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许之远
[主页]->[大家]->[许之远]->[ 不合时宜论诗文]
许之远
·谁迫陈水扁自我宣告:我做了法律不容许做的事
·中国政府当前的急务
·陈水扁的“尸居余气”与“柴桑吊孝”
·从大陆国库运到台湾的黄金有多少?
·胡锦涛两岸新猷
·蔡英文的“港澳人民关系法”与引起的争斗
·我在国民党中评委会议的提案
·请下神台的社会责任
·奥巴马上任前后局势的检视,两岸反省与因应
·斜阳残照扁家楼
中华历史与文化
·读书、学问、气质
·“劝世文”与社会现象
·闲话国花
·金庸翻炒旧作的原因
·文人身世与国运
·黄秋耘个性中的感性
·黄磊生开流立派
·汉奸的可爱与真实的形象
·谁教你做中国文化人
·“抢救中文”的余光中
·中华文化与汉字的研析
·海外汉诗一脉存之雷基磐
·“四无”:仁者怀抱,“四为”:志士襟期
·中国历史与“历史小说”
影视评论
·李安超越张艺谋的探讨
·决战天下之《赤壁》、《演义》与吴宇森电影谁胜?
评论/随笔
·荒谬的管治产生的场景
·种族歧视严重的马来西亚
·假货假药何时了!
·与人为恶!不得已也!
·从十三个旅游黑点说到三峡水库
·移民加拿大一些基本知识、项目和忠告
·美国海关和加拿大中国银行
·《两会》期间重要政策的我见
·霍金:人类将在八十年后自我毁灭
·钓鱼台、三峡大坝、外汇、愛國賊
·蒋经国先生百岁冥寿有感── 一怒而天下安、对民族贡献的肯定
·各为其利的G20 金融高峰会議
·伤心泪尽话华侨
·李石曾:影响当代中国的沉默巨人
·马英九阻止“侨委会”裁并
·《保八》不如环保
·忠魂红粉遗孤泪,换得南朝拜将台
·我们需要再啟蒙还是回归革命
·二零零九多伦多端午 致屈原
·许家屯:寂寞思乡妄语多
·超越君臣体制的王朝
·父亲节:谈孝
·卢武鉉 vs 陈水扁、南韩 vs 台湾
· 《国家赔偿法》修正草案还有漏洞吗?
· 陈水扁全面崩盘:裁定继续拘押
· 不合时宜论诗文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佳章在气」
·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评析与意见
· 中共党内民主改革的殷鑑与期盼
· 台湾风灾惨剧谁应负责落台
· 万想不到的林毅夫:还要买点美国国债
· 日本《变天》的前因后果与未来
· 扁案双铁卫、明镜鱷鱼泪
· 扁案:曲终人散断肠狱 巧门常入自迷时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基础在博
·如何写出好文章:论精背
·花甲的回顾与展望
· 给中国国民党主席马英九一些意见
·颤栗的场景,不枉的人生
· 孙中山:《中国富强如反掌之易也》
· 六十年来家国
· 两岸经济合作的签订:开展双赢局面或《台湾大劫难》?
· 可怜肾石大头子,原是国家承继人
· 温总理接见加总理的开场白的回应
· 旅中抒怀与唱和
·马英九的王牌,白痴的台独
· 世界末日的预警和毁灭性灾难的预测
· 从诗、词起源、属性到词的创作
· 海地:人類末日預演場的見聞思
· 香港五区总辞,全民起义麼?
· 巴金早期作品的影响和晚年对懦弱的悔恨
·拥有美好的人生
·马英九民望止血之战
· 两会:倾听民意、还是闭门议定?
· 两会: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艾青的诗和诗论的评析
· 钱钟书《故国》诗的和章、与顾炎武《海上》的相应
· 中国棘手的财经危机
· 致命的话:美台关係是全面的、大陆威胁是永远的?
· 灾难:‘天心’对‘人心’的惩罚
· 马英九vs蔡英文 = ECFA vs 2012序幕战?
·马、蔡辩论后的解码、民进党内激斗
·玉树大地震所思所闻所读
· 中国所稀罕的是什麼?
· 阿扁不能放押、小英不能选都
· 富士康员工跳楼潮的研究与建议
· 没有法治,难有公义
· 2010 端午节:屈原逝世2288周年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合时宜论诗文

