遇难者166人。这次新疆流血事件,死亡人数超过光州。
   
    现在事件已过去近两周,从各方面的报道和信息来看,造成这么大的流血事件,这么多生命损失,胡锦涛政权应负主要责任,中共当局在这个事件中,至少有八个错误或罪行——
   
    第一个错误:新疆事件的导火索,是在此之前广东韶关的杀害维吾尔族人事件。因当时网上有传言,说是当地玩具厂的维族青年强奸了汉族少女,当地的汉人就自发行动起来,去殴打工厂里的维族人,说他们要伸张正义。该厂有近两万员工,绝大多数是汉人,维族只有八百人,又多是女工。维族人当然寡不敌众,按中共官方说法,有两名维族人被打死,120人受伤(维族人占三分之二)。

   
    人们要质问的是,面对在韶关流传的新疆人强奸了汉人女工的消息,为什么中共韶关当局没有在第一时间调查处理?如果真有“强奸犯”,不管哪个种族,都应绳之以法;如果没有这种事,尤其是事关“种族”这种极为敏感的问题,应该立即澄清,公告四方。虽然该厂是港商投资,但这个近两万人的大厂,一定可能有“工会、党组织”等,他们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对这样影响整体维族人声誉、可能导致族群对立、冲突的事情,一点都不敏感,更没有采取任何预防措施?
   
    现韶关警方已抓获这个造谣者(被该厂解雇而怀恨,在网络造谣制造事端)。仅听到一个网络消息,当地的汉人就蠢血沸腾、一涌而起攻击当地所有的维族人,这些汉人不仅毫无法治观念,更有美国三K党那种听到黑人强奸了白人女性就动私刑的残忍和霸道。或者像当年所谓北大女生沈崇被美国人强奸而爆发大规模反美运动一样,都是把个别案例上升到种族、国家对立的蠢行。哪个族群中都有强奸犯,都有性犯罪。那种“我族女性不能让外族男人欺辱”,但本族男人怎么糟蹋都行的思维,表现的是最劣等的种族主义、最原始部落的思维。
   
    汉人这次对维族人的行为,还和中国人近年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有关。通过办奥运会,中共当局的宣传煽动等等,很多汉人的大中国情绪像吃了春药般更加旺盛,韶关那些汉人就表现出一种“我们要主宰”“我们是主人”,“要教训那些新疆人”的种族霸权。新疆人强奸了汉人女子,汉人强奸了其他民族的女性,偌大的中国,各族人之间的犯罪,一定都有,但以前怎么汉人就不“同仇敌忾”地去结伙殴打另一个族群的人?而且是不问青红皂白,见到维族人就打,就杀?这种变化,跟近年中国人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而产生的族群优越意识有关。但不管何种“意识”,韶关当局显然对此事掉以轻心,由此造成这么大的生命损失(至今还有66名受伤者住院治疗),这是中共的第一错。
   
    第二个错误更严重:汉人群体殴打维族人的流血事件,持续长达五个小时,为什么中共当局不及时制止?韶关市才三百万人口,不是像北京、上海那样庞大而复杂的城市,为什么当地公安不能迅速出面制止这种大规模的暴行?在今天这个有“手机”的时代,尤其是在广东这样开放之地,几乎人手一机,当地公安怎么可能得不到消息?那为什么这样的族群冲突流血事件持续这么多小时?如果这是中共韶关当局的官僚主义而导致的草菅人命,那是严重的渎职罪!如果就是要坐视不救,抱着大汉人主义心态,默认或纵容当地汉人“教训一下”维族人,那就是种族歧视,甚至是和希特勒纳粹一样的思路:利用普通汉人的手,去进行种族镇压。
   
    第三个错误:韶关流血事件发生后,中共当局没有公开的,更别说大张旗鼓地处理那些肇事的汉人。对这样一个种族攻击事件(绝非单纯的群殴),中共当局根本没有当作一件大事来处理。对它可能对新疆维族人的影响、将来的后遗症等等,好像根本不清楚,或者麻木不仁。韶关当地,包括中共上级部门,不仅官僚主义、草菅人命,更可能是:那些汉人为主的中共官员,也有一种对维族人的种族歧视心理,根本不把维族人死亡,维族人作为一个族群被攻击、殴打,当作一件大事。
   
    第四个错误,主要体现在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尤其是党委书记王乐泉身上。维族人在韶关被殴打的一些画面上到了Youtube。任何维族人看到这些画面,其族群情感都会受到刺激。有读者看到这些画面后写到:地都被维吾尔人的血染红了,无数的汉人还追着打,甚至打维吾尔女人,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追打,狂叫……兴奋的看客竟然在喊:“怎么还不死……”
   
    韶关流血事件可能是中共建政后,在新疆之外的汉人居住地发生的最大排维事件。可是作为中共新疆最高官员,王乐泉好像没有一点感觉和概念,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严重刺激整体维族人敏感神经的恶性事件,中共高层必须严肃处理,才有可能降低新疆维族人的群体愤怒情绪。但人们现在看得很清楚,王乐泉和中共新疆党委,事先根本没有做这方面的“疏通、预防”工作。王乐泉们为什么失职?可能根本原因还不是官僚主义等,而是和韶关的中共官员一样,也是有对维族人的居高临下的种族歧视。根本不把汉人欺辱维族人的事情看得很严重,因为几十年来汉人都是歧视、欺负少数民族过来的。
   