    我不擅唱,亦不懂音律;但听到好的旋律、好的歌词,常教我流连低徊,不忍去去。我想:退而做一个欣赏的知音,当稍补此憾!我犹爱老歌:如《听我细诉》、《不了情》等;虽是靡靡之音,但出自樱桃素口:〈一声声,难了!难了!〉真教人柔肠百转;又如流行曲《鸳鸯蝴蝶梦》:〈在不应该的年代,有谁能摆脱人生的悲哀。花花世界,鸳鸯蝴蝶,这人间已经痴,又何必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虽然有一点教人想入非非,但无奈的人间世,偶发一点遐想,也不算犯了什麼天条吧!《瀟洒走一回》:〈天地悠悠,潮起潮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谁人能看透!滚滚呀红尘……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以青春赌明天、你以真心换此生……何不瀟洒走一回。〉这些当代歌词,未必比《天沙凈》、《长生殿》逊色!
   
    我在香港服务时,曾有一个短期为香港著名作曲家、音乐人黎小田写歌词,这种遣兴文字,没有收集,日久也忘了。台湾诗人〈王牌瘦云〉也会谱曲;曾把我的现代诗配曲寄来。但我对於歌词、书、画归类业餘遣兴之作;调剂一下刻板的生活而已。写作才是终身专业,念兹在兹。近世讲求‘包装’;而我竟不屑为;认为〈一切艺文,时间是最后的裁判者,我向时代交卷。〉这当然不合时宜,落得伏案日夜,蹭蹬名场;可说咎由自取!至今仍我行吾素。校友李敖说:〈五百年来,白话文写得最好的前三名:〈李敖、李敖、李敖。〉他真是最好的自我宣传的天才;不容他人佔一席!就让时间去证明吧。石达开诗有句:〈儒林异代应知我,只合名山一卷终。〉也只可期之异代儒林!
   
    我在乡村长大,读小学时代,还有一些硕果仅存的遗老〈秀才〉,经乡试上榜,但未经省试或落第考不上〈举人〉的,多设〈私塾〉授徒;到废了科举,而新制小学又成立,没有人再送子弟到〈私塾〉去,这一批〈秀才〉,被迫转到小学任教,我们这一代,算是〈秀才〉教的最后一班列车。我二年级学〈串句〉,以母亲不识字,便开始写家书,寄给在外教书的父亲,他改正后连覆信寄回,进步当然快。三年级就由〈秀才〉教古文,从短篇开始:如《陋室铭》、《进学解》、《获麟解》、《杂说上、下》等篇;四年级比较长些:《卖柑者言》、《兰亭序》、《春夜宴桃李园序》等篇;主要是背书。五年级的进度快了,选读的游记、序赋:《桃花源记》、《醉翁亭记》、《岳阳楼记》、《黄冈竹楼记》、《送孟东野序》、《秋声赋》、《祭十二郎文》等篇;六年级教义理:《原道》、《争臣论》、《朋党论》、《辨姦论》、《上宯相书》等篇。这四年下来,我能背出百篇。初时不甚了了,但随年增识长,像牛的反蒭,慢慢就融汇贯通;或豁然而悟;渐知能手拏文的高妙。少年时代的精背,终身受用不尽。

   
    清光绪废科举之前,我家功名鼎盛,自设〈书屋〉,藏书很多,供子孙阅读。居乡无聊,就常到那里翻书。十五岁到香港之前,在乡读的古籍就不少,且毫无困难,大概能精背古文、基础良好有关。到外国后当生活稍裕,便开始买书,成了习惯,至今未改。究竟买了多少书?化了多少运费?反正地库这一层,二十尺宽一百尺长靠壁而建的书架全装满了;还有地面客厅四个大书柜,放着史记、二十五史、资治通鑑、六法全书等大部头典籍,也都密不通风了。还未上架的从日本精印的中国名碑、帖数十册和其他各类书籍,少说也有十多箱,只可就地迭起。论私人藏书,在北美虽未尽知,自信不敢多让。
   
    去岁谢绝邀稿,岁抄中旬开始写博文;近月勉强才算学识打字,不致总是有问不答的失礼。许多读者问讯诗文,以俗务蝟集,详尽难以裁答,只可简要。大底为文:基础在博;警句在奇;隹章在气;层次在胸;结断在力。论诗:〈诗有别才,非关学力〉(诗辩);诗词重推敲;袁子才说:〈一诗千改始心安。〉搁它一阵,沙石自见;所以定稿要慢。一句足以传世,何用多为?老杜说:〈语不惊人死不休〉是也。〈班门弄斧〉,敬请指教。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