    第五个错误:在韶关流血事件后的十天之内,愤怒的情绪在新疆的维族人中燃烧,各种相关的电子信件、网络消息都在流传。七月五日聚会乌鲁木齐游行抗议的消息,也早就在博客上流传。但王乐泉和他的中共官僚们,完全在状况外。一个在新疆担任了这么长时间党委书记的人(已连任三届,当了14年),居然对种族冲突事件如此麻木,对自己掌管的地方将发生这么大的事件,事先竟毫无感觉,这简直像猪一样愚蠢的党官。重大事件中王乐泉的表现,清楚给人们展示了中共官员的水准低劣到何等地步。
   
    第六个错误:当一万名维族人聚集乌鲁木齐人民广场,游行抗议韶关维族人被杀时,王乐泉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安抚、劝解、疏通,不是去理解维吾尔族人的族群悲愤,尽量采取温和手段,柔性处理,降低维族民众的火气和愤怒,反而是马上采取高压政策,调兵遣将,进行镇压。随后发生的维族人攻击殴打汉人事件,如果属实,当然同样是愚蠢、野蛮的暴行,必须谴责。但触媒,还在中共。新疆维族人对汉人群殴韶关的维族人而愤怒,通过游行示威来表达不满,却遭当局蛮横镇压。结果就是更刺激了他们愤怒情绪,以致一些人丧失理性。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王乐泉等中共当局的愚蠢、野蛮政策所逼迫出来的恶果。
   
    而且,对维族人一旦起来行动,形成清晰的族群冲突和对立后,会对当地汉人造成什么样的生命威胁和财产损失等,王乐泉们也根本没有预料到,更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王乐泉们,不仅没有保护当地汉人的生命安全,更对那么多维族人的死亡负有责任。发生在乌鲁木齐的流血事件,不论维族或汉族人的死亡,主要的责任都在王乐泉,都在中共当局!
   
    第七个错误:乌鲁木齐流血事件发生后,中共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封锁新闻。从美国等地打往乌鲁木齐的电话,几天都打不进去。乌鲁木齐当地人说,他们用手机发简讯被封住,相关的网络也被关闭,“维吾尔在线”的创办人被逮捕。中共当局这种封锁新闻的做法,和二十年前的天安门事件、去年的拉萨事件一样,只能证明他们心虚,企图掩盖真相。因为如果真的像中共当局所说的,这是一起维吾尔人群体殴打汉人的“打砸抢烧事件”,那为什么不敢让西方媒体,自由地到新疆采访?由这些在国际上更有信誉的媒体公布出来的“真相”,如果真跟中共说的一样,不是更有利于北京的说辞吗?但他们为什么不敢?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次中共当局和天安门事件、拉萨事件时一样,仍然在制造谎言。
   
    第八个错误:在大规模流血事件刚发生,连死亡人数还没有统计出来的第一时间,中共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就把流血事件的责任,推到外部身上,说什么是在美国的维族人领袖热比亚煽动、策划的。这和伊朗把国内反对派的抗议游行说成是西方煽动一模一样。独裁者的做法永远是惊人的相似。
   
    任何了解一点热比亚在美国的身份、处境的人都会知道,如果她有那样的能量,新疆早就不会在中共手里了。这明显是王乐泉们推卸责任。因为不把它推到外部,那就只能是内部原因,就会自然追究到王乐泉等中共官员麻木不仁、官僚主义、失职渎职等等责任上。但王乐泉们做得太拙劣,任何对新疆的情况有点了解的西方专家,都知道那里的维族人对中共的殖民统治,尤其是大汉人主义的种族歧视早已不堪忍受。乌鲁木齐流血事件,只是一个序幕而已。
   
    序幕之后会怎么样?对维族人和汉人来说,后果至少有两个:
   
    对于维族人来说,虽然他们的示威抗议在中共大军压境、残酷镇压下(一千多维族人被逮捕)好像被平息下去;但这表面的平静背后,一种更深广、更强烈、更激愤的悲情,正在维族人中蔓延、燃烧;新疆人的族群意识、独立意识,都将比以往更加强烈,正如一位维族学者所说,这个事件将“改变我们的思维”。不仅在维族百姓中,在维族精英(包括干部)中也将产生深远影响。当年我在土耳其采访原乌鲁木齐文联主席、儿童文学作家、疆独组织秘书长阿不克力木时,他就悲愤地预言:“中共当局指控我们是分离份子,是恐怖份子,但是他们杀我们的人民,拷打我们的孩子,他们是国家恐怖主义。”“我们已经忍无可忍,只有反抗。早晚在维吾尔人和中国人之间会有一场大流血。”这样一种情绪,不会因乌鲁木齐事件被镇压而停止,反而反弹更大,以后的爆发可能更激愤、更猛烈。
   
    对于汉族人来说,他们在新疆,将更缺乏安全感。尤其是他们如果工作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国家,安全都可能受到威胁。在中国,汉人是绝对多数,但在世界其他地方,你都是少数。在阿尔及利亚,就有五万中国民工。盖达组织已誓言,要打击报复中国人。在土耳其,也有很多中国人,更可能防不胜防。虽然那种滥杀无辜,和恐怖分子的逻辑一样,是绝对不可容忍和接受的,但这次新疆事件就可能导致这种现实:汉人在世界各地的安全,都被中共当局的胡作为非葬送了。美国《纽约时报》在报道乌鲁木齐流血事件时用的标题是:“两败俱伤的新疆种族冲突”。维族,汉族,都成了中共这个“杀人族”的陪葬品。这是中国所有族裔的悲哀!
   
    2009年7月16日于美国
   
    《观察》首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